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這個反派對主角是真愛啊 第9章_克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三天之後,

在系統的指引下,陸沉找到了那處山谷。

而在一個隱蔽處,赫然有着一個古樸的洞府。

洞府門口,一隻身高十餘米,

頭頂有一撮綠毛的巨大白猿正趴在門口呼呼大睡。

「武將級妖獸?」

「林天是怎麼從這種妖獸的攻擊下活下來的?」

陸沉心裏直犯嘀咕,

但表面仍是未露出本身修為,大大咧咧地朝着洞府走去。

洞府內,

一個頭髮枯白,身形佝僂的綠袍老者緩緩睜開一雙充滿貪婪的眼睛。

「如此年輕的武師後期,根骨天賦必是上佳。」

「桀桀桀,天不亡我青蝠王啊。」

「白猿,把那小子放進來,這次再弄砸了,我燉了你!」

說起這事,青蝠王就氣得肝疼。

他本就時日無多,需要儘快奪舍,

一年前好不容易等來一個天賦極佳的少年,

本來讓白猿將人趕到洞府來,結果這頭白毛畜生給人打跑了。

氣得青蝠王差點當場去世。

這次這個軀體,他要定了!

洞府門口的白猿聽到青蝠王的傳音,心中頗感無語。

它已是武將級別的大妖獸,開了神智,

也就是俗稱的「長了腦子」,

自然記得一年前發生的事。

那次也不知怎麼的,突然有點失了智,

不受控制地發了狂,將那個年輕人打跑了。

事後差點被青蝠王燉了。

這次它決定直接裝睡,讓面前這個新來的年輕人直接進去就完事。

陸沉大大咧咧地走到洞府門口,仔細打量着眼前這頭閉着眼睛,

眼皮卻在不停跳動的白猿妖獸。

「這小子,怎麼還不進去?難道是被我英武的外貌震懾到了。」

白猿bia了bia嘴,好似暢遊在夢鄉一般翻了個身。

頭朝里,屁股朝外的對着陸沉,繼續裝睡。

陸沉面露疑惑:這猴子,假裝看不見我?

這是鬧哪樣?

陸沉有些不解,於是往前走了兩步,

故意一腳踏在了白猿的尾巴上。

「嘶!我特么!」

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正欲咆哮發飆的白猿猛地回過神來。

不行!我得忍,放這小子進去。

看着眼前只是張了張嘴,好似打了個哈欠的白猿,

陸沉更加疑惑了。

我去,我這一腳沒有保留實力,你這尾巴都扁了,這都不醒?

於是陸沉另一隻腳又踩了上去。

白猿:嗚嗚嗚….我忍!

陸沉雙腳站定,原地起跳,然後踩下。

白猿:我好像看見我太奶了……

陸沉看着身邊全身顫抖,尾巴都成了一攤肉泥,但仍是死死閉着雙眼的白猿,

內心默默豎起了大拇指。

「你的『忍道』我認可了」。

不再理會白猿,陸沉徑直走進了洞府。

聽到腳步聲漸漸遠去,白猿終於如釋重負,

兩行清淚從緊閉的雙眼緩緩流下。

陸沉一路走走看看,不多時便來到了洞府最深處的一間靜室。

靜室內堆滿了靈石和丹藥。

而正中最顯眼的地方,一個綠袍老者盤坐於地,看起來生機全無,儼然一副坐化的樣子。

而在老者身前有一個蒲團,

蒲團前方的地面上擺有一本秘籍和一把散發著點點星光的長劍。

陸沉俊美的臉上露出一抹奸笑。

「哎呀呀!這竟然是一位強者的坐化洞府,發財了呀!」

陸沉異常「驚喜」地跑到靈石和丹藥那邊,

一邊摸摸靈石,一邊聞聞丹藥,嘻嘻哈哈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洞府。

「快過來呀!」

「整個洞府最值錢的東西都在我面前,你看那些辣雞東西做什麼!」

青蝠王在神識探查中看着在靈石堆里打滾的陸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為了儘快吸引陸沉到面前的蒲團坐下,青蝠王只得悄悄動了動手指,對着面前的長劍釋放出靈力。

「嗡!」

陸沉聞聲回頭,看見蒲團前方的長劍突然大放光芒,

劍身上的星光顯得愈發的璀璨。

看着眼前光彩四射的長劍,陸沉乾脆盤膝坐下,雙手合攏放在胸前,

口中還念念有詞。

青蝠王看到陸沉這副奇怪的樣子,決定用神識聽聽他在說什麼。

「希望讀者老爺們身體健康,工作、學習、修鍊都順順利利……」

「卧槽!擱這許願呢?」

「你以為在看煙花嗎?話說讀者老爺是什麼?」

青蝠王氣得三屍神暴跳,差點就要忍不住暴跳而起,好好修理下這個腦子不太正常的年輕人。

「要不是本王氣血衰敗,只能依靠這禁魂蒲團完成奪舍,早把你小子拆骨煉魂了。」

光芒緩緩散去,青蝠王停止輸送靈氣,再繼續下去他等會兒都沒辦法完成奪舍了。

只能安靜等待陸沉過來查看秘籍和寶劍。

過了半晌,正當青蝠王忍無可忍準備暴起之時,陸沉慢悠悠地朝着蒲團這邊走來。

「來了!來了!」

「靠近點,對,再靠近點,桀桀桀……」

看着越來越近的陸沉,青蝠王激動無比,枯瘦的手掌躍躍欲試,就等陸沉觸碰禁魂蒲團。

陸沉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他走到蒲團之前蹲了下去,打量地上的秘籍和寶劍。

「七殺點星劍訣。」

「這個名字,好像跟林天的武技有些關聯啊。」

秘籍封面的名字讓陸沉回想起,

林天在與風魔狼戰鬥時施展的黃階上品武技-點星劍,

看來這一本七殺點星劍訣應當是升級版,估計是玄階武技。

而那把散發著點點星芒的長劍,劍身三尺有餘,全身雪白。

劍柄處刻有「星隕」二字,看起來亦是一柄玄階寶劍。

「嘖嘖嘖,不愧是氣運之子啊,奇遇機緣要麼是配套的,要麼是升級版,屬於是打包帶走一條龍服務了。」

目光越過秘籍和寶劍,陸沉發現蒲團上還寫有文字。

「吾乃青蝠王,一生縱橫天下,手中長劍屢敗強敵,無奈天不假年,即將坐化於此,留下玄階上品武技-七殺點星劍,玄階上品寶劍-星隕劍,贈予有緣人。來者可自取這洞府內所有物品,也算本王的傳承人。緣分一場,本王別無他求,只願來到此處之人坐於蒲團之上給本王行個拜師禮,余願足矣。」

青蝠王見得陸沉認真看着自己留下的文字,心中激動不已。

「對,就這樣跟着文字說的做就行,快坐在蒲團上吧,桀桀桀……嗯?」

還未等青蝠王高興多久,下一刻就看見陸沉拿起秘籍和寶劍,對着青蝠王這個方向微微拱手,說了句:

「哎呀呀,多謝前輩恩賜,但晚輩近日得了風濕,膝蓋疼,實在跪不下來啊。」

「東西我就收下了,下輩子有機會再行禮吧,拜拜~」

說完陸沉轉頭向洞府外面走去。

決絕的身影好似沒有任何留戀……

「卧槽!」

青蝠王頓時暴跳而起,對着陸沉破口大罵:

「豎子!竟有你這等喜歡白嫖的下作之人!」

見到不再偽裝的青蝠王,陸沉故作「驚懼」:

「我去,詐屍了?」

「詐你個大頭鬼,你這豎子,本王今天要定你的身體了!」

聞言陸沉立馬後退兩步,雙手緊緊抱胸,

眼中露出一種詭異的神色看着青蝠王。

「啊這,在下沒有龍陽之好啊,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青蝠王雙眼瞪得像銅鈴,他好像被當成給子了。

「啊!!!可惡!」

「本王定要好好折磨你一番,再佔據你的身體。」

說完青蝠王化作一道青光,武王初期的修為瞬間爆發,攜着無比恐怖的威勢朝着陸沉殺來。

正當青蝠王的手掌即將拍到陸沉之時,

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身體被一隻暗紫色的大手緊緊禁錮在半空之中。

而那看似呆愣在原地的陸沉,此時正單手虛握,渾身散發出極為恐怖的氣息。

只見他緩緩抬頭,俊美的臉對着青蝠王微微一笑。

這笑容在青蝠王眼裡是那麼的邪異!森然!恐怖!

一股徹骨的寒意直直衝上青蝠王的腦門,恐懼的神色緩緩爬上他的雙眼。

「他是……武王巔峰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