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2章 都是有身份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3章 主角之死在線免費閱讀

「你們在幹什麼?!」

一道破鑼嗓子揣着驚懼、懷疑、譴責、憤怒、不屑的眼神,突然從另一頭草叢裡站了出來。

說實話,萊莘這輩子沒看過如此複雜的眼神。

這種境界,也就小說中瑪麗蘇龍傲天文的男女主頭髮和名字能與之匹……

「呲——」

「噗通!」

只見來人身着灰袍,驚疑不定的面色戛然而止,喉嚨飆出一道靚麗的血線,鮮血橫流。

喉、喉嚨破了???

優雅地收回手中劍,某人含笑的嘴角弧度不變,若無其事看了眼在場眾人,「看我幹嘛?繼續啊!」

好傢夥,萊莘剛鏟了一抔土的功夫,三師兄把人噶了??!!

——敵。

她一句話剛剛想完。

眼皮一跳,萊莘恨恨撬起土,囫圇埋住坑裡黑衣男子的下半身,這鬼地方人都不正常,埋完反派趕快跑路!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四師姐你慢點~~」

……草。

對面一起挖土的正太嗓音蕩漾,害羞地瞥了她一眼。

萊莘:「……」

她動作更快了。

「嘖嘖——」剛抹人脖子的三師兄蹲在坑邊,可惜道:「還挺帥……想噶他腰子。」

噶腰子?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嬌貴的小公主?

聽聞此話的萊莘手一頓,猝然抬頭,「你——」

腳下突然傳來輕微的震動,幾顆小石子從旁邊的半山腰噗通噗通滾了下來,正蹲在另一邊的大師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震了?」

地震??!!你一個古人還知道「地震」??!!!

萊莘又是一梗,僵硬地把頭轉向另一邊,「你——」

大師兄「哈」了一聲,睿智的眼神散發逼人光芒,「幹嘛,沒見過穿越啊!」

又嘀咕道:「說了你們也不知道,土著知道什麼叫『穿越』嗎?不對我也是原住民啊,只是比你們先進了區區幾千年罷了哈哈哈哈哈哈!」

「每每想到這裡,優越感油然而生啊……」

萊莘一抔土沒忍住潑到了反派臉上,哦,徹底蓋嚴實了。

五師弟還在哼哧哼哧壓土,大師姐滿臉高人風範,拄着鏟子不知道在想什麼,沒說話。

腳下的震動愈演愈烈。

三師兄嘆了口氣:「我快穿。」

萊莘:???

今日忌出行??!!

默默捂好小馬甲,萊莘繼續埋土。

餘光看到大師兄滿臉懵逼帶三分疑惑,嗯,原住民這點實錘了。

……幾千年後還是修仙時代。

看來不懂何為「快穿」。

然後她又聽到他們三師兄繼續說道:「這個世界要崩塌了……」

萊莘:???

萊莘:!!!

不是,搞什麼??!!!又怎麼了??!快穿就是高級是伐!!還帶實時播報通知的??!!還讓不讓人好好穿書了??!!

「穿書?」

「穿書!」

「穿書……」

「穿……四師姐加油埋!」

萊莘麻木了,太激動,喊出來了?

不是問題。

「我穿書。」攤牌了,毀滅吧!

然後……

萊莘繼續麻木臉:沒人理我???

三師兄眼中極快掠過抹暗色,繼而悠悠道:「系統說,我們噶了主角,世界崩塌了。」

「快穿……穿書?這兩者有什麼區別呢……」大師兄蹲着冥思苦想,隨後像是想到什麼,他瞳孔倏地睜大,「崩塌……你是說,世界要毀滅了?!」

「我剛穿一天啊!只是想殺個反派而已,又不是要天上的星星!!」大師兄敦厚老實的臉龐配上仰天長嘯,格外具有喜感。

可惜萊莘現在笑不出來。

你一天,我特么才穿一小時!

大師姐這時也反應過來,她猶豫着問三師兄:「小三,你的意思是此人為大氣運者,維繫此界命數平衡?」

三師兄臉皮扭曲一瞬,「你要這麼想……我也沒意見。」

大師姐轉身,迎風而立,喟嘆一聲:「時也!命也!」

萊莘眼睛疼,五官也像是各有想法,哪哪都不得勁,這都是什麼事啊……

「大師姐!」

五師弟拉了拉滿身清華立於山巔的人,另一隻手扒拉幾下土堆,又拿鏟子把蹲在一旁唉聲嘆氣的三人拱遠了些,才對着看他的四人指了指地下。

「剛才不是只打暈了嗎?」

四人:「……」

空氣靜止——

「快救人!」

空氣聞風而動。

五人挖呀挖呀挖——

……

「小四你說你那鏟子這麼麻溜蓋臉干哈?!」

「大師兄莫謙虛,沒有您語出驚人也就沒有我一抖擻!」

「小三就鎮定多了。」

「你再叫那個稱呼我也是可以不鎮定的。」

「別聊了!你們那些個穿什麼的等會都給我好好解釋清楚!」

「出來了出來了!!大師姐大師兄三師兄四師姐!!!」

「……閉嘴!」

幾秒後。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起看向地上躺着雙眼緊閉,衣衫褶皺叢生,灰頭土臉的淵戚大反派。

萊莘忍了又忍,嘴角止不住抽搐——

「三師兄……這個地裂加天崩的怎麼還沒停?」

她感受着腳隨底下震動刺激地上下起伏,淡定地單指抹掉額邊一抹豆大汗珠。

三師兄名叫景元,此時正雙眼放空。

「我懂我懂,問去了……」萊莘大手一攬,安撫看不懂老三操作的師兄弟們。

隨後,萊莘只見她三師兄的眼珠詭異地動了一下。

「他回來了吧?」

五師弟死死盯着景元,「……他回來了吧!」

「三師兄你怎麼不說話?!」

「樓玉台你再晃我,我就生氣了喔……」景元眼神僵硬地收了回來,吼完他五師弟後,又慢慢飄忽開去。

萊莘默默抹了把汗,慘白的小臉溢滿弱柳扶風之姿。

她猛撩起累贅的袖擺,果斷扔了鐵鍬,在山崩地裂中一屁股坐了下去,滿臉欽佩地仰視此等局面仍然平穩屹立的大師姐。

她思緒突然發散開去。

或許,書里的人設不是那麼輕易變動的。

所以為了符合中途換人設的規則,加入了各種能導致改變卻不會出錯的方法。

比如,怎麼讓景元變成反社會?

快穿一個現世的反社會靈魂不就好了?!

……總比人書里好好一個溫潤型炮灰反派突然神經病了好。

以此一一代入場上這些人……萊莘覺得,或許這書直接崩了也挺好。

正擺爛着,她突然聽到了自己三師兄略帶陰鬱的「最新通知」——

「……好像,我剛才殺的那個才是男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