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高考零分,開局保送進名校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一舉動把一直負責照顧紀正康的人員給嚇着了。

紀老可是真正的國寶級人物啊。

這種人可不能出現一點點的問題。

於是連忙伸手去扶住紀老。

但是沒想到卻被紀老輕輕給推開了。

整個會場在紀老喊出那句話之後,所有人全部都自發的停止了自己的交談。

也停止了手上的計算動作。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個老人身上。

那個代表着夏國科學界豐碑的人物。

紀老不敢置信的看着屏幕。

然後問出了來到會場這麼久以來的第一句話:

「磁約束可以用穩態材料實現?」

「那燃料周期和後期的維護該如何處理?」

陳健康不由的肅然起敬,不愧是紀老。

一眼就看出了目前問題的關鍵。

於是打開了另外一篇作業本。

紀正康瞪大雙眼看向屏幕。

然後顫抖着聲音喊道:

「把下面的公式放大一點。」

陳健康立即照着做。

大屏幕上面出現了一系列複雜的公式,詳細的推導出可行性。

紀老雙眼圓睜,大張着嘴巴,不斷喃喃自語。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人類試圖模仿恆星的聚變過程,然後掌握它。」

「但是恆星就是神的手筆啊。」

「我們太可笑了!」

「太可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來我們一直站在人的角度,來解決問題。」

「永遠不可能解決的了。」

紀正康開始仰天大笑起來。

似乎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笑過了。

一直笑到眼淚都出來了。

「原來這本來就是一個閉環,要想實現可控核聚變,就要讓所有的環節進行自我更新和自我的等量能量交換!」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渺小的人類啊!永遠試圖觸摸着神的手!」

「原來需要站在神的高度!!!」

「只有在這樣的高度才能寫出這樣的論文,才會有這樣的思想啊!」

忽然紀正康神色一正!

提出了在場所有人都想提出的一個問題。

「小陳,這些研究論文是誰寫的?」

陳健康看向紀老。

「說出來紀老可能不信,是……」

陳健康話還沒說完。

砰!

巨大會議室的雙扇實木門被人大力的打開。

一行人走了進來。

他們都有一個特點。

那就是穿着嚴肅的軍裝。

為首的一人頭髮花白,肩膀上的肩章赫然是一杠三星。

上將!

(PS:書中所有人物,軍銜皆是小說世界裏面創造而出,與現實無任何關聯,請勿對號入座)

而在花白老人的身後,還跟着兩位肩膀上別著一杠兩星的男人。

兩名中將!

三人先是走到紀正康面前,朝紀老行了一個軍禮!

這是對紀老做出貢獻的尊敬。

紀老也認識來人。

「秦將軍!」

「你也來了!」

秦國柱,參加過真正戰爭的龍國上將。

他朝紀正康笑了笑。

「是啊!」

「我不得不來啊!」

說完就走上了講台。

「陳院長,我借一下講台可以嗎?」

「可以!」陳健康心裏清楚,這件事已經驚動了軍方。

本來科研這一塊就跟軍事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

因為在現代國家之間的無硝煙對抗中。

很多重大的科研的成果也都是跟軍事密不可分的。

但是這一次,僅僅是一篇可行的論文,陳健康還沒有通知軍方。

一方面他是想讓目前所有龍國的頂級科學家來研究可行性,並且制定出方案。

然後再呈報給上級。

由上級來決定是否報給軍方。

沒想到這一次軍方提前收到消息來了。

而且直接就是上將級的人物。

於是陳健康就十分配合的站在了一旁。

秦國柱清了清嗓子。

「我來回答剛才紀老提出的問題。」

「我們已經查清楚了。」

「寫出這篇論文的人,叫做陸峰!」

後面的大屏幕瞬間放出了陸峰的巨大正面照片。

看到這個照片的時候。

原本已經安靜的巨大會議室里,又響起了嘈雜聲。

「不可能!」

「這看起來就是小孩啊,應該是剛滿18歲吧。」

「絕不可能,就算這孩子在他媽媽肚子裏面開始學習,並且參與研究,也不可能寫出這些論文。」

紀正康也不相信這些東西會這個小孩子做出來的。

因為這確實太科幻了一些。

這比說一個剛剛學會說話的小孩,就已經研究出了火箭升空還要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知道軍方是不可能弄錯的,但紀老還是問了一句:

「秦將軍,有沒有弄錯了信息的可能!」

秦國柱看着紀老,眼神十分認真。

「這是關乎國家的大事,我已經反覆確認了不下10次。」

「沒有錯!」

「就是這個叫陸峰少年寫的。」

秦國柱說出這些話,顯然最初的時候他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難以置信。

所以才會反覆的確認了不下十次。

紀正康顫抖着聲音繼續問道:

「那這個叫陸峰的少年父母是搞科研的嗎?」

「不是!」秦國柱搖了搖頭。

「陸峰:18歲。」

「父親:陸建國,曾經是一名汽車廠的職工,後來下崗之後,就自己開了一家水果店。」

「母親,趙蘭,曾經也是汽車廠的職工,跟陸建國在工廠上班的時候認識。」

「後來陸建國開了水果店之後,就一直在家做全職主婦,偶爾會到店裡幫忙。」

「這……」紀正康陷入了一陣沉默。

「既沒有科學世家的身份,有沒有研究的氛圍。」

紀正康喃喃自語:

「天才!真正妖孽級的天才!」

「我讀歷史發現,每當一個國家將要冉冉升起,成為超級大國的時候。」

「國家總會湧現出真正妖孽級的天才。」

「關於這點……」秦國柱有些欲言又止。

他指了指一直坐在紀老旁邊的一個人。

「紀老啊,關於陸峰的情況,您身邊的這位可以給出詳細的介紹。」

秦國柱指的人自然就是陸峰的物理老師的趙誠了。

趙誠瞬間感覺到了無數的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

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研究生啊。

在座的各位隨便拎出來一個,都是可以直接在大學裏面給教授講課的人物。

幾乎是龍國所有的科學界精英了。

還有紀老這樣的泰斗級人物在身邊。

說不緊張那肯定是假的。

趙誠原本以為這樣高規格的會議,無論如何也輪不到自己一個高中物理老師來參加。

但是因為這篇論文的作者陸峰,是他的學生。

所有陳健康院長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參加。

沒想到居然還要讓自己發言。

趙誠站了起來。

他喉嚨發緊,口乾舌燥。

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來。

紀正康似乎是知道他有點緊張。

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別緊張,我相信能教出這樣天才的學生,他的老師也很厲害。」

趙誠得到了鼓勵,於是轉過身,面對身後的一眾科學院的院士,還有教授。

緩慢但聲音洪亮的說道:

「陸峰是我手下的學生,平時考試物理成績不及格!」

「而且這次高考,考了……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