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6章 苦了誰不能苦了自己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7章 大爺,過來看看在線免費閱讀

萊莘:本人膽小。

至於剩下的,關我屁事兒,我暈了。

默默收回點在腹部的手指,別說,氣血上涌什麼的,有靈根就是不一樣哈。

血嘎嘎多。

「四師姐!!」樓玉台嚎着撲上去。

萊莘虛弱地睜開一隻眼:「別哭,爸爸愛你。」

又閉上了眼睛。

樓玉台:!!!

四師姐磕到腦子了!!!

不遠處一堆人趁亂踢翻了不少桌子筆墨,幾個穿着花里胡哨的弟子嗷嗷興奮。

「哪裡?壞人在哪裡!」

「啊啊啊啊啊啊魔族入侵了!!」

「耶不用考試了!!!!」

最終,所有人都被現場的監考長老武力鎮壓。

「還有你!」長老暴怒轉頭,視線準確無誤對準了一動不動裝死的萊莘。

桌上的身影一僵,繼而揚起頭,燦爛的笑容掛在萊莘臉上,在長老開口噴唾沫星子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提筆、沾墨。

低頭,就是不對視線。

「我愛考試!考試使我師傅師兄師姐師弟快樂,我師傅師兄師姐師弟快樂,我也快樂!」

長老:「……」我很感動,真的。

但別來氣我,也是真的。

廣場邊緣處,阮青雲正收回視線。

隨着筆試試卷的下發,她再次不耐地看向那個似乎在認真閱卷的背影,與記憶中略有不同,那個人彷彿突然之間變了。

演技變好了。

同一時間,萊莘警惕地轉頭,笑着露出八顆大萌牙,人畜不分獻上笑容。

笑就對了,一堆NPC,我有何懼?

別人生氣我不氣,氣出病來我高興。

再次低頭,萊莘臉上的笑容收斂,嘴角開始變得僵硬,幾秒後,沾了墨的筆重重落下一滴墨漬,在泛黃的卷子上暈開。

萊莘努力認真審題中——

又是幾秒……

摔筆。

靠!

這什麼玩意!

「請從以下符籙中選出發明時間最早的——」

寒冰符

禁錮符

疾風符

炎陽火影符

選擇題??!!

萊莘:「……」

在上首的死亡凝視中,萊莘顫抖地拿回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認真且鄭重地寫下幾個字。

並時刻虔誠地默念……三短一長選最長。

繼續往下看去,她的表情由龜裂到麻木,到後面漸漸混亂來勁,下筆如有神。

「請將下述功法由現世時間早晚進行排列。」

「三萬年前,墨玉仙尊飛升時留下了哪三件法寶?」

「論述菁華院的建成對目前修仙界的積極意義。」

哈哈,已瘋,勿擾。

萊莘覺得原主也是有優點的,能夠在知識的花團錦簇中片葉不沾身,總歸是個意志堅定的。

——終於讓她找到「自己」的優點了。

感動。

雖然暫時不知道這次穿書的緣由,但是萊莘已經感覺到自己心中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那種帶着少年壯志和意氣風發的壯闊,讓她暗暗下定決心。

……放心吧,苦了誰都不能苦了自己!

人生嘛,山不來就我我去就山,穿書都出來了,我適當發一下瘋也不為過吧?

在這一刻,面對着滿屏不會做的題型,這種熟悉的做五三的既視感,讓她第一次真正直視了自己已經來到一個陌生世界的現實。

不真實感猛然落了地。

「莫欺——」心口澎湃。

「萊莘你幹什麼!要作弊嗎?快給我坐下!」

憋到一半的壯志:斷了。

只有樓玉台,敬佩地看着一隻腳還在桌子上的萊莘。

不愧是我四師姐!

牛批!

兩秒後。

長老只看到落座的人在紙上唰唰落筆,動靜之大,引得周圍一眾弟子時不時抬頭觀望。

偏偏當事人滿臉冷酷且帶點對題目的鄙夷不屑,間隔幾秒還「嘖嘖嘖」一聲,昂着頭眼尾下瞥。

目睹一切的監控長老額頭青筋突突跳。

她在鄙視題目吧?她在鄙視題目吧!

題出簡單了?這一點不萊莘!

但聽到萊莘動靜的弟子們可沒有長老的定力,在萊莘迅速刷滿一頁題翻頁後,不少人心態開始崩了。

汗珠直冒。

這次的題真的很簡單嗎?簡單嗎?可是我不會!那可是萊莘啊!

她會……我不會……

就在場中氣氛漸漸變異時,「啪」一聲——

離萊莘最近的何沁官手一僵,視線里都是那人起身交卷的身影。

此時考試時間還沒過半。

「咔!」何沁官手中的筆被捏成兩截。

靠,被她裝到了!

留下一片卷王的迷之氣場,萊莘悠悠遠去。

長老:「……」這個神仙!

低頭一看,卷面還算整齊,內容也很……滿。

繼續瀏覽。

「問:靈獸身中鎖魂噬血花該何解?」

答:需要紅鯉魚與綠鯉魚與驢混合產生的化肥,紅鯉魚比綠鯉魚的驢綠,綠鯉魚比紅鯉魚的綠紅。必須是灰化肥不能是黑化肥,因為化肥會揮發,黑化肥發揮會揮發,灰化肥發揮會發黑,灰化肥揮發會發黑黑化肥揮發發灰會花飛,灰化肥揮發發黑會飛花黑灰化肥會揮發發灰黑諱為花飛……

「……」

……

萊莘循着記憶來到院子,這所修仙學院的學生宿舍分配倒是財大氣粗,畢竟是多個門派一起供出來的,人手獨立院子。

不過,她想先靜靜。

這裡不好混是真的。

她懷疑這本書的劇情已經崩壞,根據她目前接觸到的,原書劇情在後期對她的幫助可能不大。

畢竟改文之後她也沒再倒回去復盤。

人均金手指,搞嘛呀!

這絕對不是她為了發瘋做鋪墊喔。

所以,劇情大神在上,她萊莘要開始為了美麗生活規劃生存路線了。

首先,摸了摸癟癟的儲物袋……她要搞錢。

眾所周知,她是個陣修。

陣修適用於群攻,殺傷力一般不大,大的也用不上,是個依情況而定一會兒有用一會兒沒用的職業。

而陣法起源於五行八卦,奪天地之造化,每一個陣法的建立需要數不清的資源輔助,靈石寶器符籙樣樣都需要。

空手造陣,做夢都不敢想。

陣修討好符修器修已經是修仙界常態。

簡而言之,大消耗職業,沒有之一。

哦,萊莘手上還有把劍。

她還是個劍修。

修仙界公認:劍修窮三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