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陳安生李正陽縱橫天下無敵的存在

第2章 陳安生李正陽下界的故事

仙界。

南詹北荒,礦區。

正值礦區一月一度休息的日子,皮膚黝黑的漢子們圍坐在一起喝酒閑聊。

其中有一自稱飛升者的虯髯大漢,正眉飛色舞地給大伙兒講述着他在下界逍遙快活的日子。

「李大哥,下界真有你說的那麼好?」

陳安生聽得入迷。

尤其李大漢提到下界美女如雲,偶爾夾帶點葷段子的時候,讓未經人事的陳安生心馳神往,又面紅耳赤。

「咱還能騙你不成,想當初老哥我封號烈陽劍仙,縱橫abc年,無敵九萬里,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妞兒,好不逍遙快活。」李大漢得意洋洋地說。

「那你為什麼來仙界受苦啊。」陳安生脫口而出。

「被騙了唄!」李大漢有些激動,「世人都說仙界好,都他娘是騙人的,騙大爺來當苦力。」

也難怪李大漢心裏不平衡。

在下界,他是縱橫天下無敵的存在,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來到仙界才發現,下界鳳毛麟角的「仙」之境,在仙界遍地都是。因為出生在仙界的土著,只要活到成年就自動跨入仙境,根本不需要修鍊。

當然,想要繼續提升境界,最次也得在靈山洞府修行才行。

但靈山洞府,早就被一些大仙族瓜分了,哪有底層人士的份兒啊。

跌跌撞撞好些年,李大漢服了,不得不加入礦工大軍,以維持生計。

「也不能這麼說。」其中一個瘦骨嶙峋的老者幽幽開口,「據我所知,那些下界飛升者,個個都是億萬里挑一的修鍊奇才,各大仙府靈洞搶着收呢。我看你李正陽是了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犯了天條才淪落至此的吧。」

聞言,大夥一陣鬨笑,紛紛打趣李正陽。

李正陽白了老頭一眼,揮手怒斥:「去去去,你個老傢伙,四千多歲還是個雛,嫉妒大爺你就直說。」

老者老臉一紅,支支吾吾半天,卻無法反駁。

仙界太卷了。

如瘦老頭這般的底層人士,已經四千多歲了還在礦區混,連女人的滋味都沒嘗過。

何其凄慘。

陳安生擺弄着他剛剛挖出來的一塊圓形黑石頭,心底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他恍然覺得,自己的未來是不是也會像老張頭這般?

「陳安生,你小子年紀輕輕怎麼這麼沒出息,跑來礦區幹活兒。要我是你,去做個試藥童子,也比干這強啊。」

沉默少許,李正陽主動對陳安生說。

陳安生回過神,尷尬地笑笑:「挖礦雖然苦些,好歹一月能賺六十粒仙晶呢,可比做試藥童子好多了。」

李正陽一副無奈的模樣搖頭:「傻子,那些丹仙洞府里仙女兒特多,你不混進去,到頭來准和張老頭一樣,到死都是個雛。」

提到這個,陳安生臉又紅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多幹些年,存夠了仙晶買座下級洞府,還怕娶不上媳婦兒么。」

李正陽沒好氣道:「做你的白日夢去吧。」

大夥不由得笑了。

一座下級洞府,至少需要一百八十萬仙晶,陳安生需要不吃不喝兩千五百年才買得起。

況且,有一座洞府就能娶上媳婦這種說法,是幾萬年前的事了。

現在的行情,你要是沒什麼背景,就算有座中級洞府都難說。

其實,陳安生也沒有看起來那麼呆。

他也知道買洞府,娶媳婦兒有多麼艱難。

可有什麼辦法呢。

出身低微就得認命,心裏有個盼頭,總比混吃等死的強。

「唉,要是我能去下界就好了。」

陳安生心裏默默感嘆,若是去了下界,以他現在仙三的境界,不敢說無敵,至少也是個頂層修士,不至於吃苦受累。

這麼想的人,整個仙界何止億萬,可誰也實現不了啊。

因為除了仙帝,沒有任何人能跨界。

而真要是達到仙帝之境,哪個傻子又會去下界混?

「嗡!」

這麼想的時候,陳安生突然心神一震,一股奇異的力量瞬間席捲他的識海。

「怎麼回事!」

陳安生嚇得不輕,他剛想叫出聲,一些陌生信息便充斥他的腦海。

「咦,跨界石?」

驚奇之餘,陳安生鎮定下來,悄悄地看了看手中那塊黑石頭。

剛才那股莫名的信息,讓陳安生明白了這塊石頭的作用。

他竟可以利用這塊石頭進入其他位面!

這麼巧?

太不可思議了吧!

「陳安生,你小子怎麼了?說你兩句,怎麼臉都白了。」

看到陳安生狀態不對勁,李正陽關切地問。

「沒、沒什麼。」

陳安生攥緊手裡的黑石頭,連連搖頭。

「真是個傻小子。」李正陽瞅了瞅陳安生:「你小子乃是無垢劍體,倒是可惜了。要是有門路拜入靈山洞府,至少也能成個真仙,可惜沒那命。」

無垢劍體,在仙界算不上頂級資質。

想要拜入靈山洞府,背後沒人引薦是絕不可能的。

陳安生此時的心思,可不在資質上面,「那個……李大哥,請問如果以我現在仙三的境界,在下界屬於什麼層次啊。」

李正陽皺了皺眉,果然是個傻小子,問這些有個屁用啊。

來到仙界,就等於入了永恆牢獄,誰還能下去不成?

不過,反正閑來無事,李正陽還是回答道:「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以我所在的滄瀾界來說,估計前五百的存在吧。」

仙之境,分為仙一,仙二,仙三……一直到仙九之境。

仙九之後,便是真仙,玄仙,天仙三境,再往後便是仙王,仙尊,仙帝之境。

在仙界之外,一般來說仙六境界就可選擇飛升,仙九之境便是絕對的巔峰,必須飛升。

「前五百!」

聽到李正陽的回答,不單是陳安生,其他工友也都激動了。

「他娘的,老子是仙四境界,要是下界豈不也是一方豪雄?」

「據我所知,下界修士不止萬億,仙三之境竟能位列前五百,着實讓人心生嚮往啊!」

「老頭子我要是能下界就好嘍,狠狠地取他十個八個美嬌娘,快哉快哉。」

一時間,眾人七嘴八舌,都在幻想着下界享福的場景。

這時候,負責一千一百六十五號礦區的王家代表走來,以命令的口吻大喊:

「時間到,全體排隊接受檢查,準備出礦區!」

所有人,包括陳安生立即起身排隊,準備接受檢查。

所謂的檢查,主要是看有沒有人偷藏紫晶礦。

一般來說,也沒人敢這麼干,一旦被抓住,剝皮抽筋那都是輕的。

所以,每月離礦前的檢查,都是例行公事罷了。

幾十個礦工,排好隊緩緩前行,無一例外都通過了。

很快,陳安生走到年輕的負責人跟前。

「這是什麼,誰允許你帶走的!」

年輕人盯着陳安生手中的黑石頭,嚴肅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