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女帝震驚:我師尊,他不是敗類嗎 女帝震驚:我師尊,他不是敗類嗎第1章 我穿越了,敗類教習在線免費閱讀_克冉小說
◈ 第10章

女帝震驚:我師尊,他不是敗類嗎第1章 我穿越了,敗類教習在線免費閱讀

「你……」

眾位教習直接被懟得無言以對。

坐院長的位置?

他們有那個膽子嗎?

無知者無畏,也就終神秀這樣的人,才敢這般肆無忌憚。

「咳咳!終神秀,你看看要不要換個位置?」

趙無極輕輕一咳。

瑪德,這個位置,自己都沒資格坐,竟然讓終神秀這小子坐了,說不出的詭異,感覺如何啊?

「趙院長想和我換位置?」

終神秀詫異的看着趙無極。

「不換!」

趙無極老臉一黑。

終神秀掃了四周之人一眼:「趙院長都不讓我換位置,你們瞎叫什麼?難道你們的話還比趙院長的管用?」

「……」

趙無極嘴角一抽,這就將軍了?

怎麼感覺這小子聰明了不少呢?

周圍教習臉色一變,還真的不敢繼續多言。

繼續說下去,就是不給趙無極面子了。

鳳華神色怪異的盯着終神秀,現在的普通人,都這般奇特的嗎?

「罷了!開始新生考核吧。」

趙無極不想繼續談論這個話題。

事實上也如終神秀所言,新生考核,院長大人根本不會現身,這個位置也只是擺設而已。

咻!

一位教習飛入演武場。

他手持一份金色捲軸,沉聲道:「接下來,我宣布一下新生考核的規則,此次共有四十位新生,採用捲軸抽取的方式上場比試,勝利者可以進入下一輪,直到角逐出第一名。」

「能入前十,便意味着考核通過,相應的教習,能獲得三倍的資源。」

「而能入前三名的新生亦有特殊獎勵,其中第一名的獎勵最豐厚,至於是什麼獎勵,後續再說。」

說完,這位教習捏動印訣。

嗡!

金色捲軸瞬間飛入上空,上面快速浮現出兩個名字。

「吳浩、孫龍!」

那位教習開口,立刻有兩位新生上場。

「……」

金色捲軸繼續浮現名字,兩兩一組。

演武場巨大,完全可以讓二十組、四十人一起角逐。

「我宣布,新生考核,正式開始!勝利者可離場休息,等待下一輪角逐。」

那位教習宣布完之後,輕輕揮手。

沒有廢話,戰鬥瞬間開啟。

觀戰席上。

終神秀正盯着顏沉魚。

顏沉魚的對手,是一位神色高傲的年輕男子。

「終神秀,還是讓顏沉魚快點認輸吧,對上我那徒兒,結局已經沒有任何懸念,莫要讓她丟人現眼。」

一位姓張的教習嘲諷的說道。

顏沉魚的對手,正是他的徒弟,三天前已經踏入凝元境。

反觀顏沉魚,身上沒有半分修鍊者的氣息。

一個普通人對上修鍊者,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廢物教出來的廢物,依舊是廢物!

其餘的教習也是神色玩味。

那顏沉魚不過是覺醒下品道印,想要踏入凝元境,最起碼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短短一個月便來考核,倒是難為她了。

「……」

鳳華掃了這些教習一眼,不禁暗自搖頭。

顏沉魚早就踏入凝元境,恐怕是要打這些教習的臉了。

不過在他看來,顏沉魚是服用丹藥才突破的,能入凝元境已經極為不易。

反觀顏落雪,天賦絕佳,隨便修鍊一下,便踏入凝元境巔峰,可不是顏沉魚能比的。

想到這裡,鳳華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接下來是顏落雪碾壓眾人的時刻。

「呵!」

終神秀神色自若,沒有多言。

事實勝於雄辯,顏沉魚到底怎麼樣,那便拭目以待吧!

演武場上。

「一月的時間,竟然沒有絲毫長進,顏沉魚,你可真的是一個廢物啊!識相的話,還是早點認輸,否則容易丟臉。」

李峰冷笑連連的盯着顏沉魚。

一個婢女所生的孩子,父親不疼,母親卑賤,即使頂着公主的頭銜,但依舊改變不了自身卑賤的命運。

「……」

顏沉魚面無表情的看着李峰。

此人是大夏某位將軍之子,與二皇子走得很近,而二皇子向來不喜歡她這個妹妹。

確切來說,整個大夏皇宮之中,唯一疼她的也就她那位母親,其餘人對她都極為討厭。

「還不認輸?」

見顏沉魚無動於衷,李峰臉色陰沉了下來、

他握緊拳頭,一拳轟向顏沉魚,打算給對方一點教訓。

結果下一秒,顏沉魚化作一道殘影,一把捏住李峰的脖子,然後將其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砰的一聲!

地面開裂。

「啊……」

李峰慘叫連連,口中鮮血噴涌,身上的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聒噪!」

顏沉魚眉頭一挑。

沒有多看一眼,一腳踢出,直接將李峰踢出演武場。

戰鬥,瞬間結束。

「……」

觀戰席上,眾教習神色獃滯。

眼前的一幕,顯然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也狠狠的給了他們一記耳光。

「凝元境!」

趙無極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這小丫頭身上是有什麼遮掩氣息的法寶嗎?

他之前竟然沒有看出絲毫異常。

終神秀神色平靜的看向眾位教習道:「我這弟子的表現,可還入各位的眼?」

「終神秀,你是怎麼教弟子的?下手竟然如此狠辣。」

張教習怒視着終神秀。

上一秒他還信誓旦旦顏沉魚必敗無疑,下一秒自己的弟子就被秒了,他感覺臉部火辣辣的疼痛,很丟臉。

「你還是閉嘴吧!你那弟子廢物至極,連我弟子一招都接不住,你這做師父的也該反思一下了,有什麼臉面大呼小叫?」

終神秀淡然道。

「你……」

張教習臉色陰沉無比,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以前怎麼沒有發現,終神秀這小子竟然這般牙尖嘴利。

有位教習陰惻惻的說道:「顏沉魚不過下品道印,能在一月之內突破,想必服用了不少丹藥吧。」

「你倒是不蠢!」

終神秀看向那位教習。

「你……」

那位教習臉色難看無比。

這小子嘴巴帶刀子啊,隨便一句話,都讓人恨得牙痒痒。

「服用丹藥強行突破,容易根基不穩,後續想要更進一步,難如登天。」

退一步越想越氣,張教習冷笑着開口。

「修鍊者競爭,拼的是修為、功法、寶物、丹藥,能服用丹藥,那是本事,你窮慣了,沒有太多丹藥給弟子服用,我倒是可以理解。」

終神秀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