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刮到臉上的髮絲…「兩年不見不認識我了嗎?
芥末……」只有白彥冰會叫他芥末。
我繼續故意用着肉麻的嗓音說道:「我是你的冰冰啊~」……四目相對相顧無言,惟有「艹」相慰!
方玠平時這麼溫柔的一個男生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不敢置信!
「你回你媽肚子里重造了!
……」「那你現在是男還是女?
……」「你胸裏面塞的是什麼?
……」「你下面能讓我看看嗎?
……」我撩起裙擺露出雪白修長的大腿…對着他一腳踹了過去:「gun!」
方玠淺意識里其實還是把我當男的當哥們了……畢竟我們做了六年哥們。
但是今天開始我不想做他哥們了……0我把我這兩年去T國做變性和整容的事情跟方玠說了。
既然是告白,當然要坦誠。
所以我也很直接:「我喜歡你」方玠看着我再次震驚了……但是他也看懂了我眼裡的認真。
然後便是沉默。
沉默是今日的微風,吹在我修長的脖頸,涼到了我的心底……時間似乎比我在T國那兩年還難熬。
終於,方玠看着我的眼睛認真小心問道:「你喜歡我什麼?
…我改……」我也抬頭望着他的眼睛,認真回到:「改做姐妹吧!」
—回公寓的路上,四公里路,我踩着高跟沿着街邊馬路一個人慢慢走回去的。
方玠用他溫婉的方式拒絕了我,因為怕傷害到我,所以沒有說得太明白。
我也很默契地沒讓彼此太尷尬。
這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我們能從彼此眼中看懂對方的意思。
我沒有說我默默喜歡了他六年,加上我去變性和整容的兩年……八年了。
我也沒有說我孤身一人去T國做手術的兩年時間吃了多少苦,熬脫了多少發。
畢竟我才不是為了一個男的才去做的變性……老娘我有意識開始,就覺得我是個女的!
是的,我覺得我是女的,性取向男,本來沒毛病的,但偏偏生理上是個男的!
這就讓我很難受了!
當然,比我更難受的是我家裡人。
我是家裡獨子!
父母做古董生意的,有點小資產。
我初中的時候就跟家裡人提出:「我想去做變性手術,我是女的!」
父母自然不肯:「別發癲。」
我也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
畢竟別人覺得我是男的有什麼關係,我覺得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