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陳安生李正陽下界的故事

第3章 陳安生青蛇滅了天劫

陳安生倒沒有害怕。

他對着青年鞠躬,一貫的唯唯諾諾,道:「回王主事,我見這塊黑石生得夠圓,想拿回去把玩,不知可否?」

王姓青年攤手輕輕一抓,黑石便落在他手中。

陳安生心裏開始緊張起來。

這可是自己挖出來的寶貝啊,難道就這樣讓姓王的弄走了?

好在,王姓青年用仙力探測了一下,在他的感知中,這就是塊普通石頭,裏面並未蘊含仙靈之氣。

「哼。」

王姓青年瞪了陳安生一眼,把石頭扔在陳安生胸口。

「下不為例。」

陳安生表面平靜,彎腰撿起石頭,心底卻是大喜,連連稱是。

檢查完畢,眾人便陸陸續續離開礦區。

整個仙界礦工無數,基本都是做一個月休息一個月,這樣輪着來。

因為通常來說,深埋地底的紫晶礦里,都伴生着毒煞之氣,若是長年累月的干誰也吃不消。

普通礦工,都需要用一個月時間來祛除體內毒煞,才能繼續幹活。

走出礦區。

陽光刺眼,四野一片蒼涼。

每當這個時候,陳安生就感到迷茫。

沒個固定的安身之所,出了礦區反倒不知道該去哪兒。

「也不知道這是真的跨界石,還是哪個缺德貨拿我開涮,故意整我。」

陳安生心裏想着。

旋即,他搖搖頭,自顧呢喃:「這塊石頭是我從最底層礦洞里挖出來,之前根本沒人去過,不太可能是有人整我。算了,等下找個沒人的地方試一試。」

「小子,發什麼呆。」

正值此間,李正陽的聲音傳來。

陳安生回過頭,訥訥地笑道:「這不沒地兒去,就多呆一會兒么。對了李大哥,你等下去哪兒,吐納排毒,還是去做散工?」

休息這一個月,有回家團聚的,有排毒修行的,也有趁機做別的散工多賺幾粒仙晶的。

李正陽走過來,大模大樣說道:「老子又不是牛馬,做什麼散工?喝酒去!」

陳安生一聽,他正好想多打聽打聽關於下界的信息,於是道:「那我請你啊,不知道李大哥肯不肯賞臉。」

李正陽怪異地看了陳安生一眼:「你小子有什麼企圖,無緣無故為何請我喝酒?」

陳安生嘿嘿一笑,道:「你在下界威風八面的事,我還沒聽夠,想多聽一些下界的故事。」

李正陽心中明了,這獃頭獃腦的小子,準是想聽「狐三娘」「林仙兒」那類的故事,正愁自己喝酒沒個伴兒,又有冤大頭肯出錢買酒,何樂而不為。

「走!」

李正陽爽快答應。

兩人一路同行,來到礦區外的一個小酒樓。

酒菜齊備,李正陽先幹了三大碗。

「呸呸呸……他娘的,要是在下界誰敢拿這破酒給老子喝,皮都給他扒了。」

李正陽一邊狂飲,一邊吐槽。

「不至於吧李大哥,我聽說下界靈氣匱乏,這酒再怎麼差也不至於比不上凡酒啊。」陳安生打開話題。

「你懂個屁。」李正陽白了他一眼:「你真以為下界是鳥不拉屎的地方?那是對低階修士來說!若你站在巔峰,整整一界的資源,都可以為你所用。好東西少是少,但不代表沒有!」

「那倒也是。」陳安生點頭,然後問道:「李大哥,你在下界一定收集了不少寶貝吧,能不能拿點出來,讓老弟開開眼。」

李正陽倒也不擔心陳安生有什麼歹意,他自身是仙六境界,又有功法伴身,不至於怕一個仙三境界的小屁孩兒。

不過,他卻沒有答應,解釋道:「也沒什麼值得開眼的玩意兒,但凡值幾個錢的,都賣光了。」

陳安生眼睛一亮,下界的東西,還能在仙界賣錢?

於是他試探道:「下界的東西,少有人看得上吧,還能賣錢啊?」

李正陽撕下一支仙鵝腿,狂啃幾口,含糊道:「小子,你別老是一副看不起下界的樣子。告訴你,仙界有幾十種稀缺的煉丹煉器材料,下界都能找到,那玩意兒可值錢了。

「唉,只可惜老哥我當初不知,否則帶他個幾萬斤上來,還用得着吃這勞什子苦?」

陳安生立即來了興趣,問道:「不會吧,仙界都沒有,下界怎麼會有?李大哥,你說來我聽聽。」

「哎,我說你小子,怎麼這麼軸呢?」見陳安生一副不信的模樣,李正陽緩緩道:「比如血石沙,毒心草,莽牛角,玄冰黑水……這些玩意兒在下界沒什麼用,偏偏他娘的上界的丹器仙師當成寶,你說奇怪不奇怪。」

李正陽像背順口溜一樣,一口氣念了幾十個名字,陳安生都暗暗記在了心裏。

其實不光是李正陽,恐怕每一個飛升者得知這一點後,都有種錯億的悔恨感吧。

幾葫酒下肚,李正陽想起這些年自己的不如意,越發覺得憋屈。

「要是有朝一日,我能重回下界,哪個畜生才願意飛升。你瞧瞧,這一盤爛菜就要一粒仙晶,簡直是搶人!小子,你知道一粒仙晶,在下界價值幾何?」

「我哪兒知道。」

「呵呵。」李正陽苦笑一聲,緩緩掏出一粒仙晶,道:「這一粒仙晶,足夠你買一座頂級靈山,加十個渡劫期以上的婢女,知道什麼概念了吧!」

陳安生腦子裡嗡嗡直響。

一粒仙晶,竟有這麼高的價值!

陳安生這些年,一共存下六千五百粒仙晶,若是都帶到下界去花,那豈不是富可敵界!

「價值怎麼會如此之高!」陳安生有些不敢相信。

「傻小子。正所謂物以稀為貴,下界自然誕生的仙晶本就少得可憐,這古往今來,被那些仙境大佬早就搜颳了一遍又一遍,幾乎絕跡。再加之這玩意兒,只需十粒,便可助一名大乘巔峰修士完美渡劫,成功踏足仙境,你覺得值不值這個價!」

李正陽說的都是實話。

古往今來,死於天劫的大乘期修士不計其數。

十粒仙晶,就等於一個穩穩噹噹的仙位,有此價值也不奇怪。

「值,絕對值!」

得知緣由,陳安生不可置否地點頭。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只是可憐了老哥那些紅顏知己,比如林仙兒,那滋味,比靈鳳樓那些娘們兒強多了……」

李正陽稀里糊塗地開始講述他那些風月過往。

可能是因為有些醉了,尺度比陳安生預想的要大得多。

陳安生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聽得他渾身血氣逆亂,躁動難安。

「下界,真的那麼美好啊。」

耳邊李正陽的聲音漸漸微弱,陳安生陷入了一段段美好的幻想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