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頓了頓,許錦意繼續道:「況且,欺負了又如何,難不成你們這些嫡女就和庶妹相親相愛了嗎?」

許錦意的話讓這些嫡女的臉都火辣辣的。

確實,她們自己也是瞧不起那些庶女的,出門更不可能跟庶妹同一輛馬車。

她們的娘自甘墮落為妾,她們生來便是庶女,又有什麼不憤的。

被人輕賤也是活該,對於剛剛幫許錦兒說話,還有點懊惱。

實在是這三年許錦意沒參加過京中的大小宴會,而許錦兒恰恰相反。

弄得大家都要忘了她許錦兒不過是一個庶女。

那些嫡女心裏都暗暗的想好以後要跟許錦兒拉開距離。

「就是,一個庶女而已,還妄想得到別人的尊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另一名英姿颯爽的女子站了出來,看着許錦兒翻了個白眼。

她是尚書府的千金曲嫣然,家中庶妹眾多,平時最討厭的就是這些裝柔弱詆毀嫡姐的庶女了。

在家,她因為這直爽的性格,可沒少被庶妹陷害,吃了不少虧。

她做不來矯揉造作,以至於每一次都被庶妹誣陷。

這不,看見跟她庶妹同樣的許錦兒,可不就嫌棄噁心了嗎。

況且許錦兒可不是什麼小白兔。

之前府里舉辦賞花宴,她可是親眼看見許錦兒如何設計一個不小心倒了點茶水在她鞋子的女子如何掉進池塘的。

一個女子在眾目睽睽之下掉下水,那後果可想而知。

要麼自己爬上來,濕透的衣裳緊貼身上,曲線畢露,那女子的名節就沒了。

要麼就是男人跳下去救,如此,這女子也就只能嫁給那男子了。

而一般下去救人的,不是奴才就是護衛了,因為那次的賞花宴,只請了各家小姐。

所以許錦兒這報復,可真夠歹毒的。

就因為人家不小心弄**一點她的鞋子,就要毀了別人一輩子,就這心眼,簡直比針眼還小。

還好那次她聽見了許錦兒的陰謀,破壞了她的計劃。

不過那一次也讓她知道了許錦兒就是披着羊皮的狼,跟她那庶妹一樣,黑心肝。

就因為這點爭議,幾乎在場排隊搜查才能入宮的嫡女,庶女都分成了兩個幫派。

宮宴上。

「皇貴妃娘娘駕到!」

太監尖銳的嗓子大聲的喊着。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隨後便是行禮。

皇貴妃緩緩地坐下,隨後道:「今日皇上公務繁忙,賞荷宴由本宮來主持,都不用太拘謹,大家隨意。」

說是賞花宴,其實是為幾位皇子物識皇妃的一個宴會。

此刻,二皇子,三皇子便是在荷花池**的涼亭那邊寒暄。

許錦意看見好幾個貴女都很隱晦的往那邊看,想來都是愛慕那兩個人渣的。

三皇子不是什麼好東西,那二皇子也好不到哪去,兩人都是那種陰險至極的人。

看了一圈,許錦意都沒看到李瑾辰這個太子,不過他今日應該會來才是。

就是不知道躲在哪。

許錦意的名聲導致沒什麼人跟她交談,她也樂得自在。

許錦兒從頭到尾,那目光都在三皇子身上流連忘返,注意到三皇子看了眼許錦意。

許錦兒心裏警鈴大作,連忙對翠竹使了個眼神。

翠竹會意的點點頭,趁着沒人注意,就往沒人的地方去了。

許錦意看着弄濕的衣裙,還有眼前跪着的宮女,扯了下嘴角,便站了起來跟着宮女去換衣服。

等會會發生什麼許錦意很清楚,她也做足了準備。

「許小姐,請您在這邊稍等,奴婢去為你拿一套新的衣裙過來。」

等這宮女離開,許錦意冷着臉看着這房間,這一次,她要讓許錦兒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很快,一股異香從外面傳來,許錦意緩緩倒下。

聽見外面小宮女離開的腳步聲,許錦意唇角上揚,隨意花了十個積分,買了十分鐘的易容時間。

這易容一次還真貴,還是按時收費的。

時間不多,很快沈清辭就會往這房間來。

許錦意換上宮女的衣服就出去找許錦兒。

她也不傻,怎麼會大張旗鼓的去找許錦兒,而是找了個角落,示意許錦兒過來。

做了虧心事的許錦兒自然以為事情是不是沒辦好,所以便躲開了人群走向陌生的小宮女。

一陣暈厥襲來,許錦兒瞪大眼,看着小宮女露出的笑容,內心大驚,暗叫不好。

可是來不及了,藥效發作,她什麼也做不了,眼皮止不住的往下掉。

「砰!」

許錦兒狠狠地倒在地上。

許錦意嘴角上揚,直接扛起許錦兒往那房間的床上一扔。

隨後把門虛掩着,拍了拍手掌,準備離開。

「呵~!」

邁出的腳還在半空中沒落地,突然聽到聲音,許錦意嚇得腳一岔,整個人往前撲去。

「啊!」

還在樹上的李瑾辰想都沒想,徑直的飛身前去,接住了要摔倒的許錦意。

兩人靠得很近,少女的馨香撲鼻而來。

許錦意驚訝的看着面前冷峻的公子,驚喜的開口:「是你啊,謝謝公子又救了小女子一命。」

彎腰感謝地時候,許錦意像是才注意到他身上的四爪蟒袍,捂着嘴,受了驚嚇般的連忙行禮:「參見太子殿下。」

李瑾辰眸中泛着寒光冷冷地盯着面前的小狐狸,聲線微涼地道:「侯府嫡女,柔弱可憐,受姨娘庶妹欺負,被罰京郊外莊子三年……,看來情況也不屬實啊。」

剛剛的情況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她怎麼反擊,怎麼讓她人作繭自縛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這女人柔弱?

明明就是個狡猾的小狐狸。

許錦意眨眨眼,看來剛剛她做的事,被發現了呢!

「那就麻煩太子殿下移步,免得壞了人家的計劃呢!」許錦意嗓音清甜,帶着點撒嬌的意味,眼睛更是勾人的盯着李瑾辰。

眸中毫不掩飾她剛剛做了什麼,反而大大方方坦坦蕩蕩的伸出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看見李瑾辰不為所動,繼續對着他眨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