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獨家偏愛:靳教授請輕輕吻 第3章 沒同居過嗎_克冉小說
◈ 第2章 把衣服換了

第3章 沒同居過嗎

    時寧在警局呆了三個小時,才被暫時放出來。
    
    她拖着一身疲憊回家,剛坐下就接到了周治學的電話。
    
    她恨得咬牙,快速接通了。
    
    「周治學,我們已經分手了,你非要毀了我嗎?」
    
    那四百萬的款項,是他親口打電話指示她打款的!
    
    周治學料到了她的憤怒,他平靜道:「寧寧,你不該跟我提分手的。」
    
    「我不提分手,你怎麼擁抱你的喬小姐!」時寧嘲諷。
    
    周治學絲毫沒覺得羞恥,「我和琳琳下個月就訂婚了,但我不愛她。你等我三年,三年後我一定離婚娶你。」
    
    時寧聽着想笑,「那這三年你打算怎麼安置我?」
    
    「我會送你出國留學。」
    
    無恥!
    
    一面要娶豪門千金,另一面拿着豪門的錢養她這個「情人」!
    
    虧他想的出來!
    
    時寧冷笑,說:「可我已經跟別人睡過了。」
    
    對面停頓兩秒,聲音沉了下來,周治學根本不信。
    
    「別跟我開這種玩笑,惹怒我,對你沒有好處。」
    
    時寧深呼吸,咬牙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過來找我,我安排你出國。」
    
    「你做夢!」
    
    周治學很淡定,提醒她:「寧寧,如果我不撤案,你就只有追回款項下落,才能證明清白。別怪我沒提醒你,四百萬,夠判你十年了。你進去了,誰照顧外婆?」
    
    時寧如果有力氣,早就對着電話破口大罵了!
    
    她當初真是瞎了眼了。
    
    「我等你來找我。」
    
    周治學說話,掛了電話。
    
    時寧疲憊不堪。
    
    手機還在震動。
    
    是周曉曼發來的。
    
    「你沒陪劉總?!你竟然敢跑!」
    
    「今晚的事你敢告訴我哥,你就死定了。」
    
    「你跟哪個野男人睡了!」
    
    時寧覺得噁心,直接把她拉黑了。
    
    ——
    
    靳宴太能折騰人,時寧第二天起來都覺得酸脹不已。
    
    可她不能歇,同學蔣露幫她拉了條關係線,也是他們的校友,人叫鄒國明,父親在司法界據說頗有地位,她指望人家疏通下關係,能儘快追到款項下落。
    
    餐廳里,時寧陪着已經坐了一個多小時。
    
    期間,鄒國明一直不談正事,拉着她說那些她根本沒印象的校園回憶,時寧心裏不適,也只能忍着,挑時間說正題。
    
    正心急如焚的時候,視線一抬,瞥見迎面而來的男人。
    
    靳宴一身黑色西裝,手裡拿着外套,氣質斯文得體,那張臉實在太好看,五官深邃,卻不顯得凌厲逼人,天然有種高高在上的清貴感。
    
    身後跟着幾個助手,身邊是侃侃而談的精英男,顯然有飯局。
    
    時寧想起昨夜彼此在車裡的交集,心跳陡然加快,本想低頭,靳宴卻好像已經看到她了,迎着他的目光,她只好硬着頭皮點頭示意。
    
    靳宴沒回應她,被眾人簇擁着徑直走向了全場最佳的靠窗位置,且還有四面屏風,私密性極好。
    
    確定他看不見她,她才鬆口氣。
    
    窗邊,靳宴落座。
    
    眾人都捧着他,他態度卻只算得上禮貌,視線偶然間從屏風間隙看向了外面。
    
    昨夜匆匆糾纏,今天才在燈光下看清。
    
    她穿了一身旗袍,腰身不過盈盈一握,月白色的緞面,巧妙勾勒出纖穠合度的身形,被綰起的長髮只用了一根發簪。
    
    本就精緻立體的五官,帶着江南煙雨的朦朧感,很是溫婉動人。
    
    對面坐着的男子長相一般,正眉飛色舞地吹噓着,幾次試圖靠近。
    
    靳宴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視線。
    
    外間,鄒國明鋪墊了半天,終於發現時寧的臉有些紅了。
    
    他覺得時機不錯了,就把手放在了時寧手背上。
    
    時寧一驚,抽回手,「你幹什麼?」
    
    「寧寧,做我女朋友吧?我知道你有事求我,你放心,你的事我一定給你辦好。」
    
    鄒國明說著,還要伸手來拉她。
    
    時寧氣急,「抱歉,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來跟你相親的。」
    
    她拿起包就打算走,「賬我結過了,你慢用……」
    
    鄒國明攔住她,有些不敢置信。
    
    「時寧!你敢拒絕我?!」
    
    周圍不少人都看了過來,時寧只覺得尷尬。
    
    她想讓鄒國明小聲點,不料,鄒國明卻十分氣憤。
    
    「裝什麼貞潔烈女!還以為自己是當年經管系的系花呢!你讓周治學玩了三年,還被他甩了,不嫌棄你就不錯了!」
    
    時寧臉色煞白。
    
    她不想再糾纏,試圖從另一側繞開他。
    
    兩人動作太大,牽扯到桌布,邊沿的菜盤掀翻,整個倒在了旗袍上。
    
    服務員也被吸引過來了。
    
    鄒國明還不想讓步,一把將時寧抓住。
    
    時寧奮力掙脫,腳下卻一個踉蹌,往後退了好幾步。
    
    直到後背撞上一堵胸膛堪堪才穩住。
    
    男人扶住了她的身體,力道適中。
    
    經理匆匆趕到,見靳宴在場,二話不說就站在時寧這邊,讓人請鄒國明出去。
    
    鄒國明還在嚷嚷。
    
    時寧只覺丟人,尤其還是在靳宴面前。
    
    靳宴輕拍了下她的手臂。
    
    男人淡淡道:「先上樓,把衣服換了。」
    
    本想拒絕,話到嘴邊,見周圍人還在看,時寧只能點頭,跟着他離開。
    
    餐廳樓上就是本市數一數二的五星級酒店,靳宴在這裡顯然有固定的房間。
    
    前一晚才發生過關係,此刻跟着他上樓,時寧心裏咚咚地跳。
    
    進了套房,她腳步遲疑。
    
    靳宴站在客廳里,往她的方向看過來。
    
    他的目光平靜幽深,片刻後才說:「裏面有浴室,你可以隨便用。」
    
    身上滑膩膩的,大概是倒在衣服上的湯汁浸透了布料。
    
    站在華麗精緻的地毯上,時寧都覺得是玷污了地毯,更何況,靳宴還看着她。
    
    她慌亂地點了下頭,踩着高跟鞋進了浴室。
    
    關上門,避開那道難以忽略的視線,不由鬆了口氣。
    
    可下一秒,她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僵在了原地。
    
    原本雅緻的旗袍,上半身還完好無損,下半部分已經被湯汁徹底浸潤的淺色布料,此刻緊貼着小腹往下,印出無比清晰的輪廓,乍一看和沒穿什麼也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