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本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想到這裡,萬保華突然把笤帚狠狠地摔到了地上,跺了下腳說了一句:「爹,我看你就是老眼昏花了,那張十塊的本來就是張假錢,我可沒看錯!」

萬元璋剛要跨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

「保華說得對,這錢上的事,咱還是弄清楚明白比較好,今天上十塊錢禮錢的人不多,我對照着賬本好好回想一下,這張假錢到底是誰給的,我應該有點印象的。」

「不用不用,元璋,我還能信不過你嗎?你別聽孩子胡說八道,再說了,就算真是假錢,那也是上禮的人給的,跟你沒關係,讓你賠出來算是咋的一回事嘛?這不是讓人戳我脊梁骨嗎?」

「那不行,釘是釘鉚是鉚,這事兒不弄清楚,我也不能安心!」

萬元璋絲毫聽不進萬新海的勸,拿過賬本就開始一頁一頁的翻着,誓要找出這個讓他丟了面子的人。

可翻了半天,上十塊錢禮錢的人家有二十多戶,他想了半天,還真想不出這張假錢到底是從誰手裡收的。

一時之間,事情陷入了僵局。

最終還是萬新海看出來萬元璋的窘迫,連忙不停的賠不是,又押著兒子萬保華向萬元璋道了歉,萬元璋實在想不到到底是誰給的假錢,只能暫且作罷,就坡下驢的離開了。

但回到家之後,萬元璋越想越覺得心氣不順,今天這事,雖然萬新海沒說什麼,還一個勁兒的向自己道歉,但他心裏清楚,那是萬新海不想因為十塊錢跟自己鬧僵了關係。

但那張假錢的確是自己的疏忽才收到的,如果不能把這個給假錢的人找出來,這個污點將伴隨着自己一輩子!

「是誰呢?到底是哪個鱉孫這麼缺德,上禮都給假錢……」

萬元璋把那二十多戶上十塊錢禮錢的人家的名字寫到了一張紙上,然後一戶一戶的排除,最後發現,如果沒有當時就抓住,現在再找過去的話,沒有人會承認的,而且這些人家他都惹不起,只……除了一家!

萬元璋一咬牙,最終下定了決心。

「文祥,走,你跟我走一趟!」

萬安寧吃了一碗麵條,補充了一**力,又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拿着棒槌揮舞了幾下,感覺還算順手,暗暗點頭。

看向堂屋中堂的座鐘,差不多快五點了。

她又看了看大門口,暗暗鬆了口氣,這個時候還沒來,應該是不會再來了吧?

如果不來,這一世她也就此揭過,不再去找他們都麻煩!

想到之前馮香梅說的她上禮時給的是兩個五塊的,而上一世那對父子倆過來找事,說的是馮香梅給了一張十塊錢的假錢……

正想着,就聽到原本敞開了一半的大門被人一腳給踹開了。

來了!

萬安寧伸手握住了被她放在手邊的棒槌,心中隱隱帶着幾分興奮。

「馮香梅,你這個不要臉的浪媳婦,上禮你竟然給假錢,你咋恁地不要臉?」

馮香梅回來之後,感覺胃裡有些不舒服,萬安寧就讓她去屋裡躺着了。

此時聽到萬元璋的聲音,她忙穿鞋出來了。

「元璋哥,你來了,咋啦?出啥事了?」

「我呸,還有啥事嗎?我有啥事過來,你還能不知道?」

「看你這話說得?你不說,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咋會知道你有啥事?」

馮香梅好好的跟萬元璋說話,沒想到被懟了回來,自然也沒了好脾氣。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給新海家上禮給了一張假錢?」

上禮給假錢,這麼大的罪名馮香梅可承受不起,這要是傳出去,以後她在村裡可真是沒臉做人了。

「呸,你才給假錢呢,萬元璋,你別以為你識幾個字就能血口噴人,我啥時候給假錢了?你抓住我的手了?」

萬元璋被馮香梅問的說不出話來。

萬安寧看着萬元璋和萬文祥父子倆,眼睛瞬間就紅了。

果然還是同樣的借口!

上一世馮香梅就是被這父子倆以用假錢上禮的理由打了一頓,馮香梅氣不過,一時想不開,等到夜裡她們姊妹幾個睡着之後,直接弔死在了房樑上。

而這對父子不但不知悔改,甚至還到處說馮香梅是被他們拆穿了,才沒臉活了。

萬安寧的爹萬國富氣不過,去找這對父子討要說法,最終卻被他們給打斷了腿,後來雖然治好了,腿卻落下了一輩子的毛病……

她緊緊握住手中的棒槌,悄然走到了馮香梅的身旁,隨時準備衝上去跟這父子倆拚命!

這一世,她絕對不會再讓這對父子動娘一個指頭!

「我爹說假錢是你給的,就是你給的,你還敢不承認,信不信我打爛你的嘴!」

萬文祥說著,揚手就朝着馮香梅的臉上扇去……

萬安寧一直注意着這對父子的舉動,看到萬文祥抬手,她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棒槌……

「嘭!」

「嗷——」

萬元璋原本翹起的唇角一下就定格在了那裡,他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原準備是先讓兒子給馮香梅一個教訓,再逼迫她承認給假錢的事,只要承認了給假錢的事,不管最後馮香梅能不能把這十塊錢補出來,他對萬新海都算是有個交代了。

萬文祥雖然身材不算健碩,甚至相比同齡人來說,還是有些瘦弱的,但對付馮香梅一個女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然而令萬元璋沒想到的是,吃虧的居然不是馮香梅,而是他兒子萬文祥!

原來在萬文祥的手扇到馮香梅之前,萬安寧手上的棒槌快一步先打在了他的手腕上。

萬文祥抓着自己的手腕,瞪大了眼睛,痛的直不起腰:「我的手,我的手,爹,我的手斷了……」

萬元璋怒視着萬安寧:「你——一你個小鱉孫妮子,你咋恁地惡毒,安寧,你爹就是這樣教你的?」

「呸!我爹是怎麼教我的,不用你管,反倒是你,自詡是一個教書育人的老教師,管教別人之前,是不是要先管教好你自己兒子?

他一個小輩沖我娘出言不遜,還想動手打我娘,這就是你教出來的?要是這樣的話,以後誰家還敢把孩子交給你這樣的老師來教?怕不是要教出來個忤逆不孝的東西!

還說什麼你說假錢是誰給的就是誰?咋?你是皇帝老子金口玉言?還是大羅金仙言出法隨啊?你說啥就是啥?」

「好,好!你個鱉孫妮子,還敢頂嘴,不管咋說,我也教過你,是你的老師,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管教你是天經地義的,今兒個看我不替你爹好好教訓教訓你!」

萬元璋惱羞成怒,伸腿就朝萬安寧身上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