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琅琊閣主發現老婆是女帝筆趣閣 第19章_克冉小說
◈ 第18章

第19章

突破五品還是有一定的風險的。

上一次有破境丹,而這一次完全是憑藉自己的真氣強行破境。

從下午一直坐到深夜,李清玄整個人如同泥塑一般一動不動。

外表看上去波瀾不驚,但在李清玄的體內,真氣狂暴如同衝破大壩的河流,完全沸騰了。

李清玄感到從四肢百骸,無數經脈里傳來撕裂一般的痛楚,就像無數針扎在身體每一寸肌膚上一樣。

而這些真氣不斷的衝撞着,李清玄要做的就是守住心頭的清明,鎖住這些真氣,不讓它們外泄出去。

一旦泄露,就代表着失敗。

四品到五品就是把真氣壓縮凝鍊,最後再融入到血肉當中,強健體魄。

若是失敗,輕則受到內傷,重則跌落境界,需要重新開始。

所以習武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並非一帆風順。

或許是因為李清玄根基打的結實,真氣雖然在體內沸騰暴走,但卻一直沒能有一絲泄露出去。

整整過了一天一夜,真氣在體內不斷的循環。

最後和體內的氣血一點點的融合起來。

突然間,李清玄的體內傳來轟鳴之聲,如同打雷一般。

這是真氣和體魄結合,血液強大到一定的程度流動所發出的聲音。

也稱為武道雷鳴。

武道雷鳴的出現,代表着肉身真氣都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也代表着正式突破了五品。

李清玄從蒲團上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他感覺整個人如獲新生一般。

「五品的力量還真是強大。」

李清玄臉上帶着一抹微笑。

想起來又可以簽到了。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絕殺一劍。」

【絕殺一劍,可燃燒氣血發出至強一擊,跨境殺敵。】

看到介紹,李清玄眼中露出亮光。

這劍法很霸道啊!

只是弊端也很明顯。

一劍使出,體內真氣耗盡,身體立刻陷入極度虛弱的地步。

可以說是絕境中保命的手段。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轉眼過去了半個月。

李清玄徹底穩固了五品的境界。

而陳慶之在雲翎的教導下,也充分的展現出先天劍體的恐怖。

竟在半個月內連破三境,達到三品。

每次陳慶之修鍊,李清玄的配劍都震動不已,這是妥妥的主角模板啊。

不過有系統的自己也不差。

李清玄心中這樣想着。

「夫君,最近在忙什麼呢?」

李清玄修鍊完以後,就看到那隻紅隼正站在窗戶上面。

從竹筒里取出畫芷給自己寫的紙條。

「我在忙着培植勢力,提升實力,等有朝一日殺進皇宮,把你搶回來。」

「夫君別開玩笑了,皇宮裡守衛重重,切不可以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念頭。」

「我收了一名先天劍體做手下,等到把他培養成絕世高手,就可以去把你搶回來了。」

此時,觀星台上。

畫芷看着手中的紙條,眼中明滅不定。

先天劍體?憑夫君的身份怎麼可能得到這種人物的效忠。

畫芷深吸了一口氣,對方下面招了招手。

一名黑衣人出現在她的身後。

「清芷坊里最近是不是來什麼人了?」

「啟稟陛下,是有一個男子住進了清芷坊,我查過了,名叫陳慶之,他的祖父乃前朝的一方劍豪,聲名遠播,但到他父親那代便沒落了。」

「那陳慶之出生時,曾引得府內所有的劍發出輕鳴,原本以為是先天劍體,但有高手前往,發現乃自廢體,雖有劍體之名,卻無劍體之實,根本無法踏上武道。」

原來是這樣,只是他怎麼會出現在畫坊里,還騙夫君說自己是先天劍體?

畫芷突然緊張起來。

對方會不會有什麼圖謀?

「你給朕盯好了,看看那個陳慶之究竟想幹什麼?若只是想騙吃騙喝倒也罷了,若有什麼不軌之心,當場格殺。」

一句話落,無邊的殺氣蔓延而下。

那黑衣人急忙低下頭。

這位女帝陛下的威勢越來越恐怖了。

雖然不曾修習武道,但這份殺氣讓他這樣一名七品高手亦心悸不已。

「夫君,為人要多留一個心眼,世事險惡,人心難測…」

畫芷提筆寫下一行字,最終又將手中的紙團揉碎扔到一旁。

夫君生性純良,亦是一種幸福,至於暗地裡這些苟且,便交給朕來處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