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系統:太子別怕,我來給你生娃了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很快,五花八門的道具,她這積分能夠買的,合適這位面用的就篩選了兩頁出來。

解毒丹(100積分,此丹可解百毒,對**類無效)

平安符(100積分,抵擋三次暗算)

錦鯉運(200積分,好運隨時激發)

霉運符(100積分,有效時長一個月)

莊周夢蝶(200積分,入夢次數三次)

隨身鞭(500積分,可升級)

體香丹(50積分,服用後身體會散發淡淡的香氣)

身體調節器(300積分,可調節身體三個部位)

還有很多的道具,不過後面的比較貴,很多都是500積分以上的,許錦意就沒往下看。

深思了一下,許錦意先花兩百積分購買了錦鯉運,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剩下的積分她不打算動,後面再說。

「意意,那個鞭子你可以買,雖然貴了點,但是能保命,上手你就會用了,相當於一門武功了,而且以後還能升級。」

「好。」

就這樣,一千積分只剩三百積分了。

「小姐,府上的馬車來了。」外面響起許嬤嬤高興的聲音。

許錦意走了出去,今日的她只是稍微打扮了下,便美得不可方物。

哪怕是一直跟在她身邊的許嬤嬤,秋華也被她的美貌震撼了。

外面等候的小廝不耐煩了起來:「這真當自己是大小姐了,那麼熱的天氣,讓我們等那麼久。」

「就是,現在京城哪裡還有人記得她是嫡女,聽說王姨娘很快就會被扶正了呢。」

要是原主聽見這些話可能還會默不作聲,可惜兩個狗奴才遇見的是她。

走出門,許錦意拿着鞭子的手一甩,狠狠地打在兩個小廝身上。

下手果斷又狠辣,這可不是普通的鞭子,打在人身上格外的疼痛,又不致命。

幾鞭子下去,兩個小廝皮開肉綻,哭着求饒。

「大小姐饒命啊,大小姐。」

兩個小廝懵了,剛剛驚鴻一瞥,還沒來得及反應,那鞭子便快速打來,連躲都沒得躲。

他們也是沒想到啊,三年過去,大小姐竟然長成這般妖艷。

這比府里的錦兒小姐還要美,而且還一改從前唯唯諾諾的樣子。

此次回去,府里怕是要熱鬧了。

上了馬車,許嬤嬤就一臉擔心:「小姐,你這般下手,回去侯爺怕是要不喜了。」

許錦意一臉淡然:「嬤嬤,我就是要這樣的效果,我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軟弱了,你看現在,連下人都要爬我臉上去了。」

「而且父親本就不喜歡我,還差這麼一點嗎?哪怕沒有這一出,他要罰我還不是一樣有借口。」

「我想好了,往後,我不會再退縮了,許錦兒也不會再有那樣的好日子了。」

許嬤嬤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夫人離世後,嬤嬤本以為侯爺會好生待你,沒曾想……。」

「罷了,小姐以後你想做什麼就做吧,老奴會幫着小姐的。」

馬車緩緩的停下,許錦意被秋華扶了下來。

抬頭,只見侯府門外眸中激動含淚的王姨娘,和溫婉柔順的許錦兒帶着下人站在那。

看見許錦意出現,矯揉做作的用手帕擦了擦眼淚,隨後露出欣喜的面容上前。

「意兒,你回來啦,這三年受苦了,你爹也是的,姐妹之間的小打小鬧罷了,還鬧得這般大,這一罰就是三年,太狠的心了。」

王姨娘一副關心的模樣就要去握住許錦意的手。

「小打小鬧?」

「我記得當日王姨娘可是哭着喊着說我想要害死妹妹,要求我爹處罰我的呀,難不成我記錯了?」許錦意躲過她的手,冷淡地說道。

王姨娘臉色一僵,沒想過在外面住了三年的許錦意還是這般伶牙俐齒,還以為她會為了留在這繁華的京城而低聲下氣。

訕訕的收回手,語氣多了幾分柔弱:「都是母親不好,當日太過擔心你妹妹了,意兒就別跟母親計較了。」

而王姨娘身後的許錦兒卻是死死的盯着許錦意那張絕美的臉。

手中的手帕被攥得死緊,因為嫉妒渾身隱隱的發抖。

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

什麼好的都給了許錦意,自小許錦意就壓她一頭。

現在連容貌都勝過她。

許錦兒容貌也是生得不錯,不然上輩子三皇子也不會看上她,不過比起許錦意,那也是沒有可比性的。

看着清清冷冷通身貴氣的許錦意站在那,許錦兒不禁有些後悔。

或許不該讓她回來的,早知道她如今長得這般絕色,她怎麼會給機會讓她回來。

就讓她死在那個莊子里,神不知鬼不覺多好。

如今也來不及後悔了。

她才好不容易引起三皇子的注意,要是讓三皇子看見許錦意,她所做的努力會不會全白費了。

不!

她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許錦意必須死!

許錦兒上前:「是啊,姐姐,母親可擔心你了,我還時常聽見母親勸爹爹送你回來呢。」

許錦意目光掃向母女二人,陰沉下臉:「恃寵而驕的東西,三年不見,規矩都學到狗肚子里了嗎?」

「一個婢妾也敢自稱母親,一個庶女,該怎麼稱呼一個婢妾不懂嗎?」

「本小姐乃是侯府嫡女,見了我,連禮都不知道要行嗎?」

王姨娘和許錦兒臉色瞬間變得鐵青,唇角發白,強忍着眼淚沒掉下來。

王姨娘甚至氣得晃了晃身子,只差沒倒下去。

兩人這些年最在意的就是身份,哪怕許錦意的生母逝去多年,王姨娘仍沒被扶正。

這麼多年還是妾,她生的女兒仍是庶女。

這事就這麼被許錦意**裸的道出來,讓她們差點維持不住往日里的柔弱。

活了那麼多年,王姨娘也不是白活的,很快就擺好了心態。

拉着許錦兒對着許錦意深深地俯下身子:「是妾身的錯,大小姐三年未歸,太過擔心大小姐在莊子里的日子,以至於忘了規矩。」

低下頭的許錦兒,拳頭緊握,手指關節發白,彷彿要將所有的憤怒都聚集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