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修仙反派開局暴打綠茶男主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大長老聽的氣不打一處來,淵少什麼人?有什麼不敢的?

都要退婚了,還要引起你的注意?

你當自己是誰!

死到臨頭了,都不知道悔改,還在強行狡辯!

他大聲吼道:

「家主,這就是您的好女兒!您是不是也該說一句?」

「這些年,咱們月家能夠發展起來,難道不是林家在背後暗中扶持?」

「倘若淵少真的退婚,咱們月家豈不招致滅頂之災!」

端坐在首位的中年男子,一直沉默不語,聽完大長老的一番陳詞後,不但不惱,反而呵呵一笑:

「大長老言重了,此事還是先聽聽薔薇怎麼說吧。」

此人正是月家家主,月海。

也是月薔薇的生父,

「薔薇是當事人,她應該比咱們都清楚,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月薔薇將事情說了一遍,自己倒是先委屈上了:

「我只不過是讓林淵道歉,他卻拿退婚來要挾我,這不是欺負人么?他要是真敢退婚早就退了,還用等到現在?這分明就是以退為進的套路,想博取我的關注罷了,真的沒有必要大驚小怪。」

月薔薇覺得,大長老居然為了這點小事召開家族緊急會議,實在是過於興師動眾了。

月海也點了點頭,聯想到平素里,林淵一貫的舔狗表現,也覺得這個事情根本沒有那麼嚴重,淡淡道:

「大長老,薔薇說的很清楚了,這個事情一聽就是林淵的錯,相信他很快就會來上門道歉了,咱們根本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把大夥召集過來。」

大長老瞪大了眼珠,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什麼?

淵少都要退婚了,這還是小事?

一個已經提出退婚的男人,還會跑來登門道歉?

這家主的腦子是怎麼想的?

「不過嘛,」月海話鋒一轉,

「既然來都來了,大家也可以集思廣益商量一下,待會林淵來道歉,咱們應該提出什麼條件?」

月薔薇跟着連聲附和:

「對、對,賠禮道歉可以,但必須讓他林家大出血,不給夠了好處,絕不原諒他!」

「爹,女兒已經想好了,這一次就算林家拿出十顆上品丹藥,女兒都不會原諒他!」

十顆上品丹藥!

全場一片驚呼。

別說上品丹藥了,哪怕是中品丹藥,他月家都拿不出幾顆。

月海眯縫眼睛,眸光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神采,讚許的點了點頭。

大長老都聽懵逼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對活寶父女。

真是呵呵了!

淵少還會來道歉?誰給你倆的自信?

活久見!

砰。

他氣的一拍桌子咆哮:

「夠了,月薔薇,明明是你背地裡勾引陳凡,激怒了淵少,此時竟然還不知悔改?你還敢起來?給我跪下!」

此時的月薔薇,已經不知不覺站起來了,仗着有父親給她撐腰,腰杆子也硬氣了不少。

月海微微皺眉:

「大長老,薔薇剛才不是已經都說清楚了嗎?這就是小兩口鬧彆扭,林淵在以退為進,套路薔薇,這種情況下,你讓薔薇去悔改?那我月家豈不被動?」

大長老強壓怒火,拱手說道:

「家主,此事非同小可,淵少平素里對月薔薇百依百順,別說退婚了,就算月薔薇稍微有點不高興,他都會竭盡所能去哄她開心;可是現在呢,他居然提出要退婚,肯定是月薔薇觸犯了作為一個男人的底線!」

「以老夫之見,月薔薇必須馬上去林家道歉!」

「我為什麼要道歉?」

月薔薇忍不住道:

「我在林淵的心目中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怎麼能屈尊向他道歉?那樣豈不是自甘墮落?」

「林淵說退婚就是以退為進,我要是真的道歉,豈不正中他下懷?」

「別說道歉,根據他這次的表現,我能不能原諒他都是個問題!」

月海也板起面孔,覺得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

「是啊,感情的事,哪有對錯?自然是誰舔誰道歉!」

「正如大長老所言,一隻舔狗平時百依百順,卻突然提出要退婚,我就問你,這是不是以退為進?是不是欲擒故縱?是不是玩套路?」

「我們要不要縱容和助長這種囂張的氣焰?」

「要照大長老你這麼說,是不是以後林淵每次提出要退婚,我們都要覥着臉去道歉?那我月家的面子還要不要了?」

大長老搖頭不止:

「怕只怕,這次月薔薇不去道歉,以後就再也沒有道歉的機會了!」

「大長老瞧您這話說的,」

月薔薇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現在是我們在給林淵機會,給他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

「他以退為進妄圖博我關注的把戲被我當場拆穿,回去以後指不定有多懊悔呢。」

月海深以為然,點頭道:

「我敢打賭,林淵很快就會來道歉,最晚不會超過明天。」

「要是他沒來呢?」

大長老譏諷的看着對方。

月海微微動怒,語氣十分冷硬:

「那我就退出這個家主之位!反過來,他要是主動上門道歉了呢?」

「那老夫就辭去大長老的位子,由家主定奪新任大長老。」

「好,一言為定!」

月海一招手,「於媽。」

一個中年婦女走了過來。

「你馬上到外面散布一些消息,就說我月家已經把林家拉進了黑名單,林淵這小畜生因為曾揚言要退婚而深感懊悔,馬上就要攜重禮厚禮前來,到我月家負荊請罪!」

「是。」

於媽離去。

月薔薇的美眸中,也綻放出炙熱的目光,如此一來,林淵欲擒故縱的把戲不攻自破!

只要消息一放出去,林淵馬上就會變成熱鍋上的螞蟻,煎熬,進退兩難!

上門道歉,他就會丟了面子,成為眾人的笑柄;

可要是不道歉,他就會永遠失去她這個未婚妻,失去他心愛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