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在顧羨予別墅大床上的同時,我媽正飆電話罵我,她聲音很大。
我當他面掛掉,順帶罵了一句:「我真是造孽。」
身上男人驟然加重的力道,讓我戰慄不已,可腦海中浮現的卻是親媽電話中說的最後一句,「養你還不如養條狗,死在外面好嘍!」
他低頭吻我,我僵了一瞬後乖巧回應,在一陣眩暈中,頭頂傳來一句:「迎迎,專心點。」
顧羨予又咬住我鎖骨,補了一句:「不過,床上罵起人來,更有味道。」
我高中就差點被我媽嫁給隔壁村蓋了五層樓的「有錢人」,能上這個98全靠我成績全省第二,校長都來家裡勸我媽給孩子念吧……最後,我用跳河做威脅,並保證念書絕不要家裡花一分錢才讀上的。
我的專業是材料化學,老師也知道我家大概的情況,讓我給他的課題項目做個助手,其實就是打雜,但每個月都有一筆補貼。
現實中總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兩個月前,這筆補貼因課題小組出了安全事故而停發,其中一個叫左晴的女孩被120救護車拉去洗胃搶救,據說全身的血換了三遍,聽着都讓人心驚肉跳。
學我們這行的,都知道實驗室標準化流程和安全指引規範,我們私下議論,都覺得這更像是「蓄謀投毒」惡**件。
可京圈兒不顯山漏水的大佛,是一尊挨着一尊,我們普通人哪敢言語,警察都沒定論呢。
沒了這筆補貼,我生活就更難,弟弟成績差,好不容易混了個私立高中,一年學費就毛26萬,我媽就伸手讓我想辦法。
我是勤工儉學呀,不是在鈔票印刷廠上班,可一句「你弟弟的前途要不要,你自己看着辦!」
,總能穩穩地綁住我。
我有時在想,誰要是娶了我這個「扶弟魔」,那以後真是夠倒霉。
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食堂或者別的地方,聽到有人議論我。
「哎你看,她就是那個溫迎!」
「就是說她投的毒嗎,看着長得還行,不像那種人吧。」
「那可不好說,人心叵測啊。」
我又不聾,你們乾脆再說大點聲得了。
口袋手機震動,一看電話是我宿舍死黨姚小姜打來的:「溫迎你在哪?」
「球場這邊的食堂打飯。」
「我看到陸之江,就是左晴的男朋友,他和好幾個男的往第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