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始皇朱元璋合照 第1章_克冉小說
◈ 第10章

第1章

漢族男子奮力掙紮起來,怒吼道:「那是我家娘子,明媒正娶的,你們不能搶走她!」

色目人管事冷笑起來,突然一腳飛踹,直接踹在漢人男子的心口上。

漢人男子被這一踹弄得嘴角鮮血直流,躺在地上不停抽搐。

幾秒後,他死了。

「相公!」馬車上,傳來了凄厲無比的哭喊聲。

這一幕,頓時觸怒了無數華夏王朝的皇帝。

秦始皇猛然抓住了龍椅扶手,一股驚人的殺機猛然爆發。

「這些該死的蠻夷,竟然如此殺戮我華夏後裔?」

「這些後人,也太不重用了!」

對秦始皇來說,無論是北邊的匈奴,還是南邊的百越,又或者是西南夜郎諸夷,都只不過是大秦雄獅的玩具罷了。

沒想到,在這個所謂的「元朝」中,異族不但佔領了華夏,還如此肆無忌憚的殺害華夏百姓!

大漢世界之中,劉邦看着這一幕,心中也是大為不爽。

「娘的,這蒙古是哪裡來的,匈奴人的後裔?看起來比匈奴還狠啊。」

「不過這後世和蒙古對抗的王朝也挺蠢的,就不能和親暫時爭取一下時間嗎?」

聽着劉邦的話,蕭何、曹參一干人也是頗為無語。

陛下,你別把和親說得這麼理直氣壯,好像是啥很長面子的事情一樣!

劉邦自言自語中,突然又來了興緻。

「也不知道這異族入侵是怎麼解決的,或許還能給咱們大漢提供一些對抗匈奴的意見呢。」

大漢群臣聞言,頓時一下子來了興趣,一個個雙眼都死死盯着天空金幕。

多年前的白登之圍,包圍的是劉邦,打的卻是整個大漢所有華夏人的臉!

視頻中,幾名衙役出現在了街道上,來到那名男子屍體的旁邊。

「怎麼回事?」衙役高聲開口。

旁邊有人指着色目管事,高聲道:「就是他,他殺了那個人!」

幾名衙役立刻轉過頭來,盯着色目管事:「是你殺了人?」

色目管事笑着點頭:「沒錯,是我殺的他。」

大秦世界中,秦始皇呵呵冷笑着。

「這所謂的色目人,竟然這麼猖狂,公開殺人。想必很快就要被抓入大牢,明正典刑!」

扶蘇連連點頭,道:

「必須的,這種強搶民女還敢殺人的,實在是太喪盡天良了,孩兒也覺得必須斬首示眾。」

扶蘇學習的是儒家理論,但這個時代的儒家理論和後世的儒家理論,有着很大不同。

孔夫子說過一句話:「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這句話就清楚表明了孔子的立場,那就是「以直報怨」。

什麼是以直報怨?通俗的解釋,就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就連孔子本人,真的碰到了少正卯這種異端,同樣也是拔劍殺人,沒有任何廢話。

儒家之中的公羊派更是聲明:「父不受誅,子復仇可也。」

意思是,父親如果沒有過錯而被君主誅殺,那麼兒子就應該向君主復仇!

這時候的儒家,是血性滿滿的儒家,和後世什麼「存天理滅人慾」調教過後只會給皇帝當狗的宋明儒學,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以很多人覺得,扶蘇學習了儒家知識之後變得過度軟弱仁慈,這完全就是一種誤解。

該殺人的時候,扶蘇一樣能痛下殺手!

只不過……

秦始皇瞪了一眼扶蘇,淡淡道:「這視頻中的色目人和蒙古人如此殘暴,單單是斬首示眾,如何能平息民憤?」

「應當千刀萬剮,或者五馬分屍!」

「扶蘇啊,你什麼都好,就是手段過於仁慈了!」

扶蘇啞口無言,訕訕低頭。

大殿之中的其他群臣微微點頭,對秦始皇的話表示認同。

太子殿下什麼都好,就是太仁慈了!

秦始皇繼續將目光投向視頻。

視頻中,衙役上下打量了一下色目人,尤其是看到色目人那獨特的眼睛後,語氣突然變得溫和。

「你是給蒙古老爺們辦事的?」

色目管事得意的抬起下巴:

「那不然呢?老爺看上了他老婆,他竟然還敢反抗,你說他該不該死。」

衙役明顯是個漢人,聞言臉色有些漲紅,聲音也提高了不少。

「你這是在給我們找事!」

色目管事哈哈一笑,從腰帶中拿出一串銅錢,丟在屍體身上。

「按規矩,殺一個最低賤的南人要賠償一百個銅錢,我們已經賠償完了,就這樣吧。」

說完,色目管事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搖大擺地跟着馬車離去。

畫面的最後,是逐漸消失的馬車中那一聲凄厲的哭喊。

「相公——」

看着這一幕,華夏曆朝歷代所有的皇帝都沉默了。

大秦世界之中,秦始皇目光變得無比陰冷,手指關節都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音。

那是這位始皇帝暴怒的跡象。

「好,好一個蒙古。這所謂的蒙古,應該就是匈奴後裔無疑了。」

「傳令下去,讓蒙恬抓緊時間備戰。朕有生之年,定要滅了這匈奴,絕對不讓這些北方游牧蠻夷,有任何機會侵擾到朕的華夏後代!」

扶蘇霍然起身,高聲開口。

「兒臣願意助父皇之力,滅了匈奴!」

秦始皇滿臉笑意,看着扶蘇:

「怎麼,這種時候你又不講你們儒家的仁慈了?」

扶蘇正色道:

「我儒家先賢有言:蠻夷,畏威而不懷德!」

「孩兒乃是華夏中人,若是和華夏後裔相處,自然可以用德行感化。」

「可金幕之中這些蠻夷,明明都佔領中原七十多年,依然如此嗜血殘暴。」

「兒臣不才,亦要發大兵,滅了草原所有蠻夷,為華夏人出了這一口氣!」

秦始皇看着扶蘇,放聲大笑。

「好,此方為朕之麒麟兒也!」

朝堂之中,大秦群臣同時朝扶蘇下拜。

「太子殿下,真英明雄主也!」

扶蘇心中熱血沸騰,也顧不得什麼狗屁的理解,一聲大吼。

「備戰,北上,滅了匈奴!」

群臣齊聲呼應。

「北上,滅了匈奴!」

秦始皇猛然起身,拔出腰間帝王三尺劍,高舉向天。

「為華夏,朕與大秦,誓滅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