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1章 開局埋反派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2章 都是有身份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北斗宗,瑤光峰。

「撐死老子了!撐死老子了!!」

清凌凌的溪流上置一紫檀小几,白玉香爐飄渺出極有神韻的霧絲,忽左忽右,又絲毫不移地向上升騰,流雲仙境,不外如是。

這是瑤光峰獨有的定海香。

一隻綠毛綴着腮邊隱隱兩團紅的鸚鵡撲棱翅膀,粗啞的嗓音直直對着萊莘耳邊,哭喪般:「撐死老子了!」

「撐死老子了!」

萊莘一勺穀物糊糊懟進鳥嘴。

「撐咕嚕嚕死……了!」

她穿書了。

發了好一會兒呆,小說中那隻碾成灰萊莘都不會忘的糟心鸚鵡第九十九遍哭喪:「座中泣下誰最多?瑤光萊莘踏馬作!」

萊莘:「……」

她竟然穿書了,穿成了書中的惡毒炮灰女配!

這人,這景,這鳥!

錯不了。

腰間環佩流蘇一陣啷鐺作響,萊莘深吸口氣,驀地站起,掏出一銅鐵精製的玩意兒——乾坤卦盤。

就是這個能猜會測的道具,讓她記住了某出場不過幾章的女炮灰。

從穿書始矣,萊莘這個角色就像和她融合,所有記憶、道具、言語都像她親身所歷,心隨意動,貼切到她如果不是真有現世記憶,都要懷疑自己就是萊莘本人了。

她現世也叫萊莘。

雖然要感嘆一句有緣,但是萊莘知道,自己馬上要死了!

掐訣捻算,今天,她那戀愛腦且「眼瞎」的大師兄即將從山下撿回來一個孤苦伶仃的良家女子。那「女子」,就是仙門百家人人忌憚的新任魔尊,淵戚。

淵戚是男子,所以說硬認成「良家女子」的大師兄有病,眼瞎病!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蘇醒過後的魔尊身為本書病嬌男二,除了女主誰的帳都不認,對於瑤光峰一群和女主作對的牛鬼蛇神、女配男配,那是嘎嘎亂殺,俗稱,滅門。

大不妙!

牛鬼蛇神之一萊莘,扛着大刀就下山去堵人。得在大師兄把淵戚帶回山之前,先一步把他嘎了!

穿書後續事宜,等會再說,都可以先往後退退……

萊莘捧着個骨碌碌滴溜轉的八卦盤,一口氣走到了山下,我可以的!她給自己打氣,書上說魔尊這時練功岔了氣,受傷不輕,可以偷襲暗算!

她一邊往偏僻處看,一邊視線不自覺探向了八卦盤上閃閃發光的……鏡面,鏡面中可以窺見自己,她現今這具身子的長相。

真真是個我見尤憐的美人小白花啊,萊莘托腮顧盼,果然,能和男女主沾邊的,炮灰都多得一份天道寵愛呢。

雖然後面要用早死來還。

她來到一處清流急湍的草木茂盛之地,這裡已經脫離北斗宗地界,但宗門方圓幾里,總少有人煙,所以此處幾乎不受後天人手糟踐,水聲近在耳邊,自己的視線還被瘋長的野草遮蔽。

然後,萊莘聽到了鐵器插入泥土的聲音。

萊莘:???

她聽到了一絲嘈雜中隱含密謀,警惕中暗藏狂妄的交、談、聲!

……

「好像不夠大?再深些?!」

「三師弟你看緊着些,人沒醒吧?」

「這邊!我坑快挖好了!」

「五師弟預備,等會我們一扔下去你就埋土!」

……

草色翩躚,真真一副良辰美景——

記憶中,本該清冷高傲的大師姐正在高傲地鏟着土,揮動歡快的小鐵鍬清清冷冷地指揮面前三人。

她那戀愛腦大師兄和溫潤如玉的三師兄正躍躍欲試抬着個人準備往坑裡扔!

五師弟架着鏟子在一旁虎視眈眈,眼神跟後山那頭陪着師傅十年沒碰葷腥的吊睛白額大蟲,一朝見紅燒肉時般,眼冒紅光。

這場面,是否略微……瘮人了些?

萊莘記起,穿書前看到的最後一則「作者有話說」,上面寫了啥,哦,說是應各位讀者要求,略微改了些邊緣人物設定……

真委婉,她凝神憶起,不就是瑪麗蘇團寵加大女主劇情被讀者罵街爛大街又反人類,作者不得不親自下場參與讀者投票號召,改了——

我靠!

——怎麼把這茬忘了??!!!

萊莘心頭一震,大師姐變龍傲天了,大師兄從戀愛腦變成重度戀愛腦了,三師兄從假腹黑變成反社會了,五師弟直接精分!

這才是她穿書前有記憶的最後一幕!

作者也有病!評論區一百個哈姆雷特一百種傻嘚建議,你還真用上了?用上了你還逮着北斗宗瑤光峰這一個地方嚯嚯?!

然後她是那個四師姐,蛇精病那種。

纏着男主胡攪蠻纏,陷害女主又演技賊爛,更衰的是一朝遇男二魔尊,直接被當胸一劍,三章升天。

完。

萊莘感覺臉疼,蠢疼的,手也疼,低頭一猛用力,咔——草拔斷了!蹲在草叢探着個頭的萊莘忽覺心拔涼拔涼。

有點小動靜哈,但她覺得……修仙之人或許耳聰目明……呃……或許……她一頓一頓地抬頭……

然後——

和前面突然齊刷刷回頭的四雙眼睛對上了。

呵呵。

「嗨嘍~」萊莘尷尬地伸出爾康手,姿勢僵硬,皮笑肉不笑,一整個「你們繼續我什麼也沒有看到不要拉我一起再見再也不見」的趨勢,腳尖悄悄開始往外移。

「四師姐!」

一道歡快的正太音在不遠處響起:「……四師姐,快來啊~~」

萊莘三百六十度轉體堪堪運行了十分之一,緊急剎車,頭部死死僵在原地,扯出個比幾秒種前還要真誠的假笑,「哈哈~被發現了呶~~」

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別問,問就是剛剛被人給定住了,是真真切切用法術被定在原地那種,萊莘視線轉向溫和慈愛臉的三師兄,可以放了嗎?

我投降!

十幾秒後,看着哼哧哼哧修繕挖深了些坑的萊莘,大師姐龍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倒也不像是被逼着加入……」

不止不像被逼,這賣力勁,看着比您三位還要再殷勤投入個七八十來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