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全文 第9章 _克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幾位醫生臉都黑了,雨水都泡不爛的葯,吃進胃裡能消化???
這小丫頭怕不是個害人精吧!
巫醫是個七旬老者,饒是他這一輩子見過各式各樣的蠱蟲,也沒見過像這小丫頭這麼奇怪的葯。
他看着那個驢屎蛋一樣的玩意,哆嗦着手,指着墨芊,「你這東西,水都泡不化,怎麼能給人治病?!」
被人質疑的墨芊,抬頭沒好氣地白了老頭子一眼,「不吃,以後只能給他燒紙。」
「你,你,你——」老巫醫氣得吹鬍子瞪眼,說不出話。
全場人都靜止了。
不敢相信耳朵里聽到的。
這小丫頭是在詛咒喬二爺?!
幸好現在只有喬二爺在,但凡還有個別的喬家人,都得抽爛這丫頭的嘴巴。
能把喬二爺救活,這話說就說了。
要是救不活,這話傳回喬家,怕是這小丫頭以後也只能吃燒紙了……
墨芊壓根沒看出來他們的驚慌。
她臉上也絲毫不見緊張。
整個人一派輕鬆。
她走到喬賀身邊,低頭打量着他,「我要摸摸你,你不要亂動。」
喬賀,「……」
這話聽起來,怎麼有點彆扭……
墨芊也沒等他同意,直接伸手,在他頸部,胸部,腰腹部,腿部亂點一通,看起來像是點穴,可她點的位置連屋裡的中醫都看不懂。
在喬賀身上,上下其手了一通。
墨芊終於搞定了前奏。
她走回桌前,捏起那個藥丸,朝着喬賀走來。
這時,就聽走廊傳來一聲動靜,「等等。」
眾人的目光齊齊向外望去。
只見顧白野出現在門口。
剛才眾人的注意力都在喬賀身上,壓根沒注意到顧白野什麼時候回來的。
他嘴裏叼着根煙,走進房間。
眾人自覺地給他閃出一條路。
顧白野沒在意喬賀,徑直走到墨芊面前,朝她攤開手,「葯賣給我。」
墨芊不解地眨眨眼,「不賣,我得救他。」
「我也是救他。」
只要他趕緊簽好字!
顧白野當然有他的用意。
他不是想喬賀死,他只是想逼他簽個字。
在那張退婚同意書上。
顧家爺爺和喬家爺爺,當年有過過命的交情,所以很早就給顧家的孫女,和喬家的孫子,定下了婚約。
可三年前喬賀突然病了,這一病就丟掉半條命去。
雖然還是有很多人上趕着想嫁,可顧香薇跟她們不一樣。
她不缺錢,不缺名,從小有爸爸和六個哥哥寵,她怎麼肯嫁給一個病秧子,沒幾年就要變成寡婦。
但顧家爺爺鐵了心一樣,逼着她嫁,除非喬家主動退婚,否則她就必須嫁到喬家,不嫁就去出家,以後也不用嫁人了。
顧家的哥哥們,不敢惹老爺子。
只能輪番來勸說喬賀,可喬賀也是個油鹽不進的主,自認命不久矣,為什麼要惹爺爺和家人生氣。
所以這事就拖到了現在。
婚期定在下月十號,還有不到二十天。
顧香薇在家又哭又鬧,再不把這門婚事退了,怕是要鬧出人命!
顧白野也是沒有辦法,利誘行不通,只能靠威逼。
他朝着墨芊伸手,「想要多少錢,開個價。」
他這話,直接惹怒了葉飛,他衝到顧白野面前,拳頭已經舉在半空,「顧六爺,你過分了,我家少爺還病着,你要搶葯嗎!」
葉飛這具有威脅性的動作一出,顧白野的保鏢立刻衝過來,擋在顧白野身前。
一兩個保鏢可能不是葉飛的對手,但是六個練家子,還帶着武器,葉飛也不見得能打得過。
兩方僵持在那裡。
顧白野沒理會葉飛。
他直勾勾盯着墨芊,「給我,我開支票給你,三百萬夠不夠。」
墨芊沒說話。
顧白野再加,「五百萬。」
墨芊依然冷冷看着他。
這次顧白野不再多廢話,直接上手奪過墨芊手裡的藥丸,「一千萬,葯歸我了。」
說完,顧白野就拿着葯走到喬賀面前,「喬二,簽下退婚同意書,葯我馬上給你。」
喬賀微微抬眼,俊朗的面龐染上一抹冷笑,像地獄裏開出一朵鮮艷又驚悚的花。
他笑意不達眼底,「顧白野,你顧家明明可以悔婚,卻偏偏要逼我退婚,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看我喬家好欺負?」
「當然不是。」
顧白野伸腳勾了張凳子坐下,「喬二,沒辦法,我家就這一個妹妹。」
「她不願意嫁,爺爺還**着嫁,不嫁就要送她出家,我們當哥的不能看着自家妹妹走上絕路。」
「只能指望你,你只要簽下字,顧家就欠下你喬家這個人情,以後有什麼事絕不推辭!」
顧白野難得的認真。
喬賀神情冷淡,看不出情緒,他白皙的手指,輕輕點着床墊,好像一點都沒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
「那不如我現在死了,你妹也不用嫁。」喬賀譏笑一聲,笑得毫無情感。
顧白野見他說不通,冷漠地站起身,一腳又把那張凳子踹回原位。
「喬賀,再給你兩天時間考慮,這葯我先替你保管。我跟你沒什麼交情,不會在乎你的死活。你也不用來試探我的道德底線,我沒道德。」
顧白野揚了揚手裡的葯。
說完,他便冷着臉朝門口走去。
可他剛走出門,就和墨芊迎了個對面。
墨芊手裡拿着一張衛生紙,上面拿黑筆畫得亂七八糟,跟鬼畫符似的。
顧白野沒理她,徑直往外走,可余光中忽然晃出一道白影。
他立刻意識到不好,閃身躲開白紙,可那紙跟裝了追蹤一樣,拐了個歪,呼地貼在顧白野額頭上,將他整張臉嚴實地蓋住。
接着顧白野就一動不能動,連話都說不出。
墨芊走到他近前,從他手裡拿回葯,「這麼大個子,怎麼不好好做人,缺德。」
她戳了戳顧白野,確定他不能動也不能說話,滿意地拍拍手。
「高人就是我!衛生紙都能靈驗,厲害!」
墨芊給自己豎了個大拇指,接着拿葯回了房間。
顧白野的保鏢一見,想去抓墨芊。
葉飛立刻衝出來,擋在墨芊身前,滿臉兇殘。
墨芊從他身後探出頭,沒好氣地白了顧家保鏢一眼,「沒有我,顧老六以後會變成雕塑,再也別想動彈,不信你們就試試。」
她這話一說,保鏢誰都不敢再伸手抓她。
轉而去扯顧白野額頭上的衛生紙。
可他們的手一碰上去,符紙就自動消失,過幾秒又顯現出來。
試了一次又一次,六個人輪番上陣,可是連紙都沒碰到一下。
圍觀眾人終於見識到了墨芊的厲害。
六位醫生不敢再懷疑。
甚至隱隱有些期待,小丫頭真的能治好喬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