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獨家偏愛:靳教授請輕輕吻 第6章 都是混蛋_克冉小說
◈ 第5章 先解決我

第6章 都是混蛋

時寧躺在了辦公桌上,就像是一份等待主人開啟的精美禮物。

靳宴單手撐在她臉側,俯身品嘗她半唇甘甜的同時,拉開了浴袍的細帶。

掌心的溫熱,終於毫無阻攔地貼上她的細腰,寸寸往上。

隔着屏風,看着她的背影時,腰z肢盈盈一握,他就想這麼做了。

可惜,那時候她在對那鄒國明假笑。

脖頸被男人吮着,身體在他掌控下,顫慄感涌遍全身,時寧聽到男人逐漸加重的呼吸和力道,還有他伸手解扣子時的細微動靜,她臉色漲紅,別過了臉。

昏暗燈光下,有金屬熠熠生輝。

她撐開濡濕的眸子,視線聚焦,看清楚了發光的事物。

是靳宴手上的戒指。

戴在無名指上。

剎那間,渾身的燥熱彷彿都被一盆涼水澆滅了。

她算了下靳宴的年紀,大概快三十了。

豪門世家的繼承人,這個年紀早該結婚了。

「專心點。」男人吻了下她的耳垂,氣息曖昧。

她的腿被握住了,契合只在頃刻間。

時寧忽然往後一縮,抬手推拒了男人進一步的動作。

「不要!」

靳宴的眼鏡還沒摘,鏡片之後,漆黑的眸子已經染上了慾念。

他知道時寧有求於他,但這種時候推拒談條件,可不是聰明之舉。

他握住女人的腳踝,避開了她的傷處,將她拉到了自己身上,力道強制。

時寧連連搖頭,躲避着他的親吻。

靳宴察覺不對,倒吸一口氣停下,捏住了她的下巴。

「怎麼了?」

「您結婚了!」

時寧目光無措地看着他。

她剛被人插足戀情,最痛恨第三者,絕不會去染指別人的婚姻。

靳宴敏銳,低頭看了眼手上的戒指。

他記得她的經歷,再抬頭看她眼底的痛恨,被打斷的不悅忽然就消失了。

他輕啄她的嘴唇,沒有解釋,只是說:「沒結婚,戴着玩兒的。」

這種說辭,時寧豈會相信。

然而靳宴沒有給她思考的機會,他單手將她撈了起來,抱着她向床上走去。

身體被拋上大床,上下起伏,顛得她頭暈。

時寧撐起身,男人擋住了她的光,投落的陰影將她牢牢蓋住,他站在窗邊,慢條斯理地褪去身上束縛。

對上他幽深發沉的眸子,她忽然意識到,現在的情況不是她能主宰的。

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男人覆身而上,她被迫承受他的索吻,手上推拒他的力量微不足道。

最後,他將她的身體翻了過去。

時寧攥緊了床單,喊出了他的名字。

「靳宴,住手!」

嬌嬌軟軟的聲音,喊着他的名字,說著拒絕的話,卻更像是邀請,靳宴都有點佩服她,經驗不多,倒是知道怎麼勾他。

他正要有動作,忽然,床頭座機傳來急促的鈴聲。

靳宴眉心微收,只要他在,房間里不會來隨便的電話。

他捏了捏女孩兒的耳朵,無聲地安撫,然後毫不猶豫地從她身上離開,按了免提。

「靳先生您好,這裡是前台。」

前台聲音溫和,「您未婚妻林小姐來了,在大廳等您,您看……」

未婚妻?

靳宴眸色一冷。

他轉過臉看向時寧,女孩一副果然的表情,眼裡忿忿毫不掩飾。

他唇瓣微抿。

電話里,前台又說:「您母親也在。」

聽到此處,靳宴臉上已見沉色,他聲音淡淡:「告訴她們,我半小時後下來。」

「這……」

前台還想再說什麼,靳宴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他坐在床沿,看了一眼時寧,「過來。」

時寧哪裡還會聽他的,她現在只想穿上衣服趕緊走。

然而剛有這念頭,靳宴就好像有讀心術一樣,拽着她的腳踝,就把她帶到了面前,讓她跪坐在他兩腿間的地毯上。

時寧身形不穩,落地之時,只能扶住他的腿。

饒是如此,臉還在撞在了他皮帶上。

羞恥感炸開,她仰起頭,唇瓣都咬死了。

男人上身裸着,肌肉緊實有力,脫了衣服,壓迫感反而更甚,就像是卸下偽裝,暴露了原始的樣子。

他略微俯身,粗糲手指撫過她的唇瓣,帶着某種暗示。

「聽到了?我只有半小時。」

「有什麼事,過後我再聽你慢慢說。」

他已經給出承諾了,她應該能明白。

時寧身體簌簌發抖,男人握着她的手,放上了他西褲皮帶的鎖扣處。

「現在,先解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