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夏月熙周昇辰 第2章_克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陸漫文沒有什麼好語氣:「幹什麼?」
楚旭的語氣依舊散漫:「達到你想要的效果了嗎?」
陸漫文現在正是有氣沒處撒,楚旭剛好撞到了槍口上。
「你很得意嗎?」
楚旭頓了頓,語氣多了些鄭重。
「就這樣吧,他要是不要你,我要。」
「滾!
就算不是周昇辰,也絕對輪不到你!」
談話就在陸漫文的憤怒中掛斷。
事情失去了控制,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倒是陸家夫婦,在看到新聞的時候,神情不郁。
只是兩個人憂心的事不一樣,陸博清是對夏月熙的又擔心又氣憤,姚悅擔心的卻是楊松。
她並不知道這中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卻莫名有種不安的感覺。
於是在沒人知道的情況下,她暗中聯繫了楊松。
他們約在一家咖啡廳,這還是他們闊別了二十年,第一次私底下見面。
看到姚悅,楊松突然感慨了一句:「還真是好久沒見了。」
姚悅卻沒心情跟他敘舊,直接開門見山。
「這新聞上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松直言不諱:「我就是想幫一下漫文。」
這話一出,姚悅的臉色瞬間變了。
「你和漫文私下聯繫過?」
楊松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於是急忙說道。
「姚悅,你公平點,漫文也是我女兒!」
第37章誤解姚悅聽了這話頓時大駭,爆喝道:「閉嘴!」
說完還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生怕被人聽見。
「我告訴你,漫文永遠都是陸家的女兒,跟你沒有半點關係!」
姚悅已經是警告的語氣了。
楊松有些無奈:「姚悅,你淡定點。」
「你讓我怎麼淡定,你不是說永遠不會來打擾漫文的嗎,那你現在冒出來幹什麼?」
楊松沉默了半分鐘,才嘆了口氣:「姚悅,我老了。」
一句話,讓原本還緊張的氣氛瞬間冷凝下來。
……夏月熙化療完的時候臉色慘白,渾身都沒有力氣,頭上還有細細的薄汗。
現在她已經越來越習慣了這種疼痛。
周昇辰將她小心翼翼的抱出來,臉上帶着憐惜。
「她化療完出來都是這樣嗎?」
周昇辰的聲音放的很輕,問着醫生。
「化療的過程很難受,不過病人很堅強。」
醫生說了句似是而非的話,就開始整理。
周昇辰也沒再搭話,抱着夏月熙回了病房。
每當化療完之後,夏月熙的大腦都是空的,可現在身邊多了一個人,儘管是周昇辰,她心裏還是覺得溫暖。
自從上次他說兩個人要重新開始,周昇辰對自己的態度就不溫不火起來。
好像是有那麼一點溫柔,可是又好像只是她的錯覺。
她怔怔的盯着,直到周昇辰回頭。
「怎麼了?」
聲線溫柔,讓人恍惚以為是多年之前,他們還沒有這麼多誤會的時候。
「周昇辰。」
夏月熙開口,只是聲音有些啞。
周昇辰眼神鎖定她,不說話。
太晚了。
夏月熙想說,晚到心灰意冷,晚到她再也沒有什麼盼頭。
可是她沒說出口,怕自己自作多情。
於是她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周昇辰定定的看着她,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在剛才的眼神里看到了悲傷。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直到陸博清進來。
他臉上的表情似憤怒,似失望,就算是看到夏月熙沒有半點血色的臉,也沒有半分憐惜。
沒有顧忌周昇辰在一旁,陸博清將報紙攤在夏月熙面前,聲音混着怒意。
「所以四年前,你跟了楊松?」
夏月熙沒說話,平淡的看着他,心裏已經對這個說要補償自己的父親失望,所以,陸博清對她說什麼,她都刀槍不入了。
陸博清還以為夏月熙是默認了,頓時被氣的口不擇言。
「月熙,你也太糟蹋自己了,要是讓你媽知道……」話還沒有說完,夏月熙凌厲眼神讓他瞬間閉嘴。
「你有什麼資格提起我媽?」
聲音冷冰冰的,細聽似乎還帶着恨。
陸博清頓時啞口無言,臉上卻依舊帶着鐵青。
他對夏月熙的母親並非沒有愧疚,但是也並不打算用這愧疚一輩子捆綁着自己。
就在僵持時,周昇辰不咸不淡的插了句。
「伯父,月熙剛剛化療完,讓她好好休息吧。」
陸博清這才找了個台階下:「既然如此,我明天再來看你。」
周昇辰出去送他,只是出去了很久,估計是在談什麼。
只是夏月熙沒有心情去探究,或許是因為提到了母親的緣故,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現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第38章解決周昇辰確實有話想跟陸博清說。
「伯父,關於月熙和楊松的事,以後不要再提了。」
他的聲音很平淡,聽不出什麼情緒。
陸博清語氣不善,並不忌憚周昇辰的身份,事實上,他已經對周昇辰很不滿了。
「月熙是我的女兒,我管教我的女兒,有錯嗎?」
周昇辰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陸總,你並沒有盡過一天父親的責任。」
不輕不重的提醒,卻因為突然改變了稱呼而變的讓人心顫。
陸博清看着周昇辰,心裏不怎麼暢快,卻是不敢在說話了。
「好,那漫文的事,你打算怎麼解決?」
周昇辰更沒有心思廢話:「已經解決了。」
「就算是出了這樣的新聞,你還是要跟漫文退婚?」
周昇辰突然看向他,眼神多了些嘲諷。
「是,畢竟陸總能因為月熙做錯事,就能當沒有這個女兒,但是我不能。」
陸博清臉色更差了:「你這是什麼話!」
周昇辰懶得在跟他說什麼,轉身進了病房。
夏月熙已經睡著了,這是眉頭緊皺着,似乎在睡夢裡都不踏實。
他輕輕將手撫平額頭上的褶皺,隨後落下輕盈的一吻。
整個動作都輕柔的不像話,只是無人知曉。
……翌日一早,關於楊松和夏月熙的新聞紛紛下架,不用猜也知道是有人在暗中操縱。
原塵瀝看到餐桌上擺放着昨日的報紙,隨口問傭人。
「我哥呢?」
一般原塵鄞都會在早上的時候等他吃飯,哪怕他並不待見原塵鄞,但是並不妨礙原塵鄞想和他修繕關係的想法。
這一下沒見到他,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少爺看到這份報紙,突然就跑出去了,連飯都沒吃。」
原塵瀝的動作突然一頓,眼神在看向報紙時,神情莫名。
他是想起什麼來了嗎?
原塵鄞的車開的飛快,心中還有莫名的慌張。
看到報紙上的人時,有種熟悉感,可大腦是一片空白,卻有種直覺告訴他,這個人就是他一直在找的那個人。
原塵鄞在四個月前回來之後就發現記憶有缺失,不過他卻記得,有個對他很重要的人他必須要找回來。
只是一連四個月都沒什麼頭緒就算是有頭緒,也不知什麼時候線索就斷了。
直到今早看到的這新聞,他原本是不關心這些的,在他心裏,只要將自己的日子過好就行,至於別人,他不想關心,卻還是鬼使神差的拿起來掃了一眼。
也就是這一眼,讓他的心頓時塌陷下來,有個強烈的聲音告訴他,就是這個人,是自己一直要找的人。
半個小時後,原塵鄞到了醫院,連車都沒停穩就扔下了,直接奔着病房去了。
甚至顧不得禮儀,直接破門而入,呼吸還是喘着。
卻在看到裏面的景象時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還在熟睡着,坐在旁邊沙發上的男人安靜的看着書,目光時不時的落在女人身上,都帶着溫柔。
原塵鄞說不出聲心情,就是感覺氣氛很溫情,讓人不忍打擾。
周昇辰看到突然闖進來的人,眼神眯了眯。
這是誰?
原塵瀝還是原塵鄞?
不過很快他還是很容易的分辨出兩個人的不同。
「有事嗎?」
原塵鄞突然大腦一片空白了,一時之間忘了他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說話都有些磕磕巴巴:「我、我是來探望病人的。」
原塵鄞這才將目光放在了夏月熙身上,神情頓時愣住。
第39章爭執心像是突然找到的歸宿,有種很踏實的感覺。
只是這種感覺在注意到周昇辰的視線時,猛然被扼住了喉嚨。
他怎麼從來就沒有想過,他想找到的這個人,是不是身邊已經有人了,是不是根本沒有想找他?
周昇辰似乎根本不在乎原塵鄞的到來,只是漫不經心的問道。
「原塵瀝怎麼來過一次就再也見不到人了?」
原塵鄞的眼神有些迷茫:「所以,塵瀝和她,早就認識?」
周昇辰笑,並不說話,只是貼心的給夏月熙掖被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