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郁唯一林見深木晚笛 《高質量小說林見深郁唯一》 第7章_克冉小說
◈ 《向神明許個願》 第24章

《高質量小說林見深郁唯一》 第7章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向神明許個願》,本小說講述了郁唯一林見深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向神明許個願》第24章免費試讀林見深將門推開,臉上卻沒半點異樣,只是直直地望着她,目光像是要刺穿她冷漠的表皮,去窺探內心深處真實的心緒。
「為什麼?」
他問,一字一句,眼瞳里泛起了紅血絲,不知是疼的,還是急的。
郁唯一強迫自己不去看他那隻往下淌血的手,幾乎是要咬緊了牙關才壓下情緒,「因為分手了,林見深,我們都該體面一點。」
「互不打擾,是最後的尊重。」
……後來,那群合作商不知是從哪裡得到的消息,說他們那晚慢待的女人,其實是陸氏董事長的外孫女。
陸續有人上門求和,馮越那裡接了無數的邀約和致歉禮物。
郁唯一心情不好,都讓他推了,禮物也退了。
南夢見她昨晚的東西沒吃,早上的也沒吃,不免嘆氣:「郁總,您是病了嗎?」
她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按理說不該氣成這樣,連飯都不吃了。
南夢想,應該是發生了別的事。
「訂機票回去吧,我不想待在江城這個地方了。」
郁唯一語調很冷,又回床上躺着了。
「好。」
剛下飛機,郁唯一就接到了喬淺的電話,她哭着告訴她,陳錦年劈腿了。
郁唯一皺眉,「你別哭,慢慢說,怎麼回事?」
喬淺說,陳錦年陪她過生日,結果他前女友跑出來鬧,挺着肚子說自己懷孕了,讓陳錦年給個說法。
喬淺當即嚇到了,一杯酒潑到陳錦年臉上就跑了。
她以為陳錦年會追上來的,不想,他沒有。
喬淺傷心透了,又找不到人哭訴,只好打電話給郁唯一。
「我剛到帝都,你等我。」
郁唯一讓司機往喬淺家開。
她到時,霍司霖也在。
霍司霖白襯衣上有紅酒漬,他此時擰着眉頭,十分嫌棄地要去處理。
見郁唯一來了,如獲大赦,「你勸她吧,這女人已經瘋了。」
郁唯一點頭,徑直往喬淺卧室去。
喬淺砸了好些東西,郁唯一推門進去時,她以為是霍司霖,嘴裏還叫嚷着:「讓你滾啊,不用你來看我笑話……」後來看清人臉,喬淺頓時扯着嗓子大哭起來,「小鹿,嗚嗚嗚……」郁唯一上前,喬淺抱住她崩潰大哭,大罵陳錦年是混蛋。
郁唯一陪着她罵,又勸她想開些,別太傷神。
好不容易,喬淺眼淚哭幹了,才有心思察覺郁唯一面色虛弱。
「你不舒服嗎?」
郁唯一擺擺頭,「沒,太累了而已。」
卻在下一秒,眼眶紅了。
喬淺愣住,揚起身子過來抱住她,「怎麼了小鹿?」
郁唯一揉着眼睛,告訴了她在江城發生的事情。
「這麼快……」哪怕他們分手三年了,可喬淺總在潛意識裡覺得,林見深一定會再來找郁唯一的,因為他自己親口說過。
他這麼板正無趣的人,素來說話算數,沒有花言巧語的。
「我查過新聞,是真的,他們已經同居了。」
郁唯一吸了吸鼻子,後又說:「其實不查也知道,我看到那個女人挽着他手臂,和他那麼親密,就知道一定是他女朋友。」
林見深界限感很強,從來不會迎合主動貼上來的女人。
甚至有次,他參加同學生日會,不知是誰往他酒里加了催情的藥物,林見深慾念上頭也沒犯錯,甩開了撲上來的女人,硬撐着走了。
他從來不會抱她以外的女人,也不會牽別的女人的手。
如果出現了第二個,那隻能是他女朋友了。
喬淺見郁唯一比她還哭得傷心,心裏酸酸澀澀,竟也顧不上為自己難過了,嘆息道:「小鹿,你怎麼……還喜歡他啊?」
小說《向神明許個願》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