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7章 大爺,過來看看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8章 加油小垃圾們在線免費閱讀

劍修通常全身上下只有一把劍,字面意義上的。

沒有大消耗,但重點是也沒有收入來源。

萊莘愛憐地摸了摸自己的乾坤卦盤,起個陣還賺不回本,一把劍更是零支出零收入。

怎一個慘字了得!

衣襟突然動了動,一隻頭上豎著呆毛的鳥頭探出來。

「嘰——萬水千山總是情,放我出來行不行——嘰嘰嘰!!」

將一看就鑽了很久才從腰腹爬到脖子的鳥壓回去,萊莘兩指捏住鳥嘴。

「不行,學院不能養寵物。」

鳥嘴馬達突突啟動,頂起手指:「嘰嘰嘰嘰!!勸君更盡一杯酒,你嫌我丑那我走嘰——」

挺能叨叨?

對於這一點,萊莘其實也很奇怪,原主怎麼養了一隻平、平、無、奇的鸚鵡,還滿嘴跑火車。

主要是和原主書面顯示的性格不搭。

萊莘剛穿過來沒多久,大半時間都在和這隻牛逼哄哄的寵物對罵。

「旺財啊——」萊莘滿臉慈愛,直接侮辱道:「學院里只能帶契約靈獸,你這,這,唉!」

此時無聲勝有聲。

「……略微有些拿不出手啊。」
???你禮貌嗎?

旺財:!!!

「嘰嘰嘰嘰嘰嘰!!!!啄死你,啄死你!!!!」

怎麼著也在靈氣濃郁的宗門呆了老久,簡單的語音識別旺財還是聽得懂的。

比如面前這個人在嘲笑它。

「桃花潭水深千尺,要你萊莘死一死!!嘰——」

萊莘:「……」

原主平時在幹嘛,就天天教這隻雞詛咒自個兒?

「四師姐,去玩啊!」樓玉台的聲音從外邊橫衝直撞傳來。

這小子大概也提前交卷了。

好吧確實提前交卷了吧,小垃圾。

萊莘清點了下剩下的靈石,一邊不由想起書里對這位五師弟的描寫,重點就是這位小師弟是精分。

但問題在於改過的文她不造啊。

雙重人格還是被奪舍靈魂共存?沒點端倪。

「四師姐,趁考試後放假,我們去山下的市集逛逛吧。」現在也根本看不出來。

萊莘狐疑的眼神在對面人身上打轉,聞言,卻對他口中的市集更感興趣。

五師弟笑咪咪,看着滿眼無害,萊莘暗暗自我唾棄:格局小了,怎麼能用懷疑的眼神看一個同樣是炮灰,同樣在原書中被滅門的同款「等」傻白甜師弟呢。

原文:反派淵戚屠殺北斗宗瑤光峰眾人,千機真君等……

「等」,一生之痛。

炮灰的悲哀。

「炮灰之死,或輕於鴻毛,如秋葉之靜美,逝如無人問津的風。」萊莘面色憂鬱,拆文碎屍重組。

而她配合的小師弟,正在雖然聽不懂但師姐這麼說一定有道理的、不分青紅皂白地鼓掌。

**啪啪!

萊莘矜持地點點頭,小夥子有前途。

「走吧,下山。」

她正好去弄些搞錢的行當。

「對了,你把走地雞帶上。」

「啊?」凌空扔來一嘎嘎,樓玉台接住,「……哦……旺財,好久不見。」

「嘰!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

「……」

……

菁華院山下市集連着城鎮,往外延伸千里還連綿不絕,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因為聚集了各個門派的親傳、內門,被吸引來這裡的人員格外駁雜。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上好的飛毯進來瞧一瞧嘞!!」

「今日大減價!買聚靈符送一瓶絕品丹藥!」

「煉器宗師秦大家最新出品,只要三塊上品靈石!」

樓玉台剛從一個攤子里湊回來,遺憾地搖了搖頭:「都是假的嘞。」

一回頭,發現剛站在旁邊的萊莘已經以熟門熟路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擠在兩個大媽中間,麻溜地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塊破布鋪在地上。
???幹嘛?

這布的花色……有點像學院食堂統一分配的桌布?

四師姐有點不對勁,不確定,再看看。

萊莘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樣的,但她確是靠着人設苦熬了十六年。

就是類似一種隔段時間給自己換個習慣性格的神秘玄學,比如她穿書前,剛給自己立了個努力刷五三認真學習的勤奮人設。

最強大的暗示就是先騙過自己。

再比如過年遇上熱心親戚詢問成績時,她回以同樣熱情關心對方工資多少的開朗人設。

……再有就是剛穿來時發現情況有點麻煩,有點想死一死為主角陪葬的佛系善良人設。

但最終,萊莘麻溜地掏出儲物袋裡僅剩不多的幾個擺陣的小玩意兒,放在鋪開的破布上,她選擇做一個陽光開朗大女孩。

謙虛點的說法,她決定苟延殘喘活個幾百幾千年。

兩腿一敞,一蹲。

「快來看大甩賣!原價999,現在不要998,不要999,只要9.9!!」

「師姐……」樓玉台悄悄蹭過來:「你接受身份還挺快哈。」

看着二話不說下蹲,完美融入大媽中間開始賣貨的萊莘,他開始反思兩人這一趟下山的目的。

來幹嘛來着?

想不通,他自覺掏出了幾隻靈蟲,默默放地上,支持一下自家師姐的生意,不然毯子上就幾面起陣用的旗子,看着怪磕磣。

連旁邊大媽硬凹造型擺出的野花野草都比他們有排面。

「哦,我都差點忘了你是個蠱修。」

蠱修以蠱修行,與蠱相契。

萊莘像發現新大陸,新奇的視線圍着樓玉台打轉,不料可能是對方眼神太過猥瑣,後者誤會了。

敞着儲物袋,輕咳一聲:「沒了哦。」

口袋癟得比萊莘的還乾淨。

雖然被誤會了意思,但此情此景,萊莘還是沒忍住鬱悶:「不是,北斗宗這麼窮的嗎?」

我們可是親傳!

現在修仙界什麼行情!

「你們這樣,我很沒面子的。」

樓玉台摸了摸鼻子:「北斗宗不好說,但瑤光峰窮。」

兩人之間沉默了幾秒。

下一刻,樓玉台麻溜地蹲在了萊莘旁邊。

自覺而乖巧吆喝。

「大爺,過來看看~」

大爺走開了,搖了搖頭並加快了腳步。

……拐去了前邊大娘攤位。

樓玉台嘆氣:競爭如此激烈……

而萊莘,震驚盯了自家五師弟一會兒,確認是個可塑之才,有了個不成熟的小想法。

「你過來。」

樓玉台:???

「會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