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系統:太子別怕,我來給你生娃了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許錦意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堆生子丹藥。

有這一堆葯,這生孩子還不是玩一樣的事嗎。

做任務簡直事半功倍啊,而且接近太子本來就是她的計劃。

她的仇人非富即貴,特別是三皇子,想要扳倒三皇子,那她就得給自己找個比三皇子還要強大的靠山。

太子就是很好的選擇。

根據原主上輩子的記憶,兩個月左右皇上會廢掉太子,傳聞理由是因為太子不能生。

那麼只要她在兩個月內順利的懷上太子的骨肉,那李瑾辰就能保住太子的位置。

只要李瑾辰能生,皇位就沒三皇子什麼事了。

而她,為太子生下繼承人的大功臣,那個位置還能跑了不成。

到時收拾那些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那邊李瑾辰才回到書房,許錦意從小到大的資料就已經放在桌面上了。

侯府嫡女,許錦意,三年前因殘害庶妹被趕到京郊外的莊子住,三天前因宮宴被許侯爺接回。

今日女扮男裝逛花樓,女子身份貿然被發現,所以被花樓的人追趕。

所以……。

真的是意外!!

想到那股似有似無的馨香能壓住他心底暴虐的嗜血之意,李瑾辰便派白靈暗中跟着許錦意。

要是發現有任何異常便彙報,重點注意她跟三位皇子有沒有關係。

從此,許錦意身後便多了條小尾巴。

白靈第一天跟着許錦意的時候,小七便通知她了。

「意意,看來花50積分買的體香丹太值了,如此便能引起男主的注意了。」

「我也是沒想到對他有那麼好的效果,看來他的病症真的很嚴重。」

會買體香丹,是因為許錦意又仔仔細細的研究了一下劇情。

男主十二歲的時候便上戰場殺敵,而那嗜血的殺意就是那個時候患上的。

而這發作的最厲害的便是每個月十五的月圓之夜。

許錦意不知道每個月圓之夜他是怎麼熬過的,但是只要這體香丹的安神作用有效。

哪怕微乎其微,肯定能引起男人的注意。

這也是她敢闖上馬車,不怕被他一招殺了的風險。

深夜。

房間內的窗戶,悄然無息的被打開了一條縫隙……。

一道漆黑身形高大的身影閃了進來,此人正是白天許錦意見過的男主,李瑾辰。

房間里燈光昏暗, 床上的女子身上單單只穿了一件大紅色的肚兜,露出一截纖細的小蠻腰,下半身也是只穿了一條短短的褻褲,裸露的皮膚在夜裡白得像會發光一樣。

男人猩紅的雙眼直直的望向床榻上的人,看清楚床上的情景,李瑾辰瞳孔微縮,耳根子通紅一片,隨即便轉開了視線。

上下滑動的喉結,還有那劇烈跳動的心臟,都在訴說著他此刻內心的不淡定,深呼了口氣,身子一躍跳出了窗外。

站在院子,李瑾辰臉色有些不知所措,遇見這樣的場景乃是意料之外,可是女子嬌美的容顏,精緻的鎖骨,深深地溝壑,還有那纖細白嫩的大長腿在他腦海中怎麼都揮之不去。

胸腔的暴虐殺意在這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陌生的熱意湧上心頭。

今夜抓了兩個刺殺過他的刺客,嚴刑拷打時必然會見血,所以心底就越發煩躁,想殺人的慾念越發明顯。

想到今日許錦意身上的馨香能壓抑住這股嗜血之意,李瑾辰便深夜過來了,不過這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一次可能是偶然,但是兩次他的嗜血之意都在這女人身上滅了,說明真如大師所說,這女人或許就是他的良藥。

不過現如今他還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女人,總不能每一次他都翻牆進來像個採花賊一樣。

看了眼院子的樹上,白靈會意飛身下來跪在李瑾辰面前:「主子。」

「若是許小姐有危險護住她安全,不能讓她有事。」

想起大師所說的話,李瑾辰眼底掀起暗涌:「或許此女子便是能醫治好主子病的人,若此女消失,唯恐世間再無醫治主子病的辦法。」

白墨向來把李瑾辰的命看得比自己還重,更是提出了將許錦意囚禁起來,這樣李瑾辰就不會有失控的時候。

一個帝皇若是連自己的行為都不能控制,那將會是致命的危險,朝中的人絕不會允許一個嗜血成性的人為君。

所以為了主子的霸業,白墨聽了大師的話便想要動手了,不過李瑾辰自己還是想要確定一下而已。

白靈聞言,內心一喜,還以為主子終於開竅,太子府終於要有太子妃了呢。

其實李瑾辰才離開,床上的許錦意便睜開了眼,眸底哪裡還有半分睡意。

「意意,男主好純情啊,他臉紅了誒,還落荒而逃了。」小七調侃地道。

「嘖,我都穿成這樣,他居然不為所動,他莫不是不行?」坐起身,撩了下長發,一雙桃花眼很是勾人。

翌日清晨。

許錦意大清早就起來給自己畫了個精緻的妝容,細細的描繪自己那細長的柳眉,今日就是原主上輩子一切苦難的開始。

而她要把這一切改寫,就是不知王姨娘和許錦兒今日過後還笑不笑得出來。

「大小姐,這是王姨娘差人送來的衣裙,說今日宮宴讓您穿着出席。」秋華捧着一套玫紅色的綢緞衣裙走了進來。

看了眼那衣裙上的花色,許錦意扯了扯嘴角:「放衣櫃裏面去吧。」

「小姐,據說這衣裙是麗裳閣做的,用的乃是上好的江南料子,穿起來透風不熱,你不穿這個去宮宴嗎?到時你往人群一站,大家一眼就能看見你。」秋華看着這樣漂亮的衣裳,眼裡都是光。

許錦意訝異的看着秋華,沒想過秋華的眼光如此不同,竟是喜歡這樣的款式:「這衣裙你喜歡便賞你了。」

秋華惶恐的跪了下來,怕許錦意誤解她惦記這衣裙:「秋華不敢,這是小姐的衣裙,秋華哪裡配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