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5章 不存在的二師兄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6章 苦了誰不能苦了自己在線免費閱讀

「咚——」

第二道鐘聲響起。

怎麼說呢,就是萊莘他們現在正趕上了考試。

……熟悉的考前鐘聲。

等會兒進院里估計免不了被冷嘲熱諷,畢竟原主的大放厥詞萊莘自己都有點不忍直視。

樓玉台撓了撓頭,「師姐,咱們試卷還沒偷。」

「……」

萊莘不想面對現實:「對呀,所以你們回去賠了三師兄又沒偷試卷……妙啊!」

樓玉台看了看滿臉恍惚的萊莘,解釋:「半路遇上大師兄,邀請我們去埋人……然後三師兄又突然暈了過去。」

萊莘,萊莘什麼都沒聽到。

她不想聽這個。

她不想考試。

她不會。

突然,一個不是特別適合在此時提出的疑問出現在她腦海。

「大師姐,大師兄,三師兄……二師兄呢?」
???

「啊?」

樓玉台被突然跳躍的話題弄得一愣,下意識回:「二師兄,不是,大師兄不允許我們叫……」

他也是一頭霧水:「前陣子『二師兄』就變『大師兄』了,就在大師姐叫了他『老二』之後。」

「二……大師兄仰天怒吼『我受不了這個鳥氣』,然後就硬要換個排名非得當大師兄,瑤光峰也就咱五個親傳,師傅說隨他,反正也改變不了什麼,從此咱們瑤光峰就沒有二師兄,只有大師姐和大師兄了。」

……好像聽懂了。

萊莘有意放慢腳步,順便脫口一句:「反正就是不允許大師姐叫他『老二』對吧!」

六!

看來幾千年後的修真界也是趕上了潮流,熱詞不少啊。

「魔尊呢?」萊莘突然問。

與此同時,第三聲「咚」炸在兩人腦殼,樓玉台還沒來得及回答「藏在後山」,就和萊莘一起,被突然出現的學院長老揪住了領子。

拎上了天。

卧槽?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人家哪位!!!」

「嗷嗷嗷嗷師姐別揪我頭髮!!!」

……

菁華院,演武場。

幾百張紫檀木小桌間隔一米擺放,每張桌子上都放着筆墨硯等用具。

烏泱泱的人頭入場,少男少女着不同的門派服飾,他們中有的來自大門派,也有來自修仙世家,或者一些有門路的中小門派。

但無一例外,都是天賦極高的天之驕子。

「我說,萊莘怎麼還不來?她不會是自知理論考不行乾脆不敢來了吧?」少女鄙夷一笑,「放大話誰不會?」

「竟然還讓景元師兄跟着她到處亂跑!」語氣中濃濃的嫉妒揭示了最後一句才是抱怨的重點。

何必宮理了理整齊的袍角,無聊地瞥了眼還在喋喋不休的雙胞胎姐姐何沁官,又低頭幻化出一面水鏡,側首摸了把自己的左臉。

等會兒筆試開始會禁法,趁機多看會兒。

「何沁官,你和萊莘也就半斤八兩,她要真不來,不是正合你意,兩個黃榜吊車尾,率先恭喜你反超奪得倒數第二的寶座。」

又一個綠色衣裙的少女進場,冷笑連連。

「慕樂你又想找茬?!」

兩人的爭執很快被隨後入場的監考長老打斷:「閉嘴吧小兔崽子們!快點入座早點考完,你好我好大家好!」

一個個爭風吃醋弔兒郎當也沒個修仙的樣子,真是他帶過最差的一屆!

也不知道一年後宗門大比重新排位,五大宗門靠這批年輕一輩會不會被拉下神壇。

「那邊那個,別照鏡子了!」

長老掃視全場,好不容易將眾人趕回位子上,忽然聽到天上傳來一陣夾雜着風聲的尖叫。

「什麼東西?」

長老的眉頭還沒來得及擰起,兩道人影已經一前一後從天而降,重重摔在了幾張紫檀木桌子上。

一時間人仰馬翻,木屑紛飛。

「哎呦!」

「誰砸我?!」

目睹一切的長老滿眼獃滯,用非常想不通的語氣問在地上哎呦打滾的幾個弟子:「不是,你們是真躲不開啊?」

被砸到的幾人:「……」這是重點嗎?

再看另一邊,萊莘和樓玉台雖然被「好心」的過路長老扔回演武台,但肌肉記憶讓兩人在落地瞬間擺成了一副帥氣的單腿蹲姿。

兩人各自踩在一張桌子上,單手置於胸前,周圍幾米內的桌子被氣流沖翻。

「咔——」

萊莘腳下的桌面終於承受不住壓力,塌了。

樓玉台默默站起身,視線在對上上首的死亡凝視前,先一步找到張空桌子,乖乖坐了下去。

萊莘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根據接收到的記憶,周圍好幾張臉莫名眼熟,都至少是打過一架的交情。

敵軍還有五秒到達戰場!

果然——

「敲尼瑪萊莘!」

初來乍到且一路顛沛流離,萊莘剛站穩,還沒從被這麼多人圍觀的境地中回過神,冷不丁又對上雙明顯怨氣不淺的瞪圓眼睛。

眼睛的主人剛抽出被壓在桌底下的裙帶,快走幾步,閃到萊莘面前。

「你……」

熟讀原書的萊莘累了,她一個領導抬手制止了面前人開口。

這不是她想像中的穿書。

原主太會搞事。

人剛到修仙界,已經遍地是仇人。

呵呵,妙哉。

突然想回去繼續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擬了。

她愛學習。

萊莘大腦飛速轉動,四周陷入一種詭異的僵持,這種場子該怎麼辦——貌似她這場考試要超常發揮貌似她好像一不小心砸壞了考場貌似她好像一不小心壓到了人可能還是有前嫌的仇人貌似……

鎮定地拍了拍衣袖,萊莘有了一個成熟的小想法。

主要她也熱愛和平。

「噗——」

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萊莘捂住胸口,麻溜趴在了桌子上。

一串蜿蜒的血跡從她嘴角流下,配上她外形本就帶着三分弱柳扶風氣質的加成,硬生生嚇住了上前幾步的何沁官。

「怎,怎麼了……」

周圍陷入一片懵逼的靜止。

在一片安靜中,萊莘趴着的頭突然抬起,仰天大喝一聲:「孫賊!害我!」
!!!

何沁官:誰?誰!我不是,我沒有!

十幾歲的少男少女哪見過這陣仗,不少人拔出配劍,開始騷亂起來。

攪混水的萊莘微微調整了個姿勢,讓自己趴得更舒服。

終於不再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