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夏月熙周昇辰 第2章(2)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2章(2)

女兒!
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做親子鑒定,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周昇辰陰鷙的盯着她,他親眼見到她和別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讓自己怎麼相信!
「夏月熙,你還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往我身上湊!
是不是嫌她的命太長?」
痛!
太痛了!
說不清是心裏痛還是身體痛,痛的夏月熙眼前的人都開始模糊不清。
她抿了抿唇,才道:「我知道你恨我,可小意是無辜的。」
「那漫文流掉的孩子不無辜嗎?
你害死了我的孩子!
那就為他送葬哭墳吧!」
第4章名字有什麼事比為一個流產的孩子送葬哭墳更荒唐的?
夏月熙實在想不出,周昇辰到底是怎麼羞辱她到這種地步的。
她想笑,可笑意未達眼底,悲涼就滲出來。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明明兩個人的距離這麼近,卻感覺中間隔了一層厚厚的玻璃。
模糊到誰也看不清楚誰的模樣。
「好,我答應!」
沒了愛情,她還是個母親,護女兒平安,這是她唯一能為小意做的。
周昇辰雙眼燃起怒火,為了那個野種,她果然是什麼都豁的出去!
……第二天。
周昇辰給那個孩子辦了一個簡單的葬禮。
在郊區一塊清幽的地方,立了一個小墳墓。
夏月熙在此守七天的靈,小意就會被送進醫院進行治療。
在跪下的一瞬間,夏月熙本以為沒什麼比這更難受的事情了。
但是在看到碑上的名字時,夏月熙卻陡然一驚。
是念之!
那是以前他們熱戀時,一起商量出來的名字。
以後若是生了孩子,男孩就叫念之,若是女孩,就單名一個意。
可現在,一切都成了可悲的笑話。
夏月熙跪在衣冠冢面前,垂下頭,嘴角儘是苦笑,痛心入骨。
而站在一旁的陸漫文,得意洋洋笑着說道。
「夏月熙,其實我根本沒有懷孕,這孩子這墳墓都是假的!
你說你現在多可笑啊!」
陸漫文嘲諷的笑聲入了夏月熙的耳朵,她內心也沒有太大的波瀾。
無所謂了,她愛的那個人,已經淹沒在了時光的洪流里。
周昇辰不知什麼時候走過來,陸漫文頓時換了副面孔,聲音哽咽,滿臉淚痕。
「昇辰,我們的孩子……」他上前擁着陸漫文,對着跪下的夏月熙道:「連哭都不哭一聲,難道你對這個孩子,沒有一點愧疚嗎?」
畫面很刺眼,夏月熙眼睛乾澀的生疼。
她哭不出來,眼前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場鬧劇!
夏月熙垂着頭,輕聲說:「周昇辰,你以前說過,永遠都不會讓我難過的。
可後來,我所有的傷痛都是你帶來的……」她的聲音沙啞,可裏面的傷痛卻輕而易舉的傾瀉出來。
這世上,最令人痛心的,莫過於物是人非。
周昇辰的心狠狠的顫了顫。
他是說過,以前的他甚至想把世間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捧到她手裡!
可她是怎麼回報自己的感情的,背叛,苟且,滿嘴的謊言!
情緒在翻湧,卻被他埋在了深不見底的深淵裏。
他聲音愈冷:「可惜,你不配!」
夏月熙慘笑出聲,終於是落下淚來。
眼前卻越來越模糊,強撐了這麼多天,還是不堪重負,猝然倒了下去。
「夏月熙!」
是誰在叫她?
這麼慌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