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始皇朱元璋合照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秦始皇心中的震驚,無以言表。

「朕的繼承人,竟不是扶蘇?」

站在秦始皇身邊的贏扶蘇,心中更是無比驚駭。

一直以來,秦始皇都沒有冊立過太子。

但所有人都認為,皇長子嬴扶蘇,將是毫無爭議的秦二世!

可現在,這視頻之中,竟然說——胡亥才是秦二世?

扶蘇情不自禁,將目光轉向一旁。

那裡,站着一位比扶蘇更年輕的皇子,同樣也是面露驚愕。

這便是胡亥!

滿殿大臣,齊齊發出驚呼之聲。

但,沒有人敢說話!

這可是涉及到了皇位。

若是說錯了話,以秦始皇的性格,不但會死人,而且會死全家!

秦始皇眯起眼睛,心中驚疑不定。

「這是假的吧?」

「朕雖然喜歡胡亥,但那只是父親對幼子的憐惜。」

「朕從來沒想過要立扶蘇為皇帝。」

「朕還特意讓蒙恬執掌大軍在外,將來萬一朝中有變,蒙恬也能率領大軍回返咸陽,幫助扶蘇平定局勢。」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視頻繼續播放。

【秦始皇三十五年,侯生、盧生譏諷始皇帝之暴政,隨後逃亡。始皇帝大怒,命御史拘捕城中術士,並親自判處違法術士四百六十餘人,將其盡坑之,並焚燒所有術士之書籍。】

【因術士中多為儒生,故而稱為「焚書坑儒」!】

秦始皇聞言,表情頓時一變。

今年,正是秦始皇登基第三十五年,也就是視頻之中所說的年份。

而焚書坑儒這件事情,便是今日大朝議之上,秦始皇準備和群臣商議定奪之事!

畫面一轉,變成了咸陽宮。

在咸陽宮大殿之中,嬴扶蘇躬身,沉聲道:「父皇,此番屠戮過多,恐失天下士人之心。還請父皇寬仁為重,將這些術士流放邊疆,為大秦修建長城便是。」

畫面再一轉,秦始皇嬴政臉龐浮現。

畫面中秦始皇用力一拍肩膀,怒喝道:「扶蘇,你如何有這般婦人之仁!若不坑殺這些混賬東西,如何彰顯國法之威!爾太令朕失望了,今日起,着爾前往北方邊郡,於蒙恬處觀察軍事!」

畫面中扶蘇無奈,只能跪下:「父皇,兒臣……」

畫面中秦始皇喝道:「不必多言!」

看着畫面之中的這一幕,始皇帝怔然無言,猛然轉頭看向扶蘇,沉聲開口。

「扶蘇,爾當真要為這些術士求情?」

嬴扶蘇一臉震驚的看着視頻,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躬身答道:

「父皇,兒臣覺得,征戰天下時,殺敵無赦理所應當。但治理天下,應寬容臣民,行仁政!」

始皇帝勃然大怒,正打算髮火,但視頻的旁白已經傳來。

【秦始皇將扶蘇逐出咸陽,正是讓秦王朝二世而亡最重要的一個導火索。】

「什麼?」始皇帝被這聲旁白弄得震驚不已,連扶蘇都顧不上去罵了,猛轉頭,死死盯着天空中的金幕。

畫面中,扶蘇黯然而去,背影漸漸消失在咸陽城外。

再一轉,秦始皇立於城牆之上,身旁是一位年輕的皇子。

贏胡亥!

畫面中嬴胡亥道:「父皇,大哥糊塗,不知您的一番苦心。但兒臣相信,大哥一定會迷途知返,重新聽從父皇您的帝王之道。」

畫面中秦始皇怒氣沖沖道:「他能聽朕的話?朕早知道他被那些儒生帶歪了。那些儒生,暗地裡仗着太子心腹的身份,做了不知道多少違法犯忌的事情。」

「朕若是依法處置,以儒生們皇長子賓客的身份,必然會牽連扶蘇名聲,讓他將來繼位不穩。」

「朕特地找這個借口,殺掉他身邊那些違法犯忌的儒生,就是為了讓他身邊只有正直之臣,再無奸佞之人。」

「他倒好,不知道朕的苦心,竟然還為此和朕大吵大鬧,就為了那些奸佞之人!」

畫面中的嬴胡亥假意安慰:「父皇,大哥不知道您的苦心,兒臣知道。兒臣一定會好好勸說大哥的,請父皇放心吧。」

然而,當畫面中的秦始皇轉過頭去時,嬴胡亥卻露出了一絲非常狡黠、陰冷的笑容!

現實大殿之中,嬴扶蘇震驚了。

「原來父皇之所以焚書坑儒,竟然是為了——我?」

「原來父皇是為了清除我身邊的那些蛀蟲,又不影響我的名聲,才特地找了這種借口來殺掉他們?」

嬴扶蘇猛然轉頭,看向始皇帝。

「父皇,您……」

始皇帝默然片刻,一聲長嘆。

「想不到,這製作金幕的幕後之人,竟然完全洞悉了朕的意思。」

嬴扶蘇渾身顫抖。

本以為,是父皇冥頑不靈,越老越頑固,越暴戾。

原來,父皇一番苦心,都是為了我啊!

嬴扶蘇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目早已含淚。

「兒臣愚鈍,不知父皇之苦心,請父皇降罪!」

始皇帝看着連連磕頭的嬴扶蘇,心中越發柔軟。

這位大秦王朝的皇帝陛下站了起來,扶起了嬴扶蘇,溫聲開口。

「無妨,無妨。既然把話都說開了,你我父子之間再無芥蒂,反而更好。」

一旁的嬴胡亥看着這一幕,眼睛瞪大,心都要涼了。

剛剛視頻之中,可是明明白白揭穿了嬴胡亥的那點小心意。

看似安慰秦始皇,實則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

更可怕的,是視頻中嬴胡亥那個陰冷的眼神。

那是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

任何人看到嬴胡亥臉上那個眼神之後,都絕對會產生極其濃烈的戒心。

果然,嬴胡亥一抬頭,頓時發現,大殿之中的大秦群臣,紛紛將目光投來,表情無比怪異。

這一刻,嬴胡亥明明身處人群之中,但卻被完全孤立了!

秦始皇扶起嬴扶蘇,眼角餘光看到嬴胡亥,心中不由一聲冷哼。

虧朕還以為,這胡亥年幼懂事。

想不到啊想不到,竟然如此心機深沉,連大哥都敢暗算!

等朕看完金幕上的內容,再來處置你!

秦始皇目光轉向天空金幕。

【秦始皇三十七年,東巡各郡。路上,始皇帝病重,御駕停駐原趙國邯鄲郊外沙丘行宮。】

【七月丙寅日,始皇帝病逝於沙丘宮。】

【大秦皇位之爭,揭開序幕。】

【大秦王朝的滅亡,也由此進入了倒計時!】

聽着這一聲聲的旁白,秦始皇的心,瞬間完全揪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