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精選小說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自己順水推舟,給了邢家一個大好處,而且也如了他們的願,把老五送去北冥,邢家應該不會再有動作。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五皇子楚辭才華橫溢,文治武功都乃上上之選,故封地北冥,永鎮帝國邊陲。」

五皇子楚辭封地北冥的消息一夜傳遍整個帝國。

一些民間有識之士無一不是捶胸頓足,唉聲長嘆,五皇子這一走,將永遠被阻攔在北侖關之外,不會再有一丁點問鼎天下的可能。

「果然是沒有背景,連貴為皇子的五殿下也難改變命運啊!」

有些感嘆命運不公的寒門智士已經開始拖家帶口,準備北上追隨五皇子殿下,留在這個不公的地方,他們這些沒有背景的有識之士,也會和五皇子一樣,沒有任何出頭之日,慢慢的淹沒在芸芸眾生之中。

楚辭這兩天倒是正常,和平時一樣,只是不能出門而已,該有的一點不少,不過想起那天的那位小美人,心裏還是一陣躁動。

「殿下,陛下有旨……」

一名小太監匆匆忙忙的來到楚辭的住所,在楚辭的震驚之中,宣讀了楚帝的聖旨。

「北冥?」

以楚辭所了解到的,北冥那可是禍亂之地,發配之地,帝國對於那些犯下大錯而又罪不至死的人,都會發配到北冥。

而且北冥沒有任何秩序可言,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就這麼一個地方,帝國都無法掌控,自己一個廢皇子,去那裡不是找死嗎?

自己怎麼這麼苦逼,帝都的盛世繁華才是自己享樂的絕佳之地,那種苦寒的地方,誰她媽愛去誰去。

楚辭被軟禁的這兩天,已經慢慢了�傅昭寧蕭炎景�到了原主的經歷,他也知道了原主悲催的人生。

從出生就被嫌棄,一個皇子,過得那是相當憋屈,而且還經常被其他兄弟欺負,就在他穿越過來之前,原主也不知道什麼而喪命,讓自己機緣巧合下魂穿到了他身上。

以現在自己的地位,勉勉強強呆在帝都,也只能獨守一片冷宮,不要說享樂,說不定哪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去北冥,雖然艱苦,但好歹也是自己的地盤,以自己通曉華夏五千年的歷史,哪怕沒有穿越者的金手指,也應該比在帝都強吧!

「陛下,事情的來龍去脈已經查清楚了。」

皇宮御花園裡,楚南天一人站在亭子里,打量着遠方的美景。

「冬去春來,萬物復蘇,又是一年春耕的時候啊!小李子,你說要是世間沒有了季節交替,這個世界將是怎樣?」

來人一愣,臉上出現惶恐,趕緊下跪。

「奴才愚昧,請陛下降罪。」

楚南天搖了搖頭。「起來吧,我要知道真相。」

老太監趕緊起身。

「陛下……」

老太監一陣嘀咕,把查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楚南天沒有任何錶情變化,只是默默的看着遠方。

「你退下吧!」

楚南天淡淡的道。

「是,陛下。」

老太監走後,楚南天微微嘆了一口氣。

「都是自己的好兒子啊,小小年紀,已經開始算計自家兄弟了。」

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他也不想再追究,作為有資格爭奪儲君的眾皇子,一些必要的手段還是要有的,他要的只是真相而已。

為了能選擇最適合帝位的繼承者,按照帝國法律,在未立儲君以前,所有皇子都擁有繼承皇位的可能。所以,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來人!」

聽到楚帝的聲音,不遠處的禁衛急忙來到楚帝身邊。

「陛下……」

「傳朕口諭,五皇子北上,北地九州盡量滿z足其要求,不得已任何借口,名義刁難,違者殺無赦。」

「遵命!」

禁衛匆匆離去。

「這算是對你的補償吧!」

楚帝淡淡的道,其實他也猜到了,自己這個兒子可沒這麼大本事,滄海的房間豈是那麼就容易進去的?

長樂宮,邢貴妃正攙扶着邢老頭子,慢慢的朝宮殿里走着,身後,一群宮女遠遠的跟在後面。

「爺爺,陛下就是偏心,傷害滄海,那個廢物就應該被千刀萬剮。」邢貴妃有些氣惱地道。

「傻丫頭,千刀萬剮了又怎麼樣?要知道,再怎麼說人家也是陛下的兒子,而且他在民間的聲望還那麼高。」

「爺爺,我真搞不懂,為什麼那廢物連宮都沒出過,那些泥腿子還那麼維護他?就因為他那死鬼母妃來自民間?」

「呵呵。」

邢老頭微微點了點頭。

「當初他母妃進宮,可是轟動了整個帝國,平民為妃,在當時可是一段佳話!」

「丫頭,不管做任何事,都要考慮他的利弊,不可盲目,必須爭取利益最大化。」

「五皇子一旦去了北冥那種霍亂之地,連生存都成了困難,民間的聲望又有何用?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死在北冥,皇家也將威嚴掃地,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邢貴妃一愣,露出不可思議的震驚表情。

「想什麼呢?」

看見自己的孫女如此,邢老頭有些哭笑不得。

「一旦五皇子身死,天下必然震動,皇家也必然會採取強制措施,雷兒完全可以打着為皇兄報仇的借口北上,有你大哥封狼軍團的幫助,在北冥站穩腳跟那也不是不可能。」

「這樣不但能收穫大量民心,五皇子擁有的民間聲望也將轉移到雷兒身上,為雷兒以後爭奪帝位那是百利而無一害。」

邢貴妃眼睛一亮,他終於知道了爺爺口中的機會,一旦她的雷兒當了皇帝,那她就是那高不可攀的太后,邢家也就能享萬年榮華。

兩日後,滄南帝國小公主滄海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了大楚帝都。

同一時間,楚辭在碧霄宮接受了皇家的成人禮,正式封地北冥,不日即將北上稱王,一時間風雲雷動,山雨欲來。

帝都暗龍騎大營,兩千暗龍衛已經列隊完畢,他們這兩千人,是楚帝親自下令,準備追隨五皇子北上的護衛力量。

「將軍,此次北上,我們前途堪憂啊!」一名龍騎來到帶頭將軍面前,輕聲低語道。

將軍臉色陰沉,狠狠的看了此人一眼。

陛下親自下詔,讓他帶兩千暗龍騎,北上追隨五皇子。

他恨透了那個廢物皇子,自己在帝都好好的,前途不可限量,憑什麼自己要跟隨他去北冥送死?

然而他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哪怕他是帝都王家的人,哪怕他的小姨是貴妃,他的表弟是六皇子,他也不敢抗旨不遵。

「殿下到……」

一聲高呼,楚辭在一名老太監的帶領下緩緩的走進了軍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