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獨家偏愛:靳教授請輕輕吻 第7章 寧寧,你惹怒我了_克冉小說
◈ 第6章 都是混蛋

第7章 寧寧,你惹怒我了

    酒店大廳
    
    靳宴下樓時,已經洗好澡,換了一身西裝。
    
    靳夫人正在看雜誌,身邊,林悅珊指着雜誌上的珠寶,跟她說著話。
    
    靳宴走下來,林悅珊一眼就看到了他。
    
    「靳宴。」
    
    聞聲,靳夫人抬起了頭,她不留痕迹地把兒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察覺他洗過澡。
    
    知子莫若母,她沒點破,說:「怎麼才下來,我和悅珊等了你快一個小時了。」
    
    靳宴神色淡淡,在沙發上坐下,唇瓣掀動:「前台通知我,說我未婚妻來了。我還沒見過我未婚妻,第一次見面,當然得鄭重相待。」
    
    靳夫人詫異,隨即看向林悅珊。
    
    林悅珊面上泛起薄粉,秀眉皺起,一臉茫然地道:「未婚妻?前台是這麼說的嗎?我沒讓他們這麼說。」
    
    靳夫人心裏門兒清。
    
    她收回視線,看向靳宴:「連前台都覺得悅珊和你郎才女貌,主觀臆斷了,你看你,還不抓緊機會?」
    
    林悅珊臉上更紅,抱住了靳夫人手臂,嗔道:「阿姨——」
    
    靳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臂,笑容溫和,眼神卻睨了下靳宴。
    
    靳宴此刻心情不錯,卻也沒耐心看林悅珊演戲。
    
    他看了眼靳夫人,「找我有事?」
    
    「你都個把月不回家了,打你電話也總是敷衍,要不是悅珊陪我來吃飯,聽說你在這裡,你媽我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見到你呢。」
    
    「最近忙。」
    
    「你就搪塞我吧。」
    
    靳夫人有段日子沒見兒子,有些話,得私下說。
    
    她對林悅珊道:「今天你也累了,早點回去吧,替我向你母親問好。」
    
    林悅珊耽誤這一小時,本就是聽說靳宴帶了人上樓,想通過靳母見見是什麼人。
    
    如今沒見着,她心有不甘。
    
    可看靳夫人下逐客令,她也不好不識趣,只能順從地撒撒嬌。
    
    「那我過幾天約您喝茶。」
    
    「好。」
    
    看着林悅珊走開,靳夫人才瞪了一眼兒子。
    
    「是什麼人?」
    
    靳宴沒接茬,「什麼?」
    
    「別裝傻,你在外邊養人了?」靳夫人直白地問。
    
    養?
    
    倒還不至於。
    
    不過,可以考慮。
    
    他不說話,靳夫人當他是默認,只道:「你養着誰,我管不着你。不過,年底得把婚事定了。」
    
    說到訂婚,靳宴眉心幾不可聞地皺了下。
    
    靳夫人知道他的脾氣,靳家男人都一個德性,看着斯文穩重,其實骨子裡最桀驁不馴,撕下那層皮,可勁兒地撒野。
    
    她想正經勸兩句,靳宴已經起了身。
    
    「再說吧。」
    
    靳夫人嘆了口氣,匆匆跟着起來,瞥到他手上的戒指,嘴角勾起滿意的弧度。
    
    「戒指還戴着就好。」
    
    靳宴腳步停了下,看了眼無名指上的戒指。
    
    靳夫人說:「大師說了,這戒指能招正緣的桃花,保你婚事順利,你可不許摘啊。」
    
    招桃花?
    
    靳宴一時無語。
    
    他想起剛才在樓上,時寧匍匐在他腳邊,被他半強迫地做了那事,仰頭時,看他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個人渣,要不是他掐着她腮幫子,估計得咬他。
    
    他摘了下戒指,放在靳夫人手裡。
    
    「沒用,下回別再被神棍騙了。」
    
    靳夫人:???
    
    ——
    
    路邊
    
    時寧從計程車上下來,麻木地付了車錢,腳下虛浮地往老公寓里走。
    
    老樓年久失修,燈光黯淡。
    
    她剛上二樓,就險些摔一跤,身體穩住了,手裡的東西卻摔了出去。
    
    是一隻香奈兒的禮盒。
    
    靳宴的秘書送她下樓時,連帶着名片一起拿給她的。
    
    看到包,剛壓下去的恥辱感又涌了上來。
    
    唇間男性的氣息還在,提醒着她,半小時前,她跪在一個已婚男人腿邊,做了多下賤的事。
    
    這個包,大概就是她的勞務報酬。
    
    這麼想着,她抓住口袋裡的名片,毫不留戀地丟進了身邊的垃圾桶里!
    
    混蛋!
    
    跟周治學一樣的混蛋!
    
    她沒撿起包,拖着身軀往樓上走。
    
    推開小屋的門,她靠在門上,才覺得身體癱軟,支撐不住。
    
    忽然,黑暗裡傳來聲音。
    
    「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