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年幼入宮,他們說,我是要做太子妃的新婚之夜,蕭雲琛掐着我的下巴,要我認命我拚死離宮,同行的還有兩具棺槨三年後,蕭雲琛掐上我的脖子,力氣大了許多滿目怒火地質問我,為何不信他01我把匕首**自己胸口的時候,報了必死的決心。
碧兒的叫聲驚動了門口的侍衛。
我手裡的刀被奪了去,索性只是傷了皮肉。
蕭雲琛不顧禁令,聽到消息立刻來看我。
「你這又是何必。」
「若不殺我,便放我走,否則看到的就是我的屍身。」
我已經絕食七日,碧兒每晚哭着跪在床邊,求我喝些米湯。
碧兒說,若是我真死了,蕭雲琛必定不會讓她活。
果真是當朝太子。
要人性命,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不問緣由。
「本宮不會讓你死。
終有一日,本宮會帶你離開這兒。」
「你以為我還會信你?」
既然如此,我只能自己尋一條出路。
我伸手摸向髮髻,抽出發簪,使出最後一點力氣,刺向蕭雲琛。
呵,刺殺太子,總是死罪了吧。
這發簪根本要不了蕭雲琛的命,只能在他額角上划上了道口子。
蕭雲琛一把按下我的手腕,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奪了發簪扔到地上。
若不是他攔着,侍衛的刀恐怕早就頂在我的脖頸上。
「你居然出此下策。」
他識破了我。
我不說話,癱在床上,氣若遊絲。
蕭雲琛沒有將我下獄,還是鎖在這間屋子裡。
我想,毒酒或是白綾,明日就會送來了吧。
我等了兩日,門終於開了。
「罪婦穆式,接旨。」
終於來了。
我爬下床,癱坐在地上。
「穆氏一族,存謀逆之心,理應株連。
念穆氏之女挽之,自幼入宮,侍奉太后,免其死罪,革去封號,貶為庶民,即刻出宮。」
行刺的事,蕭雲琛沒有走漏風聲?
這旨意是他幫我求來的?
他肯放我走了?
碧兒衝進來,扶了跪在地上的我起來。
還好,蕭雲琛沒累及他人。
「側妃娘娘,太子殿下已命人備好了車馬。
娘娘收拾一下,便可離宮了。」
來傳旨的公公說。
我換了一身素衣,碧兒攙着我走出東宮。
此刻的我,一陣風便可把我吹倒。
東宮殿前,除了一輛馬車,還有兩具棺槨。
他的貼身護衛,末上,上前向我行禮。
「太子殿下命微臣一路護送娘娘。
只是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