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8章 加油小垃圾們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9章 你一定會被打死的在線免費閱讀

——幾分鐘後。

一道清脆卻嘹亮的聲音傳遍整片街區,逼停了無數路人。

「什麼!你把我一百上品靈石買的駐陣旗賣九塊靈石?」

「——還是中品?!!」

八卦和貪便宜的良好美德不管是哪個世界,都經久不息。

不過幾秒,循聲而來的隊伍頓時加大。

這時,又一道少年震驚的嚎聲幾乎蓋過了前一個聲音。

「什麼——我不知道啊——那我現在撤回牌子——不——賣——了——」

圍觀群眾:!!!

雖然還不是很清楚有什麼便宜要悄悄溜走,但是先阻止就是了。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周圍小攤主:???
!!!

好……好噁心商戰!

更可怕的是,竟然有點蠢蠢欲動,想看,想買。

湊近了之後,發現是兩個一看就面容姣好的,像是富貴人家出來體驗生活的少爺小姐。

擦,更心動了!

甭管心動什麼,甭管知不知道,先甭管就是了。

倆外人眼中的「傻白甜」還在發力:

「可是——可是生意人不能不講信用啊師弟!你都掛牌子了!尤其咱們倆年紀還小,做奸商的機會以後大把有啊!!」

圍觀路人:好有道理,好正義。

他們一定是好人!

「那就限~量~出~售~幾……」

聽聞到此,一股超市大媽搶打折菜的緊張氛圍瀰漫在空氣中。

幾個散修瞬間動了。

「我買!」

「什麼東西?我買!」

「我!」

「……」

又幾秒,三把小旗子包括兩隻小蟲,就被路過的散修們搶了個乾乾淨淨。

幾分鐘,風風火火一場大戲落幕,各人該幹啥幹啥,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一個剛從偏遠地域來到這裡的修士目睹全程,不由驚嘆連連:

「這就是中心城池的效率嗎?」

什麼原理?

樓玉台也不懂。

但他能看清萊莘此時正在麻溜地捲鋪蓋走人。

欲言又止欲言,帶着几絲疑惑,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他開口問道:

「四師姐,為什麼要滾……跑的這麼快?」

卻得到了一記不懂事的眼神。

「唯熟練爾。」

什麼東西???

樓玉台聽不懂,但樓玉台很興奮,四師姐第一次帶他玩。

「你以前……」

來了來了——

萊莘聽到這個開場白,激動地雙手搓搓,知道自己準備了一天的台詞馬上要有用武之地辣。

魂穿最大的考驗之——

人設的變化!

快問吧快問吧,問我怎麼性格突然開朗變聰明了嘿嘿嘿。

「……都不帶我玩。」

「……」

萊莘表情一滯:「就醬?我造了。」

她不死心:「我行事和以前沒有區別嗎?」

萊莘倒也不是有那麼強的表現欲,只是她這麼多年看小說的經驗,關於魂穿,總免不了後期身份被揭穿一幕。

什麼記憶沒啦性格變啦行事怪啦等等,俗稱掉馬的一百零八式。

雖然不是所有小說都這樣,但萊莘本來想杜絕這種可能。

畢竟眾所周知,炮灰不得天道寵愛。

……她本來還編了個一朝悔恨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從此好好做人陽光向上的曲折故事呢。

就是不能承認換人了!

經驗之談,魂穿的,有幾個會主動自爆?

——幾個時辰前的意外另算。

反正這個五師弟看着不聰明。

「……三師兄也不和我玩,不過三師兄的性格,也不和我們任何一個親傳弟子親近,大師兄和大師姐也各有自己的事情,他們還比我們早一屆菁華院畢業,就更碰不上面了,但大師姐痴迷修練,常常閉關,大師兄又——」

樓玉台好像打開了話匣子,一邊委屈一邊滔滔不絕,被萊莘及時喊停。

「所以咱們五個這是相互孤立對吧……我一個人孤立你們四個那種。」

樓玉台連環點頭:四師姐和我玩,她說的都對。

很好,劇情大神真貼心。

捏了捏儲物袋終於變成兩位數的靈石,萊莘憂傷望天——

加油,小垃圾們,明天會更好!

誰家剛穿書就擺攤啊,真的,忒感動了。

不得不說瑤光峰這些親傳,在某些時候腦迴路還是很有默契的。

只聽樓玉台體貼的聲音又在耳旁響起:「四師姐,這點錢滿足了嗎?」清澈的眼神,不帶絲毫雜質地盯着萊莘盤靈石的手,語氣是單純疑問。

絕對沒有嘲諷!

咽下一口老血,萊莘回以滿臉慈愛:「夠了……九塊九是底線。」

「啊?」四師姐又在說聽不懂的話了。

「因為能包郵。」

語氣沉重的萊莘大跨步離開原地,高深莫測的聲音從前面不斷傳來:「你記住,不管記住什麼,你先記住……」

樓玉台:???

「哈哈,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別人用過的梗我才不用呢!小五啊,如果哪一天師姐說的話聽不懂了,不要懷疑,問題一定出在你自己身上,記住沒——」

最後幾個字被她拉長了語調:「因——為——我——們——有——代——溝——」

穿越時間,跨過空間那種。

樓玉台:???

「每一天。」他訥訥道。

不用哪一天,每天都聽不懂。

正嘀咕呢,「師姐?」

怎麼跑起來了???

樓玉台跟了幾步,怎麼越跑越快了???

他下意識轉頭。
??!

有人在追四師姐??!!

不對……有人在追四師姐和他!!!!
!!!

「師姐,等我!」先跑再說。

而跑在前頭的萊莘,其實早看清來追他們的人是誰,正是剛剛問她買了三面旗子的散修。

旁邊還跟了兩個提刀的。

她想不通,她真的想不通。

跑到一條死胡同的時候,萊莘滿臉憂鬱,她更加想不通了。

「我真想不通……」她指着追趕上來的三人,「有些人,一點小事就報官,搞得好像我怕一樣!」

萊莘冷冷提劍:「看我把——」

鏗鏗兩聲,對面兩個穿着官服的人咻地拔劍,握手處還帶着股玄妙的氣流。

「……」

左右看了兩眼,萊莘好像才看到樓玉台,笑着招了招手,一邊眼神正氣地看向前方,嘴唇微動:「這山下的衙門……也修鍊啊哈哈!」

「請問,你們找我們什麼事呢?」

她滿臉真誠地轉身,順便不經意捂着心口,暗示自己身子弱。

實在逃不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