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系統:太子別怕,我來給你生娃了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看着面前女人靈動的眼睛,李瑾辰竟神差鬼使的聽了她的話,挪步。

「你就不怕我去告發你?」

什麼小可憐,分明就是小狐狸,被他發現做壞事到現在,這女人臉上就沒看到一點害怕。

更沒有做壞事被抓包的緊張感。

被人設計,還能冷靜的反擊回去,這樣的女人會受欺負?

騙子!

資料上的東西與她本人根本不相符。

「怕什麼?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而且你都看見了,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我才是受害者誒,太子哥哥難不成要為難我一個小女子?」許錦意湊近李瑾辰,調皮的眨眨眼,表情很是無辜。

李瑾辰清晰的看到眼前女子精緻的臉龐,彎彎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樣一顫一顫的。

兩人靠得很近,稍微再近一些便會唇齒相貼。

李瑾辰心中有些微妙,從未讓女人近身的他,居然一次又一次因為這個女人破例。

以往不是沒人勾引過他,爬過他的床,不過那些全被他殺了,要麼就是賞下人了。

自薦枕頭的人,既然那麼缺男人,何不賞給下人,不管對方什麼身份,哪怕是哪家臣子的千金,照樣做。

以至於後面京城中的女子都不敢靠近這太子。

感覺周身都被這股馨香的氣息包圍,李瑾辰不受控的閉眼深吸了口氣。

「好香啊!」語氣竟是無比的眷戀。

睜眼,許是發現自己做了什麼蠢事,李瑾辰猛的推開許錦意。

毫無防備之意的許錦意一下子被推倒在地上,還磨破了手掌心。

「嘶~」

還好不算嚴重,就破了點皮,還有點火辣辣的疼。

「太子殿下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吧。」許錦意帶着埋怨的眼神看向李瑾辰,並且伸手讓他扶她起來。

李瑾辰蹙眉,他發現自己居然覺得那抹血有點刺眼,甚至懊惱自己傷了她。

轉身離去。

背影甚至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

回到宴會的最**,許錦意厚着臉皮找了兩個人交談。

如此,不在場證據也就有了。

之後的事,根本不用她去安排,許錦兒身邊的翠竹怕是做好準備了吧。

她就等着看許錦兒自食其果,等她清醒過來,看見面前的場景,怕是會暈過去吧。

她剛剛可是偷偷地把翠竹準備給沈清辭的葯換成了強烈的**。

很快那邊的聲音被人發現,看着皇貴妃領着眾人前去,許錦意也是跟了上去。

當房門被太監踢開,眾人簡直驚呆了,誰也沒想到會有人那麼大膽宮宴上鬧出這樣的醜事。

皇貴妃的臉更是直接拉了下來,這宴會是她要求舉辦的,如今出了這樣的醜聞,這不是打她臉嗎!

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連二皇子三皇子他們都來了。

各家貴女聽着裏面**的聲音,一個個羞紅了臉。

離兩位皇子近的貴女更是低下了頭。

皇貴妃聞裏面的聲音還不停止,更是大怒的讓兩名太監把裏面的兩人拖出來。

「啊……」

兩人被分開,許錦兒徹底的清醒過來,瞧見面前的場景,嚇得花容失色。

轉頭,眼睛頓時瞪大的看着門外的一群人:「啊……」

奪過床上的被子包住自己白花花的身子,許錦兒連滾帶爬地跪在貴妃面前。

白着一張臉,哭得梨花帶雨的求貴妃娘娘為她做主:「求貴妃娘娘為臣女做主啊,臣女是被陷害的。」

眾人嘩聲一片,沒想到裏面的人竟是許錦兒。

三皇子看清楚是許錦兒後,眉間蹙了蹙,隨即又放鬆。

想到前不久,自己對這女子還有些好感,三皇子不禁的懷疑起自己的眼光。

之前他竟然會覺得這女子不錯,知書達理,柔弱溫順,為人和善,與其她女子不同。

如今再看,已然沒了之前的意思。

假山後面,打發了收買人回來的翠竹聽見裏面是自家小姐的聲音,臉色瞬間慘白起來。

懷着忐忑忐忑的心情,慢慢地走進人群,一眼就發現了站在那裡看戲的許錦意。

翠竹眼睛瞪大如牛,像是見鬼一樣死死地盯着許錦意。

她明明確定大小姐暈倒了才離開的,為什麼裏面房間的人變成了她家小姐?

翠竹的身子害怕得發抖起來,事情變成這樣她的下場是什麼,她很清楚。

哪怕今天能活着從皇宮離開,怕是回到侯府王姨娘也不會讓她活着。

為了將功補過,趕緊走出來跪下:「求貴妃娘娘替我家小姐做主啊,我家小姐定是被人陷害的。」

皇貴妃臉色如墨:「說,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

相比哭得梨花帶雨的許錦兒,沈清辭倒是不怕,穿好了衣服才過來跪下。

畢竟他知道不管查出來什麼結果,皇貴妃不會動他。

因為沈家乃是皇貴妃的母親娘家,沈清辭的父親與皇貴妃,乃是表哥表妹的關係,所以皇貴妃乃是他表姑。

說話間,許錦兒抬頭看了看人群。

只見三皇子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許錦兒痛得身子都晃了下。

完了。

她的夢完了。

今日過後,她與三皇子的距離相隔着十萬八千里。

日後的榮華富貴與她再無干係,想到這,許錦兒只覺得心臟都被抓緊了,痛徹心扉。

「懇求皇貴妃娘娘為臣女主持公道。」

很快,調查結果就出來了,在此之前,皇貴妃還好意的讓許錦兒換回了衣服,回到了夏園荷花池那。

許錦意看着被侍衛帶上來的宮女,還有兩個太監。

挑了挑眉,這才一刻鐘吧,這麼快就抓到了人?看來這皇貴妃有兩把刷子。

還以為翠竹會處理好這些人呢。

暗處的白靈:主子果然是喜歡許小姐,不然怎麼會叫他幫忙抓這三人呢。

許錦兒身後的翠竹看見自己收買的三人被壓上來,心如死灰。

低下頭,努力的縮小自己的存在。

看見這樣的翠竹,許錦兒有什麼不明白的。

現在許錦兒也明白了,看向許錦意,許錦兒眼眸里終於露出了懼怕。

她清楚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定然是許錦意動了手腳。

可是她沒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