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天穹第1章 你劈死我吧在線免費閱讀

武道天穹第2章 天穹大陸在線免費閱讀

六月三伏,專家說這是首都最熱的一年,今天氣溫最高三十八度,下午一點,這個點是正常人都應該在睡覺!季陽小區三號樓的樓頂,一個人罵罵咧咧的走了上來!

「你大爺的,破電梯什麼時候壞不行,非得現在,靠,什麼破天……」。

隨着嘴裏的各種問候,胡無福一邊擦着頭上不斷滲出的汗水!一邊向樓頂的電梯機房走!胡無福今年二十一歲,是季陽小區的電梯維保員工!十六歲輟學至今,幹了五年電梯在這行也算老人了!

走進電梯機房一陣涼爽的感覺襲來,胡無福舒服的吸了口氣。

「噝……,這才是人呆的地方啊」,開燈,胡無福走到了壞着的那台電梯控制櫃前面!

「你M了個嘚兒的,那個孫子拍了急停!」,原來電梯沒壞,只是急停開關被人按下了!胡無福拔出旋轉開關。

「咯噔咯噔……」,幾聲繼電器吸合的聲音傳來,電梯恢復正常!顯然是「誰」走的時候忘恢復急停開關了。

「喂,聶哥,你是不是忘恢復p29開關了」……

「喔,沒事了,我已經恢復了,我再看看吧,沒事我就回去了」。

這個「誰」,很明確是胡無福的師傅,也是季陽小區的另一個維保員工,因為電梯機房平時也就他們倆進來,胡無福是個尊師重道的人,雖然生氣,但是面對這個帶自己進門的師傅,卻也不好發作。

掛斷電話,看着電梯跑了兩圈沒問題,胡無福關燈走出去鎖了門!站在陽台的陰影里,胡無福看着樓頂!狂躁的太陽讓人不敢直視!胡無福都能看到樓頂漂浮的熱浪!

「你大爺的,還說我福氣太大?天都嫉妒,福氣大我受這罪啊?老爹呀老爹,你怎麼會信那個神棍的話,給我起這麼個名字!」,胡無福抱怨道!

原來據胡無福的老爹說胡無福出生的時候跟其他的孩子不同,別的孩子都是哇哇大哭里落地的。

胡無福出生的時候不像別的孩子是哇哇大哭里降生,而是大笑不止,笑得那麼甜那麼可愛,家人很開心,可是在兩個小時後,家人開始擔心了,因為這孩子還在笑!

正在胡無福的家人手足無措的時候,門外傳來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隨之走進來一個身披袈裟、手拿拂塵、脖子上戴着十字架的修士!這身打扮讓胡無福的家人難以理解這位到底是僧人還是道人還是神父!

在一家人的疑惑中,這位修士走上前來!說來也奇怪,大笑不止的胡無福居然不笑了,一雙烏溜溜的眼珠看着這位修士!

「大福之人啊,這小友身上福光繞體,大福不斷已遭天忌!如若不解,必然狂笑至死!」。那位神棍……大師說道。

胡無福的爸爸聽到後直接慌了,馬上祈求:「大師有什麼辦法救救我這個孩子,我胡家三代單傳,好不容易有個香火,請大師救命啊!」。說著人已經跪了下去!

「莫慌莫慌,我以無福二字為小友之名,可保他二十歲之前無礙,」大師的臉上帶着神棍……大師的專屬表情說道。

「那二十歲以後呢?」!

「不可貪心,二十歲以後便是他自行決策之!先生不可強求,異域之客註定要回去的!」。

大師說著看向襁褓之中的胡無福詭異一笑:「小友我們有緣再見啊」,說完轉身離去!

於是無福就成了他的名字,不過這二十年來,胡無福確實沒有過什麼大災,但是也沒大福,一直平平淡淡的生活着!

歷史傳說里也有這樣的事,據說漢朝名將霍去病剛出生的時候差點死了,後來東方朔給他取名去病,保他二十年生辰,問題是人家是去病啊!哪有去福的!胡無福仰天長嘆一聲,赴死般走出陰影走進太陽下,想想涼爽的宿舍,多少讓胡無福有了動力!

「老天爺啊老天爺,你要真嫉妒我乾脆劈死我得了!……」,胡無福百無聊賴的嘟囔道,話音未落只聽空中傳來。

「咔嚓……」一聲霹靂,胡無福抬頭就看到一道藍光衝著自己就來了。

「我說著玩的……」,藍光瞬間即逝,樓頂再無一物,只留下了一股糊味!

「他果然還是選擇回去了」,此時蒼穹之上九霄之絕,五彩祥雲的包圍之間一座天宮時隱時現,一個腳踩祥雲的老者一臉嚴肅的說完這句話,先是宣了個佛號,又比了個十字最後一甩拂塵轉身進入天宮。

天穹大陸,青金國宿城鎮國侯府!雕樑畫棟的侯府里一陣陣的傳來痛苦的叫聲,侯爺的卧室外鎮國侯胡猛焦急的在門外踱步,其兄胡勇站在身後也是一臉的擔憂,管家和幾個僕人在一旁侯着。胡猛不時的湊到門縫間想往裡觀望,卻又什麼都看不到反而更急了!痛苦的叫聲不斷的從屋內傳出。

「怎麼還不生啊!……」!

「哎呀,二弟,別急,你都接任鎮國侯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沒點定力,平時在軍中的威嚴冷靜都跑哪兒了?」。胡勇在一旁勸着自己的弟弟,但是他明顯的也是一臉的擔心!

「我能不急嗎?這都叫了一個時辰了!」,胡猛頭也不回的說!

對妻子的擔心讓這位勇冠三軍的侯爺也亂了陣腳,恨不得去替自己的愛妻承受這份痛苦!奈何生孩子卻不是他能替的。

「生了,生了……侯爺……夫人生了,」,屋內產婆的聲音傳來!

「生了,大哥生了……我有兒子了…我當爹了……」,胡猛說著眼睛已經濕潤了。

「什麼大哥生了,是你媳婦生了,快問問兒子女兒?」。胡勇此時也放下了擔心順帶露出本性調侃了自己弟弟一下!都兩個時辰了,說不擔心是假的!

「哎哎……我問問」。胡猛說著轉頭就要問,還沒等問屋門已開。

產婆走了出來使禮道:「恭喜,恭喜侯爺,是個男孩,母子平安,」。

「太好了,賞,管家重賞劉婆婆。」。

「是侯爺」,管家胡言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紅包遞了過去。

「謝侯爺」劉婆婆接過來施禮答謝。

「劉婆婆,我能進去了嗎?」,胡猛說道。

「裏面已經收拾差不多了,侯爺進去吧」,劉婆婆話音未落,胡猛已經沖了進去。

屋內染香裊裊,屏風裡側一女子躺在牙床之上,臉色蒼白幾縷秀髮被汗水沾在臉頰上,此時酥胸起伏重重的喘着氣息,不難想像這分娩之痛的難以承受,將這曾經叱吒戰場的女將都抽幹了力氣,然而臉上確有一絲溫柔的屬於母親才有的笑容。

「影兒…」胡猛一臉心疼的走過去坐在牙床上。

「侯爺快看看我們的兒子」,呼延月影說著示意旁邊的產婆將已擦洗乾淨的孩子抱過來。

胡無福睜開雙眼。

「靠 老子沒死,哈哈………恩,什麼情況……?」。

馬上他就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費勁的把手拿到眼前,一個肥嘟嘟的小手,嬌小白嫩,晶瑩剔透的膚色,宛若剛出生的嬰兒。

「不是吧,老子變孩子了」。

「侯爺 此子大福纏身,已遭天忌,在下斗膽以無福二字為此子之名……」,此時客廳內,胡無福被產婆抱着站在一旁,胡猛正在跟一個身着白袍鬚髮皆白的老者說著話。

「區天師,這是為何?」。

「天機不可泄露,」區天師扔下句神棍常用的廢話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區天師乃是青金國國師,綠光四品道光境的修士,醫者之力一道無人可及,還善於卜算之道。

若非和已故的老侯爺私交甚好也不會遠從京城走這一遭,胡猛雖身為青金國護國侯爺卻也不敢生他的氣,只是誰都沒注意到,產婆懷裡襁褓之中的胡無福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正在努力的想夠到區天師,嘴裏還在呀呀亂叫,如果有人會唇語一定能看到他的口型是:「我掐死你個老神棍……」。

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任他再用力幼小柔弱的肢體也掙脫不了襁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