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御廚長沒有再理會一眾被嚇傻的六神無主的御廚。

而是快速起身,前去稟告自己的上司,同時也是負責宮廷御食,及其宮廷蔬菜瓜果肉食採購的尚食司太監總管——劉公公!

作為宮廷尚食司太監總管,劉公公在宮內諸多太監職位中,也算是頗有威望。

平日間他雖不能近距離伺候皇上,但卻是宮廷內務府石公公身邊最為忠義的狗腿子。

至於內務府石公公,則是大燕皇帝燕南都身邊最為寵幸的太監之一。

皇帝的一日三餐,都是由內務府石公公來安排。

內務府負責管轄——尚食司、尚寢司、尚服司等等。

尚食司:宮廷食物採購、御膳房總管。

尚寢司:專門負責皇帝與嬪妃入寢等。

尚服司:負責皇帝與嬪妃衣服等。

而石公公則是內務府總管,更是皇帝身邊的紅人。

御廚長不敢耽誤時間,火速找到劉公公。

劉公公躺在床上,美夢連連,睡意正酣。

他的職位油水多,且輕鬆舒適,平日間根本沒有什麼苦活累活,還能不定期外出皇宮,吃吃野食。

下面那玩意雖然獻祭了,但到了怡紅院,不影響他手動操作啊!

「**……劉公公……**……劉公公……」

御廚長喘着粗氣,上氣不接下氣地邊敲門邊大聲喊道。

眼看着天色就要亮了。

他哪敢耽誤時間?

他可是一路快速跑過來的,路上連歇息的時間都沒有。

跑的他面色蒼白,大汗淋漓。

「喊什麼喊??天都還沒亮鬼叫什麼??」劉公公的美夢被打擾,氣的他火冒三丈,衝著外面尖聲怒斥。

剛才他可是夢到自己,不但是皇帝身邊的大紅人,而且……他的小鳥完好無損。

睡遍了宮廷裏面的妃子與宮女,就連皇帝新納的妃子,都是他先拱了的。

這麼好的一個美夢竟然被打擾,氣的他吹鬍子瞪眼,恨不得把外面鬼叫的傢伙給碎屍萬段。

御廚長額頭的冷汗蹭蹭蹭往下流。

然而相比較劉公公的怒斥,他更害怕自己被砍頭。

所以……

他盡量穩住內心的恐懼,小心翼翼地說道:「劉公公……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是你爹死了,還是你娘跟別人跑路了??」劉公公怒不可遏地吼道。

御廚長不敢反駁,咽了口唾液,忍着一肚子怒火道:「地窖裏面的食物,一夜之間,全都不翼而飛了!」

「昂?你說什麼?」

劉公公猛地坐起來問道:「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遍!!」

御廚長又咽了口唾液,道:「昨天我們採購的食物,不是全都放在地窖裏面嘛!現在……這些食物,全都不翼而飛了!」

「啊??昨天採購的食物……放在地窖裏面……莫名其妙地不翼而飛了??」

劉公公顧不得穿上內侍衣服,下了床打開門,瞪眼怒斥道:

「你他么不會是眼花了嗎?食物放在地窖怎麼可能不翼而飛??難道你想給我說,食物都長了腿,一個個連夜逃跑了??」

御廚長擦了把冷汗,戰戰兢兢地附和道:「可以……可以這麼說……」

「我曰你老母!!」

劉公公一腳踹在御廚長的胸前,怒聲斥責道:「你他么CPU昨晚不會被燒壞了吧??還是猴子派你來專程戲謔咱的??你給我說食物真的長腿跑了?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撲騰……」

御廚長顧不得腹部的疼痛,撲騰一聲,跪在了地上,他的眼眶浮現淚水,內心無比驚恐地說道:

「劉公公……真的……地窖的食物真的全都不見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真的太匪夷所思了!」

御廚長把自己剛才的所見說了一遍。

劉公公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走!!立刻帶我去看看!」

劉公公拿起衣服,麻利地套在身上,隨之在御廚長的帶領下,一路火花帶閃電,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御膳房的地窖。

地窖裏面……空蕩蕩的,連個蔬菜、肉食、瓜果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劉公公的額頭陡然溢出了冷汗,他的面孔也變得難看起來。

平日間的鼻孔朝天,高高在上,已然消失的蕩然無存,眼內除了震驚,就是絕望。

現在的他,可是宮廷內務府尚食司的第一採購負責人。

宮廷御膳房的食物採購,跟他直接掛鈎。

御膳房的食物丟了,上面不會認為是丟了,他們會認為這是劉公公私吞錢財,沒有採購食物。

一旦這頂帽子扣下來,非但他會被砍頭,就連遠在宮外的家人親屬,也會殃及池魚。

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劉公公想到了慘不忍睹的下場,嚇得他當場陷入了呆愣中,背後的冷汗更是浸**衣服。

看到劉公公被嚇傻,御廚長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劉公公……劉公公……」

劉公公渾身一顫,陡然從驚恐中退出來。

他伸手擦掉額頭的汗水,眼神宛若鷹隼一般,死死地盯着身後的上百御廚,言辭冰冷地問道:

「你們誰能跟我解釋一下……地窖裏面的食物到底去哪裡了??難道你們想給我說,這些傢伙都長了腿,連夜跑出去了??」

一眾御廚低着腦袋,戰戰兢兢,誰也沒有說話。

這匪夷所思的一幕,讓所有人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他們長這麼大,還從未聽說過如此荒謬的事情,這簡直是讓人難以相信。

御廚長也低下了腦袋。

他的內心着急萬分,他迫切想找出一個解決的辦法。

「又或者說……昨天我們的採購只是一場夢??如果是一場夢的話,那採購之前,裏面剩餘的食物與調料呢??為何也一併消失了?」劉公公內心惱怒不已,說話的語氣有些顫抖。

眾人仍舊閉着嘴巴,誰也不敢吱一聲。

劉公公嚴重懷疑,這是老天跟他開了個玩笑。

如果說裏面的食物,是被眼前的這些御廚給偷走,那絕對不可能!

他們沒有這個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