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修仙反派開局暴打綠茶男主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少主,這件事可不能兒戲,」

林白露一本正經的勸誡,

「開弓沒有回頭箭,萬一您後悔了,又念及月小姐的好處,豈不讓其他世家豪門看林家笑話?」

「婢子覺得,此事可以先低調處理,全城封鎖消息,這樣一來,您可以進退自如,想退婚也行,真想道歉也可以。」

也不怪林白露會這麼想,以前的少主真的是太舔了,別看少主現在氣勢洶洶叫囂退婚;

可,誰又敢保證少主去到月家之後,見到了月薔薇的花容月貌,不會再次憐香惜玉心生悔意?

林淵冷笑:

「念及月薔薇的好處?她有什麼好處?她除了吸我林家的血之外,何曾對我林家有過任何貢獻?」

「月薔薇本少已經玩夠了,本少要換換口味,這個婚本少退定了!」

林白露心中一喜,少爺終於開竅了,總算看清楚月家人的真面目了;

但又有些擔心,也不知道少爺是真的這麼想,還是跟月薔薇鬧了彆扭,說的氣話。

於是又進一步試探道:

「少主,您真的準備好明天去退婚?」

「那月家家主也不是善茬,如今的修為,恐怕已經到了結丹大圓滿,您想好怎麼對付他了?」

林淵渾不在意,輕哼一聲:

「區區一個結丹大圓滿,能成得了什麼氣候,就讓咱們家掃地的老金頭收拾他就行。」

眼見少爺似乎真是鐵了心要退婚,林白露便也稍感放心,不再堅持,轉身離開,執行少爺的命令去了。

……

月家。

客廳里。

月薔薇正在品嘗仙女果,津津有味。

這中品仙女果不但能增強修為,還能滋陰補血,修復養顏,這可是以前舔狗林淵「上供」給她的大補之物呢。

一想到林淵揚言要退婚,跟自己玩欲擒故縱博取她關注的把戲,月薔薇就心生鄙夷,臉上寫滿了不屑的表情。

估計現在。

好多人已經知道,林淵要到月家賠禮道歉的事情了,他自己肯定連腸子都悔青了吧?

「林淵,就算你拿出凡哥需要的上品丹藥向我賠禮道歉,我也絕對不會原諒你!」

「我要你當著凡哥的面,自抽500記耳光!」

「三步一跪,九步一叩!」

月薔薇得意的喃喃自語,甚至都開始提前預演自己大聲訓斥林淵的姿態和神情。

想像着他哭着跪在自己面前哀求的時候,自己應該使用什麼樣的語氣譏諷,什麼樣的手勢打壓,才能體現出她高冷女神的范,越想越興奮,不由得直接排練了起來。

排了一身臭汗,這才恨恨作罷,

「哼,說不定他現在就會迫不及待來找我,我先晾他一下,好好殺殺他的威風……於媽!」

月薔薇招呼下人。

一個中年婦女走上前。

「待會如果林淵來了,肯定就是來給我道歉的;他來了,第一時間通知我,跟他說我在外面,讓他在客廳等上六個小時。」

「是,小姐。」

月薔薇越想越得意,以林淵的舔狗尿性,估計再有個一柱香時間,就會叭叭跑來給她道歉!

她才不會在這裡傻等呢,應該讓舔狗等女神才對!

月薔薇一邊這樣想着,一邊快步走出了家門,御劍飛行。

「我去看看凡哥怎麼樣了。」

月薔薇生怕與正往他家趕來的舔狗林淵半路撞上,還故意選了一條更遠更繞的飛行路線。

……

葯廬。

萬象門外門弟子療傷處所在。

陳凡躺在床上,全身插滿了銀針,正在不住哎呦哎呦的哼唧着。

不少寒門修士也都聚集在此處,關注着陳凡師兄的傷勢。

「凡哥~」

月薔薇沖了進來,關切問道,「你好點了沒有?」

陳凡卻顧不得傷痛,着急問道:

「你爹怎麼說?」

陳凡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月家不想退婚,着急把月薔薇許配給林淵;

那樣的話,他陳凡刻意接近月薔薇,並且從她這裡攫取修鍊資源的難度就加大了。

「我爹也覺得林淵是在以退為進,想要套路我們月家,現在他正在忙着向林家索賠呢。」

月薔薇笑嘻嘻道。

陳凡這才放心,如此一來,林月兩家的爭端便算是挑起來了。

而他,則可以趁機坐收漁翁之利,既能俘獲月薔薇的芳心;還可以趁舔狗林淵賠禮道歉之際,讓月薔薇替自己爭取,跟舔狗索賠巨額的修鍊資源。

一想到這,陳凡心中大定,可稍微一動又牽動了傷口,疼得齜牙咧嘴,想到今天上午所受的屈辱,不由得怒髮衝冠:

「啊啊,狗日的林淵,我看在同門一場的份上有意相讓,他�戰南夜司戀�毫不留手,把我打成這個逼樣,絕不會放過他!」

陳凡怒吼着,臉上寫滿了怨毒與陰鶩,還有……插滿了銀針,

臉上的銀針隨着他的怒吼,顫顫巍巍,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

「別動!」

身邊一個白鬍子老者,無情的打斷了陳凡的裝逼。

此人正是外門葯廬管事,薛神醫,「動掉了老夫的刺穴銀針,你這傷就好不了了。」

陳凡聞聽此言,頓時不再敢動了。

「薛神醫,您可一定要趕緊治好凡哥,還有幾天,就要外門弟子大考核了。」

月薔薇面露焦急。

其實還有一件事她沒說。

萬一待會林淵來找她,她當然希望陳凡能再次出手,把今天失掉的場子找回來,好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月薔薇看人的眼光不差。

她選了陳凡,定然比舔狗林淵不知優秀多少倍。

話說,都過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於媽還沒有使用傳音玉簡跟她聯繫?

難道舔狗還沒來登門道歉?

不對,舔狗肯定來了。

於媽肯定讓他在客廳里等着呢。

「呵呵,月小姐放心,」

薛神醫捻着鬍鬚,微微一笑,

「陳凡雖身中暴擊,卻也因禍得福,體內不少靈氣經脈已經被打通擴張,只要待老夫重新修復一番之後,不但能令其痊癒,修為也能更上一層樓。」

「真的?!」

月薔薇又驚又喜。

「只是這個價錢嘛……」

薛神醫比出一個手指頭,「八十萬靈石!」

「什麼?!八十萬!你怎麼不去搶……哎喲!」

陳凡驚吼一聲,又牽動了傷勢,疼得再次叫出來。

「沒問題,」

月薔薇毫不猶豫的說道,「這筆錢我出了,記到林家的賬上就可以。」

以前,月薔薇的所有花費都是林淵幫她出資,所以自然而然要記到林家賬上。

「月師妹。」

陳凡聽完喜形於色,眸子里流露出感激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