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4章 原主留下的鍋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5章 不存在的二師兄在線免費閱讀

近千百年來修仙熱起,大大小小的門派不計其數,但大浪淘沙下,最終奠定了五個門派的絕對地位。

這就是目前東州大陸位於頂峰的五大門派:青城劍派、元門、蓬萊島、無生殿、還有萊莘所在的北斗宗。

各大門派各有所長。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爭奇鬥豔。

簡而言之,有競爭。

競爭的方式包括但不限於當街鬥毆扣嗓子眼、在對方門派大門口隨地大小便、造謠敵對方長老偷己方掌門內褲等等。

又過了百八十年的磨合,最終為了此界的長遠發展,美其名曰取長補短,五大門派領銜各大中小門派,創辦了一所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修仙學院——

菁華院。

傳說,菁華院都是精華。

畢竟菁華院不是進入門派的通天階,而是那些已入門派的親傳弟子們的較量場。

裏面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從此,周測月測期考年考,三年一小比五年一大比,仙門競爭進入正規化流程。

萊莘的思緒被一陣人體落地聲打斷。

「嘭!」

她眼皮一抽,不忍往另一邊看,意料之中,她那個便宜三師兄像道流星一樣彈射出去。

怎麼說呢,人生地不熟的,先苟幾天不是穿越界常識嗎?

這系統怎麼也不提醒一聲?

景元滿臉陰沉地從地上爬起來,站起身不知道在想什麼。

萊莘還在回憶劇情,按照書中情節,原主就是在菁華院遇上的女主阮青雲。

阮青雲是五大宗元門的掌門之女,從小靈根缺失,實則是被她那個早逝的娘用特殊秘法封印了靈根,原因在於女主的薄情爹,在他娘死前就迫不及待帶回藏在外面的女人孩子。

這要是換個場景,就是妥妥的外室上門,寵妾滅妻。

怕自己死後女主太小被暗害,女主娘最終隱藏起了女主的單品天靈根,而女主阮青雲也因為「藏拙」磕磕絆絆雖過得凄苦,卻也最終沒有因為遭人嫉妒活了下來。

這一切截止到阮青雲十六歲。

在女主十六歲以後,封印開始一步步失效,這也是女主娘當年留下的後手。

隨後,阮青雲從菁華院開始,一路嶄露頭角修鍊升級,最終站在整個修仙界的頂峰,一部妥妥的大女主成長記。

連男主的存在都仿若一塊背景板。

這麼想來,現在似乎好像也已經沒有所謂的「男主」存在了。

不過對於景元噶人這一件事,萊莘其實心裏還存疑,畢竟事實擺在眼前,她那個快穿的三師兄想噶的人可不止一個,但後面的似乎都有意無意被他那個所謂的系統給阻止。

唯獨噶男主幹脆利落。

但這些都不是萊莘現在關心的,既然世界崩不了,那既來之則安之,本着無數前人的經驗總結,作為反派炮灰,活下去無外乎兩條路。

遠離主角。

抱大腿。

至於第三條隱藏路線,比如干翻主角這種,還是交給三師兄那種有想法的人才吧。

「嘭——」

景元因其「桀驁不馴」再次被暴跳如雷的諸長老踹翻,重重落到地上,擦出一條流暢的地基線。

「……」

萊莘想選一。

遠離主角,重點是遠離這些亂七八糟的人。

看了景元謫仙般的面容上青一塊紫一塊,萊莘和樓玉台毫不掙扎地被送回了菁華院。

然後,一臉急着回宗忙事務的諸長老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走之前急哄哄扔下一句:「對了,幫你們三師兄先請個幾天假,就說他御劍的時候不小心撞山上了,重傷。」

萊莘:「……好的。」

似乎這個修仙界不怎麼好混啊!

穿書沒多久,已經數次冒出這個念頭。

「四師姐~~三師兄不是因為逃學後又死不悔改發瘋,被諸長老揍了關禁閉嗎?」一旁的樓玉台悄悄扯了扯萊莘袖子,滿臉真誠加疑惑。

……你知道還問!

萊莘從門口「菁華院」恢宏的三個字上收回視線,默默扯回袖子:「你還小,我們要透過事物的現象看本質,三師兄只是從另一種層面完成了他的夢想,你看,他現在不是躲過了這次月考嗎,真是個狡猾的男人!」

樓玉台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沒錯,原文中,原主和女主這個時候已經起了衝突。

當然主要是原主萊莘找茬。

本就是修行界年輕一輩的聚居地,但天才分三六九等,原文中萊莘看不慣阮青雲入學測試時還是個靠着後台才能入院的普通人,卻在隨後的各項測試中漸漸被追上甚至趕超,心態也漸漸變為嫉妒不甘。

但萊莘作為女主成長前期遇上的一個炮灰式反派,自然是屬於無腦挑釁,討不得好的類型。

不管是凄慘小白花還是柔弱白蓮花,原主的陷害式演技自然也是炮灰級別,不是被女主反將一軍,就是被各路配角當場抓獲。

看到這裡的萊莘:「……」

這次的月考就是某一場亟待她善後的故事節點。

這也是原書中反派師兄弟三人回去師門的原因。

修仙界的考核分為理論和實戰兩種,根據不同地區的靈根類型,修鍊派別如劍修符修丹修等再一一划分小類別。

而在菁華院教授學業的,則是各個門派中德高望重的業界大佬,比如教授煉器的,就是五大門派之一無生殿的首席煉器長老。

各門派各有所長,修仙資源匯總,又最終惠及自家弟子,誰也不虧。

壞就壞在這裡。

「咚——」

一聲悠揚的大鐘提示音飄蕩在整個菁華院。

「四師姐你聽,好巧哦……」

萊莘不禁咽了口口水,如果沒記錯,原主走之前應該是在菁華院放下了狠話,說這次考試要超過阮青雲,而她和幾個師兄弟回去,就是打算回北斗宗去偷這次的理論試卷。

因為這次的出題長老,恰好是北斗宗的。

近水樓台。

畢竟是各家聯合的學院,拉幫結派的現象層出不窮,學生和學生的,學生和老師的,老師和老師的。

考試排名高會得到各種丹藥功法等獎勵,而獎勵是各家出的,誰拿誰賺。

壞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