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柴真千金,會億點玄學怎麼了全文 第10章 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墨芊走到喬賀身邊,低頭看着他,「葯有點大,你得使勁咽。別嫌它丑,這寶貝只有我才能做出來,那邊幾個老頭子,都不會。」
眾醫生,「……」
明明其中還有三四十歲的年輕醫生,這都是青壯年,怎麼就是老頭子了……
被拉踩的「老頭」,憋着這口氣,不敢吱聲。
喬賀抿唇笑笑,微微泛白的唇,張開半分。
墨芊一見,接着就把葯塞了進去。
然後又在喬賀身上一通亂點,依然不知道都點的什麼地方。
這些並不是穴位的位置。
認知讓老中醫懷疑,這小丫頭是不是在揩油。
但他也不敢說,他也不敢問……
喬賀「咕嚕」一下把葯咽了下去。
接着就是漫長的等待。
眾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
……
幾分鐘後,喬賀暈過去了……
怎麼叫都不醒。
眾醫生速速上前檢查。
出乎意料的,喬賀不僅沒有了剛才的將死之相,反而呼吸平穩,心臟有力,倒是有向好的跡象。
老中醫又要去施針,想讓喬賀清醒過來。
墨芊攔下他,「你怎麼就會這一招?他看起來也不像窮人,為什麼會請你?」
老中醫,「……」
他祖上可是皇家御醫,每天預約他看診的人,能從上京市的大東邊排到大西邊。
從來沒人敢說他水平不行!
這小丫頭是不是瘋了?
中醫黑着臉,氣得想罵人。
可墨芊壓根不看他,朝着眾人揮揮手,「出去吧,出去吧,他要晚上才能醒。你們留這兒也沒用,只會添亂。」
眾醫生,「……」
今天真是無語他媽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
活到這把歲數,醫術都沒被人如此貶低過。
葉飛琢磨了半分鐘,忽然回過味來,轉頭盯着墨芊,「不對,你怎麼不出去?」
「我住這屋啊。」墨芊理所當然地說。
葉飛一看還躺在床上的少爺,再看看這個小丫頭,不快地朝墨芊指指門,「你也出去,你在這兒,我不放心。」
「沒關係,」墨芊抿唇笑笑,「不用擔心我,他都快死了,不能對我做什麼。」
師傅教過她,不能跟陌生男人呆在一個房間。
沒想到這個兇巴巴的男人,還知道擔心她。
墨芊對這個長相殘暴的男人,好感瞬間漲了一大截,回歸到了零點。
葉飛咧着嘴怔了半天,才終於拎着墨芊的衣服袖,直接把她拽出了門,「我是怕你對我家少爺做什麼!你想到倒是美。你再貼層金,少爺也看不上你,出去。」
他把墨芊扔到走廊上,指着她,又警告一句,「告訴你,不許再說我家少爺要死了,否則別怪我打女人!」
被警告的墨芊,沒什麼表情,只是無奈搖搖頭,慢悠悠丟出一句。
「我說,他也一年死,不說,他也一年死,說不說他都是個短命鬼,收他命的又不是我,還怪我說嗎?」
葉飛,「……」
牙都快讓他咬碎。
忍!使勁忍!往死里忍!
等少爺好了,再找這丫頭算賬!!!
……
墨芊沒理會葉飛,也沒再回房間。
她要去找小黑,警告它,不許再咬人,要不然她可沒有續命丹,替它收拾爛攤子了。
顧白野還站在走廊,一下不能動。
他的保鏢看到墨芊,態度好轉一百八十度,「小姑娘,現在可以放了我家六爺嗎?」
墨芊停下腳,看了顧白野兩眼,「再面壁檢討一會兒。到現在都不知道你家妹妹是假的,你好好檢討,是不是小時候腦子摔壞了。」
顧白野,「……」
他有一萬句cnm當講,就是能不能放開他的嘴讓他講!
墨芊才不在乎他的臉色,何況這個老六現在也沒有臉色。
她的注意力,都被這宅子里的新鮮東西勾走。
墨芊邊走邊玩,順便找小黑。
顧家的保鏢,急得跳腳,卻只能眼睜睜看着她蹦蹦跳跳,快樂似神仙的背影……
……
過了十二個小時,直到晚上十點,喬賀才終於醒了。
而且可以下床了!
他的腿已經半年沒有知覺,肌肉都有些萎縮。
可醒來以後,他便清楚地感覺到腿上酸酸麻麻的,雖然不舒服,但是與之前的毫無感覺比起來,實在太令人欣喜。
喬賀費力地坐到床邊。
他這一系列動作,讓全屋人驚得嘴巴能生吞雞蛋。
毫不誇張地說,喬家已經把能請的名醫、高人都請了個遍,依然沒有一個人能讓喬賀好轉一絲半點。
身體是每況愈下,一天不如一天。
從來沒見好過。
基本上所有人都放棄了,只是想幫着他,多活一天是一天。
誰敢想,有一天他居然還能站起來!!!
醫生們輪番檢查了喬賀的身體,震驚到不能言語。
如果不是喬賀之前病得太久,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怕是能跑能跳,能上山跟老虎打一架。
幾個醫生吞了吞口水,看着墨芊的眼神都變了,再不是嫌棄譏諷瞧不起,而是充斥着滿滿的崇拜敬仰星星眼。
他們畢恭畢敬地朝着墨芊頷首致意,「姑娘,你果然厲害。不知道你給二爺吃的是什麼葯,能不能再賣我們幾顆,以後也能留着應急。」
他們不僅是想給喬二爺備着,也是想搞一顆自己留着研究。
這到底是什麼配方,能這麼神奇!
可惜墨芊很快粉碎了他們的夢。
「沒了。」
她隨口說道,說完朝着他們搖搖手指,「給了你們也沒用,水平不行,治不了。」
老醫生,「……」
想來他們也是各行業的翹楚,今天卻被個小丫頭踩到了泥土裡。
但是沒一個人敢站出來反駁她一句。
本事擺在那兒,不服不行!
葉飛扶着喬賀站起身,喬賀十分緩慢地挪動腳步,這腿長達幾個月的「閑置」,導致喬賀跟它們一點都不熟,還需要尷尬地磨合……
他好半天才走到墨芊面前,表達謝意。
「謝謝墨芊姑娘。」
「不用謝。只能活一年,明年還得死。」
喬賀,「……」
眾人,「!!!」
本事大了就是好。
這嘴但凡長在別人臉上,都得被縫上百十道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