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寫個小說而已,我咋就成了殺人犯?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醒醒。」

「血墨!」

「醒醒!」

「嗯?」血墨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把口水擦一擦……」劉所一皺眉說到。

突然,他像是看見了什麼,蹭一下就躥了過來。

「曹!我的鋼筆!」劉所沒忍住爆了句粗口,心疼地從口水中救下了他最寶貝的那支筆。

「啊!抱歉!」

血墨看着桌上被的紙和劉所手裡的筆,立刻反應過來,自己闖禍了!

「我改天再給您買一支吧。」

血墨忍不住心疼了一下自己的錢包。

「不必了。」劉所嘴角有些抽搐:「這位是市局的王隊,想問你幾個問題,等問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您好您好!」血墨趕緊站起來想去握手。

「這是?」然而王隊關注的是血墨壓在身子底下的幾張紙。

他也不嫌上面還有口水,直接拿了起來。

「怎麼這兒會有幾張紙?」

「我拿來寫稿子的。」血墨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

「那你寫的東西呢?」王隊把紙對着燈光看了半天問到。

「對啊!我寫的東西呢?」

血墨也驚訝地看着那張紙。

「我整整寫了兩千字呢!」

整整兩個小時寫出來的精彩劇情!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劉所,麻煩你拿去讓他們檢查一下,我想單獨問這位小兄弟幾個問題。」

「好。」劉所點點頭,滿臉嫌棄地拿着那一沓紙出去了。

「血墨?」王隊坐在血墨對面,平靜地問到。

「王警官您好。」血墨老老實實地又打了一次招呼。

「你的讀者多嗎?」王隊有點不按套路出牌。

「這個嘛……」血墨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得意地說到:「不算太多,小有成績吧。」

「你的讀者里有一個殺人犯。」王隊直接用了肯定的語氣。

「也不一定吧……」血墨有些糾結地說到:「也可能只是巧合呢?」

血墨的讀者都是好人,怎麼會幹這種事呢?

「你自己清楚,這些『巧合』有點太多了。」

「呃……」血墨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確實,巧合太多就不叫巧合了。

但是到底是誰呢?再說,真的是讀者嗎?很多東西他都還沒發出去。

「您說……」血墨小心翼翼地問到:「會不會是我自己做的但是我不知道?」

「……」王隊也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了,第一次見往自己身上攬罪的。

「你沒有時間。」王隊言簡意賅。

「會不會,死者的實際死亡事件不是我寫的時候?」

「我這麼寫會不會只是為了擾亂你們的視線?」

「有沒有可能我用了特殊的辦法完成了一些特殊的操作?」

「比如說人不到場但是能把人的手機拿到門口的辦法。」

「無人機!」

「對啊,我可以用無人機!」

「停!」王隊揉了揉額角:「我們做過屍檢,死亡時間基本一致,另外,你能用無人機給人化妝?」

「不能。」血墨低下了頭:「可是,那些文我都沒發出去……」

「黑進你的電腦並不難,尤其是只有一個360的情況下。」

「那他會不會偷我稿子!」血墨有些擔心。

「我不覺得殺手會這麼無聊。」王隊扶額沉默了一會兒:「你給家裡人打電話吧,來個人擔保一下,你就可以回去了。」

沉默……

「怎麼?」王隊抬起頭,眉頭緊鎖:「你不想回去?」

「我沒有家人……」血墨雙手死死地抓住衣角。

「你的人際關係我們查過……」

「我沒有家人!」血墨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

「你冷靜點,這裡是派出所,不是你耍情緒的地方。」王隊抽出一顆煙,點燃後緩緩吸了一口。

「對不起。」

「這樣吧,朋友也行。」王隊緩緩吐出一口煙霧。

「對不起。」

血墨低着頭,反覆重複着這一句話。

「你身邊一個關係比較好的人都沒有嗎?」王隊彈了彈煙灰,盡量放平語氣問到。

「我只有一隻貓。」

「能跟我說說你家裡的事嗎?」

「對不起,能換個話題嗎?這個……應該跟案子無關吧。」

血墨抬起頭,眼中滿是凄涼。

「唉。」王隊嘆了口氣:「行吧,我給你當擔保人,你回去吧,好好吃點東西,休息休息,別太緊張。」

「另外,我們最近可能還需要你協助調查,所以近期不要離開赤心市。」

「好,我不會離開的。」血墨微微點點頭:「謝謝您。」

「沒事,用不用我開車送你回去?」

王隊隨口問道,但是下一刻又自己否定了自己。

「啊,算了,我這也一晚上沒睡,疲勞駕駛不好,這樣吧,吶,這錢你拿着,打車回去。」

說完,王隊從錢包里掏出一張紅色的毛爺爺,愣是塞給了血墨。

……

「王隊,就這麼放他走了?」

劉所心裏有些不滿,畢竟是他找到的線索,不跟他說一聲就放了,也有點太不顧及他的面子了。

「劉所,你知道什麼人最喜歡往自己身上攬罪嗎?」

「什麼人?」

「罪犯本人,或者想包庇罪犯的人。」王隊看着血墨離開的方向:「既然他在這跟我顧左右而言他,那我就只能讓他帶咱們去我想找的地方了。」

「去哪?」劉所還是有些迷惑。

「走吧。」王隊掐了煙:「跟上就知道了,我覺得這次會有意外驚喜。

……

走出派出所,血墨才知道,原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看了眼手機,除了乘風大大發了兩條消息以外,一切都靜悄悄的。

」今天是周五了?「血墨突然看到手機上的日期:」差點忘記了。「

」周老大,你這要的也太多了吧!「

一聲呼喊引起了血墨的注意。

」別墨跡!以前是體諒你們,最近是弟兄們缺錢。「

原來是收保護費的啊。

血墨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趕緊轉頭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其實稍稍有點可惜,本來還想去那家麵館吃個面的。

」你!「

」說你呢!別走!「

血墨渾身一抖,立刻停了下來。

」怎,怎麼了?「

」吃早餐了沒?「被稱為」周大哥「的壯漢從背後拍了拍血墨。

」沒,沒呢……「血墨結結巴巴地說到。

」來吧!等什麼呢?這大清早起床了不吃點東西?「

」吃,吃,您,您輕點。「

」不好意思了啊!「周姓大漢鬆開血墨,推推搡搡的把他帶到麵館門口:」吳老哥,給他辦個會員卡吧,方便!「

」這……「那老闆為難地說到:」這得客人同意我們才能辦……「

」辦卡儲值八折,辦不辦?「周姓大漢一把拍在桌子上,血墨覺得桌子都快被拍散了。

」辦!辦!「血墨哪裡敢不辦?

」行,錢給我就行。「周姓大漢接過血墨的錢:」就辦100的?「

」就帶這些。「血墨縮了縮脖子。

」沒事,別緊張。「周姓大漢笑了笑:」行,那等你花完了再找我辦,記得直接找我就行。「

待那大漢走遠了,伊果才敢開口,小聲地問到:

」老闆,這是……「

」噓!「老闆把面放在桌子上,緊張地把手指抵在嘴唇上:」什麼都別說了,吃面吧,你別擔心,雖然錢沒到我手裡,但是辦了我的卡,該消費的我絕沒有半個不字。「

」謝謝老闆。「血墨道了聲謝,挑起一筷子麵條。

還別說,這面味道還真不錯,有一股奇特的香味,讓人食指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