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諸天從笑傲開始無敵岳陽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誰幹的!」

岳陽再次質問出聲。

對面的馬賊中,無人出聲,倒是一名莽漢受不得激,縱馬提刀,便向著岳陽奔殺而去。

咻!

也不見岳陽有何動作,步伐微微轉動,身形便與對方的長刀擦肩而過,而後看似緩慢地從背後抽出長劍,抬手輕輕一划,一顆碩大的頭顱,混合著血水,便跌落在了地上。

岳陽微微低頭,看着緩緩流淌着血液的純陽劍,心中有些歡喜。

真是一柄好劍,剛剛他甚至連內力都沒有動用,僅僅只是揮劍本能的一划,便輕而易舉的將對方頭顱斬落,甚至連一絲阻隔的感覺都沒有。

「咕咚!」

馬賊中,有人開始吞咽口水,甚至隱約間能聽到嘶嘶的吸氣聲。

可見岳陽如此輕描淡寫的斬殺了一名己方的好漢,對於馬賊們的衝擊力有多大。

「這位少俠,可是華山派弟子?」

人群中,一名身穿黑色鎧甲的魁梧男子縱馬而出,一臉凝重的看着岳陽,而後抱拳問道。

「誰幹的?」岳陽看向村民們的屍體,再次出聲問道。

「我等乃是陝甘十八路綠林中的白馬幫,此次前來只為求財,還請華山派莫要插手此事!」那魁梧男子皺眉,再次開口道。

「誰幹的?!」岳陽不接話,只是生硬地繼續問道。

「我陝甘十八路綠林同氣連枝,不想與華山派結仇,閣下莫要咄咄逼人!」

岳陽緩緩抬頭,凝視着對方,抖了抖長劍上的血跡,冷聲道:「最後問一遍,誰幹的!?」

「草,真把自己當大俠了!」

接連被對方無視,貌似大頭目的魁梧壯漢也是怒了,「真當你華山派還是以前的五嶽劍派之首?如今的華山派,就是大貓小貓三兩隻的半吊子門派罷了,惹急了爺爺們,信不信我白馬幫數千大軍踏平你華山派?!」

「沒有人承認嗎?」

岳陽深吸了一口氣,撫摸着手中的劍,淡淡道:「既如此,那就都留在這吧!」

話音落下,他抬手屈指一彈,一顆被灌入了內力的石子,宛若天火流星,帶着尖銳的破空聲,瞬間洞穿了對方的脖頸。

「你…….」

魁梧馬賊頭目捂住喉嚨,瞪大眼睛看着岳陽,想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來,轟然從馬背上跌下,滾落到地面上去,那頭盔跌落到一旁,鮮血染紅了他身下的泥土。

在白馬幫中,他是僅次於三位寨主之下的統領之一,沒曾想,在這小小的山陰村中卻陰溝里翻了船,被一顆小小的石子結束了生命。

「殺!」

岳陽的手段,雖然可怕,但卻也激起了不少馬賊的凶性。

不少人直接提起馬刀,嗚嗚渣渣的吼叫着,揮刀向前砍去。

岳陽冷笑一聲,獨孤九劍施展開來,長劍森寒,劍光密密麻麻,猶如冬天夜晚中的冷月,光芒遍灑四方,從各個角落發起攻擊。

他的身形,宛若一道鬼魅,速度之快,馬賊們的目光根本跟不上,只能看到一道道劍光在他們眼前划過,而後一抹鮮血,在他們的脖頸間噴涌而出。

「哥,我來了!」

岳靈珊的趕路速度要比岳陽慢了一些,這才從後面趕來,在看到自家哥哥已經與馬賊戰在了一起後,沒有絲毫猶豫,抽出身後的碧水劍,便加入了戰局中。

她施展的是玉女劍法,由母親寧中則傳授,劍勢不快,在空中連連畫著一個又一個圈兒,划起一道道弧線。

這劍法綿柔,如捲雲舒展,十分柔和,但柔和中卻自然而然生出一股極為柔韌的力道,可輕易將馬賊手中的長刀擊飛,而後刺穿他們的咽喉。

馬賊人數不少,但大都只是會些粗淺的刀法,甚至連內力都沒幾人修鍊出,欺負欺負普通人還可以,但面對岳陽這種正統的武林門派修鍊者,就完全不夠看了。

在兄妹二人的接連殺戮下,幾乎極短的時間內,便有三十多人死在了他們的劍下,這種堪稱屠殺般的速度,終於在馬賊中引起了驚慌。

不少馬賊惶恐的調轉馬頭,再也顧不得其他,只想快點離開這宛若修羅地獄般的村莊。

但早已起了殺心的岳陽,豈容二人離開,隨手一劍,將靠前的兩名馬賊的脖頸劃破,而後他從袖袍中掏出幾顆石子,接連彈射而出。

噗噗噗~~

肉身被洞穿的聲音接連響起,一具具屍體從馬背上跌落,被後面凌亂的馬匹踩踏的血肉模糊。

…….

這場殺戮,持續的時間並不長。

岳陽雖然不清楚自己究竟實力如何,總感覺自己在江湖中還是不夠強。但在馬賊和村民們的眼中,他們兄妹二人,那就是陸地神仙般的存在。

每一道劍光閃爍,必有一條生命流逝,獨孤九劍施展開來,岳陽感覺自己不是在殺人,而是馬賊們自己伸着脖子往劍上撞。

殺戮速度之快,簡直比之割草還容易。

「大俠,我錯了,饒了我,饒了我!」老王跪地哭喊道。

他其實在交戰最開始時,就已經調轉馬頭逃跑了,作為惜命的老油子,在確定岳陽二人不好惹後,他便已經打定了逃走的主意。

但可惜,近百人的同伴,實在是太廢了,根本沒能為他爭取到多少的逃走時間。

自己縱馬才跑出三里地,最終還是被那一身血色的殺神給追上了,馬匹的速度,竟然遠不如對方雙腿奔跑的快,這尼瑪,還是人嗎?

長劍搭在對方肩膀上,岳陽輕吐了一口氣。

瑪德,這一路狂奔,對於內力的消耗,還是挺大的,剛剛一口氣殺了幾十人,都沒有這麼累。

「說吧,誰讓你們來的?」

「大俠,誤會,真的是誤會!沒人指使我們,我們就是在周邊的縣城中一路搶過來的,不知道這裡是大俠您的地盤啊!」

岳陽手中的力道稍稍加重,鋒銳的劍刃在其脖頸上划出一道血痕。

「我這人,不喜歡廢話,也懶得去猜測你們那些彎彎繞繞,你是自己老實交代,還是身首分離,想好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