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全文 第4章 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女人滿眼是淚,回身衝過去拚命廝打男人,大有一副要與他們同歸於盡的英勇。
可男人力氣終歸比女人大得多,他被女人激怒,火大地抽出腰間的棍子,掄起來,就朝着女人的頭揮去。
女人驚嚇得緊閉雙眼。
等死一般。
可數秒後,想像中的疼痛沒有襲來,卻聽到那兩個男人驚恐的叫聲,「啊!怎麼回事!救命啊!」
女人聞聲,吃驚地睜開眼,看到眼前的畫面,不敢置信地又重新睜開一次,依舊是這副景象。
那兩個膀大腰圓的男人,居然跪在地上,雙手使勁刨着土坑,連工具都沒用。
帶頭的男人,機械地挖着土,嘴裏罵罵咧咧。
「臭丫頭,快放了老子,小心老子要了你的命!」
「告訴你,我們老大本事大得很,到時候他不會給你好果子吃!」
男人不信邪,厲聲叫罵著,想嚇唬住墨芊。
可墨芊連看都懶得看他們,散漫地擼着懷裡的貓。
兩個男人咬牙掙扎,但他們身體根本不聽使喚,四隻手飛速地扒着土,停不下來,很快就挖得血肉模糊。
十指連心,男人疼得嗷嗷叫。
眼看着那兩雙手都要挖爛了,他們終於怕了。
哭嚎着哀求墨芊。
「姑奶奶,我們錯了,求您饒命,我們再也不敢了!」
「姑奶奶,再不停下,這手就廢了啊!您放了我們吧,以後我們給您當牛做馬!」
兩個人歇斯底里的哭聲,驚得林中鳥兒四散而飛,帶起陣陣落葉。
墨芊滿意地看着他們哥倆哭。
這符是為了給師傅挖墳,她特意研究出來的,用來控制山上的猛獸幫忙挖坑。
沒想到用在人身上,比用在動物身上效果還好。
墨芊瞥了眼兩個男人挖出來的「成果」,奉勸了一句,「你們倆可着一個坑挖啊,要不然什麼時候才能挖出來能埋了你們倆的墳?」
兩個男人一聽,嚇得臉都青了。
「啊?姑奶奶饒命!!!殺人犯法啊!我們不敢了,求您開恩啊!」
男人剛才的狠厲全然不見,哭得比個吃不上奶的小娃娃還慘烈,可哭成這樣,手下動作依然不停,而且還真的朝着一個坑挖了起來。
差點丟了命的女人,此時心還懸在嗓子眼,她震驚地看着眼前的畫面。
許久,她才回過神,驚奇地看向墨芊,手指輕輕指了指她。
墨芊看懂了女人的意思,是在問,是她制服了這兩個男人嗎。
墨芊眨眨眼,回答了她的問題。
女人感激地朝着墨芊微笑,可這一笑扯疼了腫起來的半邊臉,笑得比哭還難看。
她捂住臉,委屈地癟癟嘴,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挨打。
墨芊見狀,伸手從包里摸出一個小瓷瓶,倒出裏面的藥粉,不太溫柔地按在女人臉上,「這是止疼葯,很好用。」
女人忍着疼,讓墨芊給她擦,擦完臉又擦手。
本來她對這葯沒什麼期望,可沒想到幾分鐘後,受傷的地方居然一點都不疼了,女人驚喜地朝着墨芊豎起大拇指。
她接着翻出風衣兜里的手機,敲下幾行字,給墨芊看,「你好,我叫伏雪,是上京市人,謝謝你救了我!」
墨芊看着屏幕,上面的字基本都認識,大概看懂了,她回道,「我叫墨芊,是個好人。」
「呃——」伏雪一愣,還沒聽過這麼別具一格的自我介紹。
她頓了片刻,又在手機上飛速鍵入,「你長得特別像我認識的一個人,她眼角也有一顆痣,跟你的一模一樣。你們這個長相,都是心地善良的人!」
伏雪沒直說,那人是她婆婆,如果說她對顧家還有一點不舍,那就只剩下對她特別好的婆婆了……
伏雪吸吸鼻子,這會兒不是悲春傷秋的時候,她又敲下一行字,「對了,你怎麼知道我懷孕的?」
她懷孕的事,沒對任何人說。
是她發現到了日期,還不來例假,偷偷化驗出來的,可這事不知道怎麼傳出去了,好像已經人盡皆知……
之所以逃到大道村,就是因為有人想要了她孩子的命,所以伏雪對這件事格外緊張。
墨芊看完屏幕,面無表情地指指自己的眼睛,「我看出來的。」
雖然她這話沒一個字像真話,可是伏雪莫名其妙地信了。
主要是墨芊的兩張黃紙,就能讓兩個大塊頭男人屁滾尿流,這讓她的可信程度直線上升。
伏雪溫柔地點點頭,也沒再多問。
雖然現在那兩個流氓被制服,可她心裏還是十分忐忑。
她去不遠的地方撿回自己的雙肩包背上。
接着在手機上打字,想讓墨芊帶她走出林子,順便把這兩個男人送去派出所。
可伏雪的字還沒敲完。
就聽樹林里傳來男人的呼喊聲。
「伏雪!你在哪兒?伏雪!」
……
伏雪聽到叫聲,臉色霎時變得慘白。
沒想到顧白野會這麼快追過來。
她的手機,是那兩個男人丟給她打字用的,不是她自己的,按理顧白野不應該能定位到她。
可他就是找來了!
伏雪心裏慌亂,她不能讓他抓到,更不能回顧家。
否則他們一定會逼她打掉孩子……
本來她和顧白野是約在下周一去離婚的,她懷孕的事並沒有告訴他。
可是前天伏雪在自己吃的維生素片中,發現了十幾顆不太一樣的。
她是古董修復師,所以對細小的差別非常敏感,這才讓她發現了細微的不同。
藥片雖然都是白色的,可是有十幾粒葯微重一些,而且氣味也不盡相同。
伏雪把葯拿到朋友那裡一化驗,才知道這幾粒葯,都含有米非司酮的成分,是常見的墮胎藥,一粒的劑量就夠讓她流產的,更何況藥瓶里放了十幾顆。
葯雖然不見得是顧白野下的,但伏雪知道一定是顧家人,因為顧家的所有孩子,都離奇地胎死腹中,沒有一個孫子孫女活下來。
她已經很小心,所有食物都是自己親手烹飪,可是防不勝防,第二天去工作室,居然在下樓的時候被人猛推了一把,害得她直接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好在孩子沒事!
伏雪知道,顧家這是鐵了心想要了她孩子的命。
她不敢再留在上京市,只能連夜偷跑出來,兩天輾轉了三個地方,最後躲到了大道村。
可剛到了這裡,她就被這兩個色狼盯上,而且顯然,他們就是衝著她來的,知道她叫什麼,還知道她是上京人。
是有人特意安排他們來的!
伏雪滿腹心事,臉上糾結、掙扎、慌亂,臉色一變再變。
墨芊不解地看着她,提醒一句,「外面有人喊你。」
「啊——」伏雪一下從胡思亂想中回神。
她哆哆嗦嗦拿出手機,慌張地敲下一行字,舉給墨芊看,她的手指顫抖不停,屏幕都跟着她晃啊晃。
「外面的男人,是我老公,他要逼我打掉孩子!求你幫我攔住他,千萬別讓他追過來。拜託拜託,我得走了,後會有期,謝謝你。」
伏雪沒等墨芊看完,已經急不可待地收起手機。
她握了握墨芊的手,幾秒後便鬆開,轉頭就要離開。
「等下。」墨芊忽然叫住她。
伏雪慌亂地看向她,接着就見墨芊從挎包里拿出一個紅色小福袋,遞了過來。
「平安符,你收好,貼身放着。」
伏雪接過來,抿唇笑笑,認真地朝墨芊點了點頭。
不敢再耽擱,迅速地跑進了樹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