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這個反派對主角是真愛啊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流雲郡,林家,財務堂。

這裡是林家弟子領取月俸的地方。

此時一個身着黑色勁裝,樣貌清秀、身形略顯瘦削,但眼神異常堅定的少年正滿臉怒意地盯着面前的財物堂執事。

「張權!你身為林家執事為何剋扣我的月俸,我林天難道不是林家子弟,還是你認為你這外姓弟子可以隨意欺壓我林姓弟子。」

林天一番話語令得在場眾人一片嘩然。

「是啊,這林天雖然不再天才,但好歹也是姓林的,張權如此做派莫非懷有異心。」

「張權,這裡可是林家,你身為林家執事,欺辱林家弟子是何道理?」

「是啊,你這是什麼意思?」

……

在場諸多林姓弟子紛紛出言表達不滿,被叫做張權的中年執事也是頗為慌張,心下暗道:「好個林天,竟然如此牙尖嘴利。」

隨即他趕忙向眾人說道:「諸位公子莫要輕信這林天的挑撥之言,上個月林天縱容侍女偷盜丹藥,被林寒公子當場抓獲並略施懲戒,林寒公子說了,侍女偷盜你林天也有管教不嚴之責,所以扣掉你這個月的月俸,以示懲戒。」

聽得張權搬出林寒,周圍的林家弟子也不再多言。

至於林天侍女偷盜之事,以林寒的身份,他說是那就是唄,在場眾人哪怕有所懷疑也不敢多言。

林天此時眼中怒火欲要凝成實質,他雙手緊握成拳、身軀微微顫抖。

「略施懲戒?打斷雙手這等重刑也叫略施懲戒?」

「嘶……」

在場多人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林寒竟然如此狠毒。

林天一字一句地咬牙開口道:「那林寒憑藉一面之詞便擅自定罪,我問你,這族中有刑堂、有長老議會,這偷盜之事可曾經過刑堂審判?可曾經過長老裁斷?」

張權冷笑一聲道:「林寒公子可是林家天驕,你那侍女不過一卑賤奴僕,林寒公子又豈會屈尊降貴去冤枉她。林天,你現在可不是曾經的天才了,弄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也配質疑林寒公子?嘿嘿,還是之前林寒公子對你手下留情了呀,讓你還有力氣在這裡大喊大叫。」

聽聞此言,在場有人回憶起在林天跌落到武士級之後,林寒多次以切磋交流的名義與林天比武。

以武師實力和武士切磋,大家都知道林寒安的什麼心。

而林天也多次在切磋中被林寒「不小心」打傷,以至於每月都要將月俸中的部分修鍊丹藥換為療傷丹藥。

這林寒分明就是不想讓林天有恢復的可能,好歹毒的心思!

「林寒濫用私刑、欺壓同族,如此不仁不義之輩,也配讓我質疑?你這刁奴倒是你那主子的一條好狗啊。」

林天絲毫不讓,這次他一定要為自己和因此受傷的侍女討個公道。

張權被罵,眼神閃過一絲狠厲,他手中靈氣緩緩凝聚竟是想要對林天出手。

而林天絲毫不懼,眼神中反而充滿挑釁意味,他一開始就是想把事情鬧大,引得張權出手。

只要他當眾出手,那麼必然會引來執法長老,屆時自己便能請長老會的眾位長老為自己主持公道。

哪怕林寒的父親林南甫是大長老,下一任家主的有力競爭者。

但在這林家,他還不能一手遮天,還有老家主和長老會的其餘長老制衡他。

雖然林寒是天驕,但其餘長老的孩子也不是廢物。

家族資源就那麼多,天驕之間也是有競爭的。

有機會找住林寒的錯處,他們可是很樂意落井下石的。

曾經也是天驕的林天深深知道這個道理。

正當張權欲要出手之際,一個弟子連滾帶爬地跑到財物堂衝著張權喊道:「快!張權快把財物堂內的療傷丹藥都拿上,趕緊帶到林寒公子處。」

張權聞言一臉懵逼,運轉起來的靈氣被嚇得差點倒流,令得其經脈一陣疼痛,臉色都有些扭曲了。

「什麼情況?」

張權一邊問着,一邊吩咐手下人準備丹藥。

那名弟子聞言看了看四周的吃瓜群眾,於是靠近張權低聲說道:「林寒公子被人廢了,大長老讓你趕緊帶上所有療傷丹藥趕緊過去。」

「什麼!林寒公子被……」張權話到嘴邊才意識到四下有人,趕忙噤了聲。

在場的眾人看着張權等人急匆匆地帶着一批丹藥離去,也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什麼情況?我月俸還沒領呢?」一個弟子有些埋怨道。

「聽張權言語,好像是林寒公子出啥事了。」另一個弟子顯然聽到了張權的驚呼。

一旁的林天也是面露疑惑,但更多的是一陣惋惜。

張權沒有對他動手,他想要面見長老申冤一事就此落空了。

畢竟憑藉林天現在的地位,連個外姓執事都不把他放在眼裡,想要面見長老實在太難了。

……

一天之後,林寒被廢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流雲郡。

本來想要封鎖消息的林家頗感無奈,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林寒被廢了?」

正坐在灶爐前熬藥的林天,聽到侍女小蝶傳來的這個消息,一時之間有些驚訝。

站在門口的小蝶一身麻布素衣,小臉有些蒼白,尤其那一雙低垂無力纏滿繃帶的手分外引人注意。

「是啊少爺,那林寒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聽說是在酒樓里被人一招就廢了。」

小蝶對着林天喋喋不休地講着自己在街上聽到的傳聞。

林天則是安靜聽着也不言語,依舊盯着面前的藥罐。

小蝶見林天不說話有些疑惑道:「少爺,你怎麼不說話啊?」

林天端起藥罐,將裏面的藥液倒進瓷碗里,隨後端着碗遞到小蝶嘴邊。

「你啊,說了多少次了,不用叫我少爺。我爹娘走得早,你與我一同長大,我從未把你當做侍女。」

小蝶檀口微張,任由林天喂自己一口口喝着葯,一雙眼笑成了彎月。

葯雖然苦,但她心裏很甜。

「好的,少爺。」

喝完葯,小蝶俏麗的小臉展顏一笑,脆生生地回應着。

林天笑着搖搖頭,隨即心疼地看着小蝶低垂的雙手。

這妮子為了自己的傷跑到財物堂去求葯,被那林寒撞見竟然誣陷她偷盜,甚至下此毒手。

自己無論如何也得尋到藥物醫治好她。

林家財物堂指望不上,想來還是得去趟妖獸山脈,尋找一些野生的天材地寶。

不過也不知是誰下的手,竟然廢了林寒。

聽小蝶所說那人還只用了一招,當真是個高手。

「也不知道是哪位俠士做的,也算是間接幫我和小蝶出了口惡氣。」林天暗自呢喃道。

……

【叮!氣運之子好感度+1!】

【目前氣運之子好感度1/100。】

「卧槽!」

林家一個角落處,正在吃着水果同時用神識監控林天的陸沉,被系統的提示音嚇得差點把一顆葡萄喂到鼻子里。

「什麼情況?統子,我的任務完成了?」

「我還啥都沒幹呢?」陸沉有些疑惑地問道。

這幾天陸沉悄悄潛伏在林家,暗中觀察着林天,想着怎麼不引起懷疑地幫他修復經脈。

陸沉的主要目的是刷好感度,要是貿然上前直白地幫忙,可能反而會被當做心懷不軌之徒。

畢竟沒有人會不懷疑陌生人突如其來的好意。

【宿主的任務還在進行中,友情提示:林寒被廢一事讓林天對出手之人心懷感激,宿主獲得了任務之外的好感度。」】

「哦…果然如此,嘿嘿嘿。」陸沉面露笑意。

他曾經有過疑問,刷好感度若僅靠做任務,那萬一最後時刻沒有任務了怎麼辦?

於是他想到在沒有任務之時,測試一下通過自己的方式做有利於氣運之子的事,看是否能獲得好感度。

於是,他廢了林寒。

這次,他賭對了。

正當陸沉暗自竊喜之時,一直處於神識監控中的林天離開了林家。

陸沉趕忙悄然跟上,以他武王巔峰的修為,出入林家宛若無人之境,來去之間沒有任何人發現任何異常。

陸沉跟着林天一路來到了妖獸山脈的入口。

看着一頭扎進漆黑山林的林天,陸沉微微一笑,心中有了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