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霸王硬上弓,你管這叫恩愛夫妻?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入夜漸微涼,東宮停止了大戰。

隨着一道男子的沉悶聲,顧驍心滿意足從蘇映雪身上離開,他側躺在蘇映雪身邊,一邊貪婪的喘着粗氣,一邊色眯眯望着玉體橫陳的美人。

兩人皆是面色潮紅,大汗淋漓。

顧驍意猶未盡摸着,蘇映雪白皙嬌嫩的肌膚,忍不住調侃道:「太子妃生的美貌,可惜就是床上功夫差了點,不過無傷大雅,總有機會讓太子妃成長的。」

蘇映雪氣喘吁吁,覺得自己差點被顧驍折騰散架,哪還有多餘的力氣向顧驍表示抗議,只能用面部表情回應顧驍。

至於寓意,讓顧驍自己體會。

顧驍被這舉動逗笑了,故意作死的問:「方才太子妃想讓本宮去其他地方,現在外頭已經入夜,太子妃想讓本宮去哪裡歇着?」

「殿下…」蘇映雪強撐着身體半坐起來,一本正經勸說道:「太子殿下在民間的風評並不好,如若想收回民心,鞏固一國太子的權威,務必先做到尊師敬長。」

聞聽此言,顧驍陷入了沉默。

所謂的尊師敬長,就是指太師。

記得太子側妃當中,有一位側妃叫做許嘉柔。

此女,正是太師的孫女。

據說,太師兒女眾多,但最疼愛的就是這位許嘉柔,當初若不是明德皇帝賜婚旨意來的突然,太師根本就不會同意將許嘉柔嫁給顧驍。

況且。

推行推恩令之事,多半就這幾天。

到時明德皇帝需要絕大多數官員的贊同聲,而太師就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如果有他出面,拜他為師的官員肯定會附和。

事半功倍,的確是個好棋子。

只不過太師這老頭,不管是思想還是性子都太頑固,況且顧驍幾次三番把他氣到昏厥,哪怕是登門拜訪去認錯,恐怕都會吃一個閉門羹……

總不能讓他放下太子威儀,去跪求太師的原諒吧?

見顧驍愁眉不展,遲疑不決。

蘇映雪靈機一動,繼續平心氣和補充道:「太師如今仍在氣頭上,殿下不可不重視,許側妃就是個突破口!」

此話一出,顧驍如夢初醒。

沒錯!

正如蘇映雪所言,只要顧驍拿下許嘉柔,讓她去跟太師說說好話,相信太師肯定拗不過自家孫女的軟磨硬泡,假以時日,自己也就回到東宮了。

如此一來,既保全了太子顏面,又讓太師重歸東宮,收回民心,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

顧驍突然抱住蘇映雪,在她臉上重重親了一口,說道:「太子妃當真是本宮的賢內助,本宮這就去找許側妃徹夜長談。」

一語落罷。

顧驍飛速下床,穿衣整戴。

在蘇映雪不可置信的眼神當中穿好衣服,毫不猶豫的離開了延正殿,氣得蘇映雪直翻白眼。

「小蝶。」

貼身婢女聞聲而來,看見自家小姐那副殘留的媚態,心裏是真的為她感到高興,笑問:「太子妃有何吩咐?」

蘇映雪無奈一笑,囑咐道:「身上儘是汗臭味,你去命宮女燒些熱水,本太子妃要好好洗一洗。」

小蝶應聲答是,默默退下。

與此同時。

兩名太監打着宮燈,一路指引顧驍抵達司暮偏殿,在偏殿服侍的宮女太監看見顧驍,正欲跪下行禮,卻被顧驍手勢制止,並示意他們退下。

等顧驍進入司暮偏殿,赫然發現裏面霧氣蒙蒙,仔細一看,原是許嘉柔正在沐浴。

走近一看。

發現許嘉柔躺在浴桶里閉目養神。

雙頰暈紅,容貌娟秀。

豐滿的身體被溫水浸沒,abc青絲貼切的披在香肩上,白皙的肌膚更是如同瓷器一般,泛着淡淡的紅暈。

看的顧驍,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

服侍的宮女,無一例外看見顧驍。

顧驍故作神秘揚了揚手。

幾名宮女相視一看,先後放下手中活計,悄無聲息離開浴桶旁邊,她們不緊不慢走出司暮偏殿,臨走時還不忘將殿門關上。

許嘉柔毫無感覺,依舊靜靜躺着。

顧驍不聲不響擼起袖子,拿起被宮女放置一旁的白帕子,裝模作樣給許嘉柔擦洗着身體。

剛開始一切都是正常的,只是擦着擦着,顧驍的眼睛就不受控制,雙手也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去。

無所顧忌。

感受着手心裏的一片柔軟。

許嘉柔瞬間被驚醒,怒喝一聲:「放肆!」

怒不可遏回頭打量,卻見是顧驍。

「太子殿下…」

許嘉柔身在水裡,不能起身給顧驍行禮,正當她不知所措的時候,驚愕發現顧驍眼冒綠光,直勾勾看着自己,高高聳起的部位。

她羞臊難當,下意識捂住春光。

顧驍收回色眯眯眼神,轉身取下衣架上的衣裳回到浴桶邊,一本正經地說:「出來吧,本宮幫你穿衣服。」

「妾身…」許嘉柔羞得輕咬下唇,遲遲不敢走出浴桶。她不好意思抬頭,支支吾吾地說:「能不能請太子殿下轉過頭去?」

「本宮是你的相公,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而且你這身體,本宮早看晚看都是要看的。」顧驍毫不客氣出言婉拒了。

「可是……」許嘉柔臉皮薄,不敢動。

顧驍見說不動許嘉柔,那就乾脆換個法子,當即露出賤賤的笑容,壞笑道:「若再不出來,本宮就進去了?」

許嘉柔聞言,立刻麻溜的出來了。

溫水撒了一地不說,連顧驍手上的衣服,也被許嘉柔穿在身上,並且兩隻玉手緊緊攥住。

兩隻玉足着地,想想都覺得冷。

顧驍眼疾手快將許嘉柔橫抱入懷,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許嘉柔不由自主嬌呼一聲,手足無措的她下意識勾住顧驍的脖頸。

兩人無意之中,四目相對。

將許嘉柔輕輕放置床上,顧驍二話不說,跟着欺身壓上,兩人是第一次近距離相處,緊張的幾乎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

顧驍低頭吻上殷紅小嘴,許嘉柔不知所措的拽住被褥,而顧驍則蠻橫的扯碎許嘉柔的外衫。

瞬刻間,一片美好風景近在眼前。

「不要…」許嘉柔害怕的捂住。

只見顧驍霸道的拿開纖纖玉手,一邊左手搭上高高聳起的部位,另一邊附到許嘉柔耳畔,輕輕咬着她的耳垂。

「別怕,本宮會溫柔些的。」

許嘉柔自知今晚躲不過了,便在顧驍耳邊小聲說道:「殿下…妾身…完璧之身…請你憐惜…」

輕如蚊蠅,更讓顧驍欲罷不能。

顧驍答應的非常爽快,可是沒過多久就暴露了真面目……

「啊……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