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生遊戲這真的不是造神之地小說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我……」白大褂看起來比其他人更加冷靜,甚至連桌面上的那具屍體也影響不了他,「我叫趙海博,是一名醫生,你們應該從我的穿着就能看出來。」

他伸手扯了扯自己髒兮兮的白大褂,繼續說道:「來這裡之前,我正在給一位女士做手術。那女士得了腦室內腫瘤,腫瘤增長迅速,近半年來持續增大,已經引起了輕微腦積水,若不儘快開顱處理,會有生命危險。」

「我選擇的是額葉的手術入路,在CT定位下直接穿刺至腦室,其實這種手術每一次進行都伴隨着相當大的風險,但那位女士為了長期陪伴自己年幼的兒子,選擇了冒險。」

「通常來說,手術室為了保證環境的穩定性,連微風都不可以有,可誰也沒想到比風厲害的東西來了。」

「地震來臨的時候,我剛剛取下那位女士的頭骨,正在剪切硬腦膜,這一步若是出現問題,極容易造成大腦挫傷,留下毀滅性的後遺症。」

「我當機立斷,決定終止手術,將女士的頭骨暫且蓋回去。否則在到處揚塵的環境之下,那位女士的性命堪憂。」

「可我沒想到這一步比我想像中的難度要大,我連站都站不穩,又怎麼可能將一小塊頭骨準確無誤的蓋回去?」

「身旁的護士將我撞的東倒西歪,所有人都無法保持平衡。我在慌亂之中只能先用無菌床單將那位女士的頭部蓋上,然後馬上轉身組織眾人撤離,可此時卻被一輛醫療小推車撞到了腿,整個人摔到了地上。」

「不等我重新站起來,手術室的天花板直接開裂了,我立刻就失去了意識。」

眾人聽完醫生的講述,面色都不太自然。

在這段故事之中他使用了很多醫學術語。

這些術語當中若有一個詞是瞎編的,任誰也無法識別。

「趙醫生,你是哪裡人?」健碩男人漫不經心的開口問道。

「我並不覺得有義務回答你的提問。」趙醫生回答道,「我的故事已經講完了。」

健碩男人張了張嘴,卻沒說什麼。

「該、該我了嗎?」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眼神閃爍了一會兒,說道,「我叫韓一墨,我是個……」

「等等。」山羊頭忽然開口打斷了韓一墨的發言。

這個舉動把韓一墨嚇了一跳,他不明所以的回過頭去。

「怎、怎麼了?」

「到「中場休息時間」了。」山羊頭訕笑着說道,「下面休息二十分鐘。」

眾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這種時候居然還有「中場休息時間」?

齊夏看了一眼桌子**的座鐘,從醒來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現在是十二點半。

「也就是說這個「休息」是強制性的。」齊夏心裏默默念道着,「當十二點半時,無論講述者是誰,都會強制休息二十分鐘……」

可是遊戲才進行了三十分鐘,如今光休息就要二十分鐘?

齊夏皺起眉頭,他知道這並不是他要考慮的事情。

這個遊戲的舉辦者本來就是瘋子,沒必要用常人的思維去考慮。

於是他只能在心中一遍一遍的給自己洗腦。

「我叫李明,山東人。」

只有將這段話無數次的灌輸給自己,輪到自己講述時才可以脫口而出。

眾人都面露為難的靜靜等着。

說是「中場休息」,可是眾人的氣氛卻更加壓抑。

「請問……我們可以講話嗎?」健碩男人開口問山羊頭。

「噢,當然,你們現在是自由時間,我無權干涉。」

健碩男人點了點頭,又看向了趙醫生:「趙醫生,你到底是哪裡人?」

趙醫生的面色沉了下來:「我說,你似乎從一開始就對我很不滿,我為什麼一定要告訴你我是哪裡人?」

「你不要誤會,我並沒有惡意。」健碩男人聲音沉穩的說道,「你說的越多,真實性就越強,既然大家都說了自己的家鄉,你也沒必要隱瞞了吧?」

「說的越多,真實性就越強?」醫生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我只知道「說多錯多」,如果規則是絕對的,我現在的講述不存在任何問題。況且我也不相信你們任何一個人。」

「這話有些偏頗。」健碩男人說,「在場一共九個人,只有一個是敵人,你若是願意和大家配合,我們可以齊心協力將那個說謊者揪出來,如今你越是隱瞞就越可疑,我已經是第二次問你了,你還要隱瞞嗎?」

健碩男人看起來非常擅長盤問,僅僅幾句話就將趙醫生逼入了邏輯死角。

他的話意思很明確。

只有「說謊者」才不需要相信別人,畢竟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如今醫生繼續隱瞞的話,反而會成為眾矢之的。

可是能夠成為腦科醫生的人又怎麼會是泛泛之輩,只見他冷哼一聲,開口問道:「那你先回答我,你是誰?做什麼的?」

「我?」健碩男人沒想到醫生會忽然反將一軍,表情有些不自然。

「沒錯,既然在我講述之後,你不依不饒的問我,那我也可以在你講述之前先問問你。」趙醫生笑了一下,「很公平吧?」

健碩男人思索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對,我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我叫李尚武,是一名刑警。」

一句話出口,眾人紛紛看向了他。

在這個時候,「刑警」兩個字給了眾人想像不到的安全感。

「你是警察?!」醫生愣了一下。

難怪從一開始就感覺這個男人在打探着什麼,他也是第一個提出「要讓所有人都活下去」的人,說不定他真的想救所有人出去。

醫生的態度很明顯改觀了不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對剛才的態度道歉,我是江蘇人。」

此時花臂男喬家勁的面色有些難看:「我說,趙醫生,你要相信這位李警官嗎?」

「嗯?」趙醫生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喬家勁,「你要說什麼?」

喬家勁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淡淡的說道:「現在不是「講述時間」啊,換句話說……現在所有人都可以撒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