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周昇辰夏月熙 第2章_克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這樣也好,總好比讓他以為她還痴心不悔的好。
夏月熙沒看他,聲音譏諷,不知是在嘲諷他,還是在自嘲。
「不然呢,難道還是你情我願?」
周昇辰沉沉的看着他,像是醞釀了一場風暴。
愛恨不能,煎熬其中,舍不下,卻又不甘心放開。
可憑什麼只有他一個人要受這樣的折磨,夏月熙卻時時刻刻都在想着逃離。
他不允許,他要兩個人一起煎熬!
第27章懷疑周昇辰是冷着臉走的,他走後,夏月熙一個人在床上坐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什麼。
面對這空蕩的房間里,寂靜的連鐘錶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就在這時,電話再次響起來,卻陡然多了些陰謀的味道。
夏月熙接起來,聽到原塵瀝的聲音。
「陸家和楊家的合作,你知道多少?」
夏月熙回答的乾脆:「一無所知。」
原塵瀝笑了:「我還以為昨天周昇辰帶你去宴會,為了試探你會透露點什麼。」
夏月熙的心突然咯噔一下:「他懷疑我了?」
「大概是。」
夏月熙沉默,「我這顆棋子,應該是廢了。」
原塵瀝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那倒未必。」
夏月熙不明所以,就聽到他繼續說:「你若是想要搞垮陸家,這次是個機會。」
這話夏月熙不是不懂,只是現在她被困在別墅里,什麼都做不了。
只是她明白這畢竟是自己的事,就算原塵瀝願意幫助自己,也不能事事依賴他。
況且,眼前這人,已經和自己記憶里的人有太多的出入,甚至會懷疑,這人到底是不是原塵瀝。
當然,誠如原塵瀝想的那樣,就算她心裏已經有了懷疑,但是不會停止合作。
只是心裏卻已經有了堤防,沒人會不求回報的幫自己。
「這件事我會想辦法。」
原塵瀝只是應了一聲隨後掛了電話。
夏月熙看着這空蕩蕩的別墅里,突然感覺腹部疼痛再次泛起來。
她慢慢的蜷縮起身子,開始找葯。
她配了葯,每次也都按時吃,但是好像用處並不大,好像更加嚴重了。
胡亂的將要倒在手上,也懶得去叫傭人,就直接吞了下去。
苦澀的藥味瀰漫在口腔,等過了半個小時才發揮了藥效。
疼痛慢慢的消減,夏月熙卻只是維持着原來的姿勢,獃獃的看着天花板。
最近她的身體越來越和她反着來了,胃口越來越小,身形漸漸的消瘦下去。
只是沒人發覺,無人問詢。
她能感覺到漸漸消逝的生命,只是她現在還有很多事沒做完,她不想死。
她需要錢,需要化療,不然很可能還沒辦完事自己就不行了。
可現在她背後空蕩蕩的,只有自己,她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這是第一次,她給周昇辰打電話,手心緊攥着,帶着薄汗。
……總裁辦公室。
周昇辰打開門就看到了陸漫文。
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來的,在看到周昇辰的時候,神情有些落寞,卻還是強撐着笑。
「昇辰,我聽父親說,你昨天帶着姐姐去參加了宴會。」
「嗯。」
語氣冷淡的不像是即將要和自己結婚的人。
陸漫文的身形微頓,手緊握成拳。
就算一起參加宴會也沒什麼,有些人還和秘書一起出席宴會。
可為什麼是夏月熙,自己明明就在?
不停的懷疑,又不停的自我安慰,不上不下,像極了酷刑。
只是她愛周昇辰,愛到害怕失去,將近癲狂。
周昇辰似乎明白她心裏所想,安慰道。
「你不要多想,我帶她去,有我自己的目的。」
這種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安慰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陸漫文笑了笑,臉有些僵。
「若是沒有什麼事,我先送你回去。」
「好。」
走出周氏大樓的時候,陸漫文臉上陰沉着,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楚旭,你不是說會幫我教訓夏月熙的嗎,這段時間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第28章做戲她語氣不善,甚至帶着氣急敗壞。
楚旭優哉游哉道:「不着急,只是我幫你,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你跟我要好處,你是認為,我沒有可用的人了嗎?」
楚旭絲毫不以為然:「有是有,但是沒有誰比我對你更忠心了。」
陸漫文心情極差,現在竟然還被自己看不上眼的人要挾,心裏更加不痛快。
「你放心,只要給錢,自然有人會願意為我賣命!」
說完惡狠狠的掛掉了電話,心氣不順。
剛想回去,就碰到了一個熟人。
楊松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為什麼自己一點消息都沒有?
陸漫文站在原地,並沒有上去打招呼的打算。
其實對楊松,她有着深深的疑惑,比如,四年前,他為什麼要幫自己?
真想着,就看到那人突然看向這裡,然後朝這裡走來。
「漫文,是來看周少的嗎?」
陸漫文沒說話,眼神探究的看着他。
這般親昵的稱呼,只有親近的人會這麼叫她,可她跟楊松,顯然非親非故。
只是畢竟他幫過自己,雖然只是舉手之勞。
「楊總。」
叫的是客客氣氣,淡漠也疏離的稱呼。
楊松笑道:「是打算回去了還是剛來?」
她對這樣的自來熟很不適應,於是客套了兩句後回了家。
楊松看着陸漫文遠走,眼神意味不明。
……陸漫文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海天別墅。
車停在門外,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心裏憤懣不滿,可現在也害怕自己做錯一件事,就會對現在的格局發生變化。
畢竟現在的周昇辰對她明顯有了變化,不在像之前那樣對自己好了。
她不能讓夏月熙搶走周昇辰!
「小姐,我們要進去嗎?」
司機詢問,他們停在這裡已經很久了。
陸漫文沉默了幾秒,然後打開門下了車。
想要收拾夏月熙,她一個人就可以。
被人恭敬的請進去,陸漫文看到夏月熙懨懨的窩在沙發里,臉色透着病態。
陸漫文將是這裡的女主人,這裡的傭人都心知肚明,夏月熙的身份就很尷尬了。
所以大家討好誰,幾乎是不用思考的事。
對於傭人這討好的姿態,陸漫文很受用,挑釁的看了眼夏月熙,卻見她只是面無表情。
剛升起的得意,瞬間消失。
「夏月熙,看你這樣子,是不是犯病了?」
一句話成功讓夏月熙側目:「你知道什麼?」
陸漫文得意一笑:「還真是可憐你,你的孩子死了,就連你自己也病入膏肓。」
孩子一直是她的逆鱗,什麼時候觸碰,都會痛。
「你想說什麼?」
聲音頓時冷了下來。
陸漫文漫不經心道:「沒什麼,就是看你臉色不好,想到之前看到你的病例,心有不忍罷了。」
夏月熙當然不會相信,不過她倒是明白了一件事。
「當初周昇辰誤以為我生病的事是假的,也是你從中做的手腳?」
陸漫文故作驚訝:「姐姐,這話可不能亂說,這畢竟是一條性命,我怎麼會這麼做。」
夏月熙冷冰冰的看着她,心裏已經確定了。
不過很快就泄氣了,知道了又怎麼樣,周昇辰始終是站在她那邊的。
耳邊聽到一陣響動,好像是周昇辰回來了。
現在差不多是中午,他為什麼現在回來?
只是陸漫文還來不及細想,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
眼神頓時委屈起來:「姐姐,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周昇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陸漫文捂着臉,眼含淚花。
第29章顛倒黑白周昇辰頓時眯了眯眼:「夏月熙,你在做什麼?」
不問一句話就定了罪,演技拙劣,可偏偏那人信了。
陸漫文這才回頭看到了周昇辰,看起來像是被欺壓狠了的委屈。
周昇辰沒道理不懷疑夏月熙,在他心裏,夏月熙有動機。
而且在他心裏,陸漫文的形象一直都是溫婉的,不會做出這種事。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這裡的僕人都會證明,我沒碰過她。」
夏月熙懶得辯解,這回可是眾目睽睽,要想陷害,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周昇辰凌厲的眼風一掃,原先的僕人紛紛噤若寒蟬,小心翼翼的想要找到一個合適的措辭。
「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昇辰的語氣明顯變的尖銳起來。
陸漫文的神情緊繃著,她當時是昏了頭,盡想着給夏月熙點顏色看看,卻忘了這裏面的哪一個人,都會將自己的小伎倆拆穿。
她暗地裡偷偷警告着那些人,自己的身份擺在那,不管是陸家千金,還是周家夫人,都足夠讓他們喝一壺了。
顯然那些僕人也深深的忌憚着,終於有一個大着膽子說。
「具體的情況我們並不清楚,只是那個巴掌,是夏小姐動的手。」
有人開了口,就有人應和。
其實利弊很清楚,他們都是在豪門做慣了的人,自然知道什麼人是不能得罪的。
夏月熙無權無勢,甚至連寵愛都沒有,有什麼惹不得的。
陸漫文就不一樣了,若是得罪了她,怕是沒什麼好果子吃。
聽到僕人的話,周昇辰神色冰冷。
「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夏月熙整個人都在震驚中,怎麼也想不到局面竟然會變成這樣。
她想笑,卻又覺得悲哀。
她自問從來沒有苛責過他們,就算是沒有什麼恩惠,但也不至於讓他們睜眼說謊話。
可剛剛的一切就像是個巴掌一樣甩在她臉上,不僅是痛,還有對人性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