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全文 第3章 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下山前,墨芊卜了一卦,卦中言離她最近的親人,就在山下大道村,最南方,也就是這戶宅子。
於是她便找了來。
門很快開了。
一個身材高大,樣貌英朗的男人出現在門口,他冷着臉,嘴裏叼着一顆煙,斜斜地瞥了眼墨芊,「找誰?」
墨芊沒說話,盯着他的臉看。
這男人天庭飽滿,鼻子挺闊,一臉富貴相。
可印堂之間陰氣不散,日後必將姻緣坎坷,破財破運,甚至孤苦終生。
這命格,不就是她要找那倒霉哥哥?
墨芊一步邁到他面前,「你姓顧嗎?」
「你認識我?」顧白野輕挑雙眉。
「不認識,剛認識。」墨芊解答了他的疑問。
不過答了約等於沒答。
她歪頭看着顧白野,目光帶着幾分期待,「你是顧家老六嗎,你離婚了嗎?」
顧白野,「?」
這問題,是人能問出來的?
但凡長點腦子,都不會見到個陌生人,上來就問:老六,你離婚了嗎。
雖然她全都問到點子上……
可顧白野不愛聽。
他臉色一沉,耐性耗盡,「你哪位?」
墨芊答得可比他痛快多了。
她向來心直口快,有話直說,從不拐彎抹角。
「我是你家丟了二十年的老七。」
「啥?」顧白野咧嘴吐出一個煙圈。
他半眯起眼,打量這小丫頭,一身灰袍灰帽灰布袋,整個人灰不溜秋,走在山上都找不到人,跟個要飯花子似的。
這窮鬼模樣,能是他認識的人?
不過窮歸窮,但這臉——
顧白野忍不住嘖嘖兩聲,這臉還真是漂亮,美得怎麼如此眼熟——
這不跟他家母上大人年輕時一模一樣……
顧白野盯着這臉,半晌,忽然懂了她的意圖。
他譏笑一聲,「以為長得像我媽,就能來冒充老七?想得倒挺美。我家有老七,沒丟過,少來碰瓷。」
「不可能。」
顧白野話音剛落,墨芊直接反駁,絲毫不給上京巨擘顧六爺留一點面子。
「你媽生了六個沒用的兒子,最後才生了一個寶貝女兒,就是我,怎麼可能沒丟過孩子。」
顧白野,「?」
他看着眼前的傻子,拿煙頭隔空點點她,眼神已經充滿警告。
「你再罵一句,小心我把你嘴堵上。」
這要不是個小丫頭。
能動手,絕不逼逼的顧六爺,這會兒早打得她滿地找牙。
顧家確實有一個女兒,但不是她。
而是老爸和他們哥六個從小寵到大的掌上明珠,顧香薇。
這小丫頭仗着自己有幾分像老媽,就想不勞而獲,和香薇交換人生,來當豪門大小姐。
真當他顧家人是傻子?
顧白野什麼貨色沒見過。
他嗤笑一聲,「顧家七小姐的位置,也是你能惦記的?小丫頭,想當大小姐,重新投胎來得更快,坑蒙拐騙行不通。」
他說完,翻了個白眼,直接越過墨芊。
懶得再跟她廢話。
眼瞅着要天黑,他得趕緊去找人,這個破村子又窮又亂,伏雪一個人跑到這裡,這TM能讓人放心?!
墨芊一見他要走,快步跟上,「所以你是老六嗎?」
這個問題很重要。
決定了她要不要現在搭理這個傻子哥哥。
可顯然顧白野已經沒了耐性。
「別跟着我,滾開。」他一聲厲喝。
罵完,直接走人。
可他眼角餘光,瞥見身邊那小丫頭,忽然低頭去她的大挎包里翻找什麼,像掩飾尷尬一樣。
她可憐巴巴地站在那兒,小小的一隻,懷裡的貓都比她營養豐富的樣子。
顧白野心裏莫名一酸,跟吃了大綠杏似的。
他嘖一聲,走不動道了。
頓了幾秒,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鬼使神差地朝着那小丫頭丟出一句,「我是老六。」
說完,還從兜里掏出五百元錢,丟進墨芊包里,「吃不上飯,找警察,瘦得像個災民。」
吐槽完,顧白野怒氣沖沖,邁開大步朝着村裡走去。
墨芊終於翻出她的符紙。
可她低頭又看了看包里扔着的錢,最後還是把符紙塞回了包里。
這次就放過他一碼。
她嫌棄地看着她那個「六哥」的背影。
「妹妹不認識,老婆也要丟了,果然是個老六。」
……
墨芊沒認成哥哥,也不着急,反正還有六天,她那倒霉哥哥才會去離婚。
她悠閑地走到樹林中,找了個地方打坐。
林中幽靜,只有幾聲鳥叫蟲鳴,才能讓人感受到時間流動。
可不多時,本來清凈的樹林,忽然被男人猥瑣的笑聲打斷。
墨芊不悅地睜開眼。
她隨手卜了一卦:今日但行好事,莫問錢財,積德行善,不求回報。
墨芊看懂了,這就是讓她免費幹活,不給錢。
約等於破財。
不過道門規矩,要不別算,算了就要照做。
於是墨芊乖乖站起身,拖着小板車,尋着男人的聲音,朝林中走去……
……
林中深處。
兩個身形壯碩的男人,拉扯着一個纖細嬌小的女人,女人的風衣連同針織衫被撕扯下來半邊,露出白皙的肩膀,皮膚上還印出紅色尖銳的抓痕。
「老大給的女人越來越漂亮,只可惜是個小啞巴。」
「沒事,今天咱們就讓她爽得叫出聲,治好她的嗓子!」
「說得對,小美人別掙扎了,乖乖跟了哥哥,哥哥們送你快樂上天。」
男人骯髒粗糙的手抓在女人身上,笑得齷齪又腌臢。
「唔唔唔——」女人手裡比划著,嘴裏卻只能發出唔唔的叫聲。
女人容貌俏麗,可此時精緻的臉蛋上蹭得又是泥又是土,黑色長髮亂糟糟披散着,她搖着頭,使出全力和兩個男人撕扯。
掙扎間,女人咬上男人的手,死死咬住不肯鬆口。
男人疼得嗷嗷叫,接着火大地一巴掌朝着女人甩了過去,「啪」一聲脆響,響徹樹林,回聲不絕。
女人被抽倒在地,漂亮的臉蛋霎時腫起半邊。
她說不出話,雙眼含淚,嘴裏只能發出嘶啞的「唔唔」求救。
墨芊循着聲音,找過來。
看到的就是女人慘兮兮趴倒在地的畫面。
女人看到墨芊,拚命爬着朝她靠近,手指在林中的土地上磨破了皮,磨出了血,她嘴裏仍舊「唔唔唔」叫着。
可墨芊一句也沒聽懂。
她彎下腰,扶起女人,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蹦出一句。
「你懷孕了?」
女人沒想到她會這麼問,怔愣原地。
兩人愣神間,那邊的兩個男人,忽然發出一陣猥瑣的笑聲。
「大哥,孕婦你還沒玩過吧,今天這可是現成的。」
「還真沒玩過,第一次!這小道姑咱也沒嘗過。這可是她自己送上門,小美人是怕咱們兄弟爭搶嗎?」
「哈哈哈,大哥,今天是開葷的好日子,老天爺給咱們送來的大餐!」
兩個男人一臉**,色眯眯地朝着她們走來。
女人見狀,滿臉驚恐,整個人抖成了個篩子。
可她哪怕嚇成這樣,還是把墨芊拽到身後,在背後朝她拚命揮手,示意她快點走。
眼看着男人越走越近,女人轉回身,奮力向後一推墨芊,「啊啊——」叫了兩聲。
這次墨芊竟然聽懂了。
女人是在喊她快走!
那她——
更不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