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逃生遊戲這真的不是造神之地小說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女人的尖叫停止,眾人的思緒也戛然而止。

方才正在叫囂謾罵的幾個男人此刻也噤了聲。

如今已經不是「違法」的問題了,眼前的這個怪人真的會殺人。

足足沉寂了一分多鐘,山羊頭才微微頷首:「很好,九位,看來你們都安靜下來了。」

眾人變顏變色,卻誰都不敢開口說話,正如他所說,現在真的是「九位」了。

齊夏伸出顫抖的手,將一塊粉黃色的東西從自己的臉龐取下。

那塊被擊碎的大腦帶着體溫,還在微微的跳動,可是沒幾秒之後,它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失去了生機。

「下面請容我自我介紹一下……」山羊頭伸出血淋淋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面具,說道,「我是「人羊」,而你們是「參與者」。」

眾人聽後一怔,隨即有些不解,「人羊」,「參與者」?

「如今把你們聚在一起,是為了參與一個遊戲,最終創造一個「神」。」山羊頭語氣平淡的說道。

這接連的兩句話卻讓眾人紛紛皺起眉頭。

經過這幾分鐘的相處,眾人已經大抵了解了眼前的男人是個瘋子,可這個瘋子卻說自己要創造一個「神」?

「創造……什麼神?」健碩的年輕男人有些緊張的問道。

「和「女媧」一樣的神!」山羊頭手舞足蹈的說著,他散發著膻腥味,聲音帶着一份猙獰,「多麼美妙啊!你們將與我等一起見證歷史,曾經的女媧創造了人類,卻在補天時化作彩虹……我們不能失去女媧,所以要創造一個女媧!有一個偉大的任務,正等着「神」去做!」

他的聲音逐漸高昂起來,整個人好似打了雞血。

「女媧……」健碩的年輕人眉頭緊鎖,總感覺這件事實在是太難接受了,他頓了頓,開口問道,「你們是某種宗教嗎?」

「宗教?」山羊頭微微一怔,轉向這個年輕人,說道,「我們比「宗教」恢弘的多,我們有一個「世界」!」

聽完這句話,眾人又開始沉默不語。

健碩男人的問題很有針對性,這個羊頭人的所作所為與邪教無異,但大多數的邪教都傾向於虛構一個新的神,而不是用女媧這種英雄式的人物。

「既然如此……」健碩男人繼續開口問道,「你想要我們來這裡「參與」什麼?」

「我說過了,一場遊戲而已。」山羊頭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若是贏了,你們當中的一個就會成為「神」。」

「冚家鏟……」花臂男似乎冷靜下來了,他罵罵咧咧的開口說道,「「封神榜」是吧?若我們贏不了呢?」

「贏不了……」山羊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跡,有些失望的說道,「贏不了就太可惜了……」

雖然他沒直說,可眾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贏不了,就死。

他給出的選項中沒有「活着出去」這一條路。

要麼成為他所謂的「神」,要麼像那個腦袋開花的年輕人一樣死在這裡。

「如果大家都明白了……那這一場「遊戲」正式開始,本次遊戲名為「說謊者」。」山羊頭從懷中緩緩的掏出了一沓紙,然後漫不經心的走到每人身邊,放下一張。

隨後他又掏出幾支筆分給眾人。

桌子上有不少血跡,每個人的白紙落到桌上時都沾染了紅色,翻過紙來拿手一擦,血紅色就像顏料一樣鋪開,使白紙變得更紅。

「接下來,我要你們每個人都講述一段來到這裡之前,最後發生的故事。」山羊頭繼續說,「但要注意,在所有講故事的人當中,有一個人說了假話。當九位都講完故事,你們便要開始投票,若八個人全部都選中了「說謊者」,說謊者出局,其餘人全部存活。若有其中一人選錯,則說謊者存活,其餘人全部出局。」

「說謊者……?」

眾人略微有些不解,真的會有人在這生死關頭說謊嗎?

「等等,我們可以商討「戰術」嗎?」健碩男人忽然問道。

「隨意。」山羊頭點點頭,「遊戲開始之前,你們有一分鐘的時間自商討戰術,請問是現在使用……還是等會使用?」

「我現在就要用。」健碩男人不假思索的說道。

「請便。」

山羊頭向後退了一步,遠離了桌子。

健碩男人抿了抿嘴,然後環視了一下眾人,目光儘可能的繞開了趴在桌面上那具丟了腦袋的屍體,開口說道:「我不知道你們當中有誰待會兒要撒謊,但這個「規則」聽起來太過武斷了,只要有一個人投錯票,我們大家都會死。而就算我們選對了,那個說謊者也會死,這樣看來無論如何都會出現死者,現在我想到了一條所有人都可以活下來的辦法……」

眾人聽到這句話,紛紛看向健碩男人。

讓所有人都活下來,這種事辦得到嗎?

「那就是我們所有人都不說謊。」健碩男人不等大家想明白,隨即公布了答案,「我們九個人都說真話,最後在這張紙上寫下「無人說謊」,這樣的話不違反規則,我們也可以順利活下來。」

白大褂用手指微微敲着桌面,片刻之後開口說道:「你這個計劃很好,但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自己不是說謊者」,可我們該怎麼相信你?若你本來就是說謊者,那我們都寫下「無人說謊」,最後存活下來的也僅僅是你。」

「你這叫什麼話?」健碩男人的面色有些微怒,「我若是說謊者,怎麼可能提出這種建議?我只需要保住自己就好了。」

山羊頭微微的揮了下手,說道:「一分鐘的時間到了,請停止交流。」

兩個男人紛紛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下面,請大家抽卡。」山羊頭從褲子口袋中又抽出一小疊卡片,那卡片看起來有撲克牌大小,背面寫着「女媧遊戲」四個字。

健碩男人一愣,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身份牌」。」山羊頭大笑着說道,「若是抽到「說謊者」,則必須說謊。」

健碩男人狠狠的咬着牙:「你在耍我們?!有這種規則為什麼不提前說?!」

「這是為了給你一個教訓。」山羊頭冷笑着說道,「我還未說完規則,你便問我是否可以商討戰術,是你們浪費了寶貴的一分鐘,而不是我不提前說。」

健碩男人的面色有些難看,但想到這個山羊頭殺人的手段,還是把怒氣咽了下去。

一分鐘的功夫,九個人都從山羊頭的手中抽到了一張卡片,可是誰都不敢翻開看一看。

若卡片上寫着「說謊者」,那就變成了自己活還是其他人活的問題。

四個女生的手都有些微微發抖,而男人們的臉色也並不好看。

這抽的並不是「身份」,而是「生死」。

齊夏深呼一口氣,漫不經心的用手扣住自己的卡片,然後挪到自己眼前。

輕輕翻開一看。

上面赫然寫着「說謊者」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