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女帝震驚:我師尊,他不是敗類嗎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返回藏鋒殿的路上。

「剛才你釣起來的是五彩龍紋魚,蘊藏着一絲龍息,屬於世間奇珍,價值無窮。」

猶豫了一下,顏沉魚緩緩開口。

對於終神秀用一根破木棍釣起五彩龍紋魚,她就感覺很離譜。

更離譜的是,這傢伙竟然用那等稀世之物,換了一份破捲軸。

「你倒是有點眼力勁。」

終神秀笑着點頭。

自己這個徒弟,也不算太過廢物。

「……」

顏沉魚神色怪異的看着終神秀,看來這傢伙是知道五彩龍紋魚的。

明知東西珍貴,卻還是選擇交換,難道那份捲軸有什麼特殊之處?

終神秀隨手將捲軸遞給顏沉魚:「這份捲軸,是特意給你的。」

「給我的?」

顏沉魚滿臉不解。

特意用一條龍紋魚交換的東西,竟然是給自己的?

她發現自己有些看不懂終神秀了。

終神秀淡笑道:「上善若水訣,屬於心法,但想要讓你變得更強,自然得有一門強大的武技。」

「這份捲軸上面的武技名為凈蓮三式,前兩式為攻擊,森羅萬象,玄妙無比;第三式為增幅,最為奇特,可以讓你在短時間內提升一個境界。」

這樣的武技,本和配角無緣。

但是此刻被終神秀截下,正好可以給水屬性道印的顏沉魚使用。

這門武技的玄妙,可不於此,它是某部聖經的殘卷,唯有修習前三式,才有機會得到後面的東西。

區區聖經,自是入不了終神秀的眼,算是便宜顏沉魚了。

「這麼玄妙?」

顏沉魚被震驚到了。

提升一個境界?這豈不是可以在戰鬥之中,起到關鍵作用?

「你對這門武技似乎很了解。」

顏沉魚凝視着終神秀。

這傢伙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此物。

「自然了解,我家那位對這份捲軸窺視了很久,可惜王崇根本捨不得拿出來。」

終神秀隨意編了一個借口。

顏沉魚愣了愣,倒是沒有過過懷疑。

終神秀的爺爺,確實是一個極為厲害的存在。

「你的目的呢?」

顏沉魚滿臉不解的看着終神秀。

如此貴重的東西,就這樣輕易給自己,對方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之前終神秀選擇她的時候,她還以為對方心懷不軌。

但是這三日接觸下來,她發現自己想多了,對方並未露出任何怪異的想法。

反而給她準備了丹藥和功法,讓她很是疑惑。

「師憑徒貴,在這聖道學宮內,你師父我只是一個廢柴,沒少遭受他人白眼,而你也是一個廢柴,若是你能在我的教導下,力壓其他教習的弟子,我不是更有面子嗎?」

終神秀淡笑道。

「額……」

顏沉魚無言以對。

「接下來你的任務就是去海中亭子修習這門武技,一定要用你的鮮血浸染捲軸上的每一個符文才能修鍊。」

終神秀揮揮手,轉身離去。

給顏沉魚準備的東西,暫時差不多了。

他也得去為自己準備一點東西,若是順利的話,此番應該可以踏入煉虛境。

沒過多久。

顏沉魚來到海中亭子。

她看了手中的捲軸一眼。

沒有猶豫,直接而拿出匕首,劃破手掌,鮮血瞬間流出,浸染捲軸。

咻!

捲軸上的符文化作一陣光芒,湧入顏沉魚的眉心。

「……」

顏沉魚目光一凝,連忙坐下,認真感悟。

。。。。。。

煉藥殿。

負責聖道學院日常的丹藥煉製,一些擁有煉丹天賦的學員,也會被納入煉藥殿,學習煉丹之術。

煉丹師,乃是極為高貴的職業,很少有人敢得罪。

「終神秀,紅綾不在,你快滾吧!」

煉藥殿殿主,丹辰子滿臉不耐煩的盯着終神秀。

這小子每次來煉藥殿,都在打他那位寶貝徒弟的主意,若不是看在終藏鋒的面子上,他早就把終神秀廢了。

「師父,怎麼了?」

一道詫異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位身材苗條,腰肢纖細、膚如凝脂、容顏嬌美的紅裙女子走了出來。

「……」

當紅裙女子看到終神秀的瞬間,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她怒視着終神秀道:「終神秀,雖然你我有婚約,但我告訴你,你我絕無可能,能不能不要再來這裡煩我?你知不知道,你真的讓人很討厭。」

煉藥殿中的眾人見狀,不禁滿臉玩味之色。

終神秀神色平靜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為何劇情中,他會領盒飯?

導火索就是眼前的紅裙女子!

此女名為蘇紅綾,大夏皇朝的紅綾郡主,其父是一位封王。

他與蘇紅綾有一一紙婚約,蘇紅綾向來討厭他,自然不會答應這場婚事。

結果他霸王硬未成,這才招致了禍亂。

因為蘇紅綾是顏落雪的好閨蜜,顏落雪知曉此事之後,一怒之下,直接把終神秀弄死了。

顏落雪又是夏皇最為疼愛的女兒。

所以即使終藏鋒知曉此事,也無可奈何,久而久之,這事便不了了之。

「郡主倒是有些自戀,我來煉藥殿,一定是為了你嗎?」

終神秀淡淡的問道。

「額……」

蘇紅綾聞言,不禁一愣。

終神秀直接無視蘇紅綾,對丹辰子道:「煉藥殿外有幾塊不錯的石頭,我打算搬一塊去藏鋒殿做個裝飾,丹殿主應該不會拒絕吧。」

丹辰子不耐煩的揮手道:「去搬吧!搬完快點走。」

終神秀淡然一笑,往外面走去。

「切!還搬石頭?藏鋒殿少這幾塊石頭嗎?明顯是多次被拒,想要找個台階下而已。」

「有沒有可能這是欲擒故縱?之前被紅綾郡主多次拒絕,這次換了一個套路,看起來倒是有些搞笑。」

「看破不說破,總得給人家留點臉面。」

「……」

周圍的眾人一陣譏諷。

誰會相信終神秀來煉藥殿只為搬幾塊破石頭?

「這討厭的傢伙終於走了,希望他永遠別來煉藥殿。」

蘇紅綾皺眉道。

「搬石頭?」

丹辰子則是面帶思索之色,突然,他神色一驚。

「那小子不會是要搬……」

丹辰子連忙往外面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