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九爺,夫人又驚艷全球了小說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眼前的男人鳳眸眯起,渾身上下散發出危險得氣息,滑落的黑色絲綢被子露出他誘人的肌肉線條,再往下。

秦暖暖臉頰滾燙,拚命搖頭。

臉被抬起,一吻狠狠落下。

直到她的唇齒間只剩下他獨有的味道,秦暖暖才***着被放開。

她渾身滾燙,整個人深深埋進被子里,肌膚透着淺淺的粉色,只露出一雙眼睛小心翼翼得盯着邵九霄。

邵九霄正在穿衣。

驀地回頭對上她「驚恐」的眼神,動作不由一滯。

他扼住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里醞釀著狂風暴雨。

狠狠在她唇上咬了一口,舔舐着她唇角的鮮血,滿口苦澀血腥,「你昨晚做得很好,作為交易林羽博已經放了。」

誰管那個渣滓!

滿臉莫名其妙,才想起來前世她跟邵九霄的第一次……

當時盛怒的邵九霄要殺了林羽博,她萬般無奈下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和邵九霄做交易,用自己的身體換林羽博一條命。

老公,她可以解釋的。

秦暖暖快哭了,耳邊卻傳來重重的砸門聲,抬頭邵九霄已經不再房間里,秦暖暖心裏着急,赤着腳趕緊下床去追。

孤零零站在幽深的走廊,邵九霄已經沒影了。

她忍無可忍,「邵九霄你這個大豬蹄子。」

睡過就跑,還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

混蛋!

這時,樓下傳來傭人喊「九爺」的聲音,秦暖暖快步衝下樓梯,正好攔住就要出門的邵九霄。

「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邵九霄看着她一臉決絕的樣子,稜角分明的臉上露出陰鬱。

「我很忙。」

見他要走,秦暖暖撲上去死死拽住他的胳膊,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身上,「不行,你不能走,我有話對你說!」

看她的動作,周圍的人都是抽吸了口冷氣,戰戰兢兢退後了一步。

上一個敢這樣做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一人半高了。

沒想到,邵九霄只是淡淡瞥她一眼。

涼薄的目光對上那一雙黑漆漆眼瞳,她的眼中瀰漫上薄薄霧氣,心頭一軟,冷凝的臉上浮現一點溫柔。

「你有話……」

「暖暖!」

被厭惡的聲音打斷,邵九霄眉頭動了動,抬眼就看見一身狼狽、跌跌撞撞朝着這裡跑過來的年輕男人。

是林羽博。

臉上的溫柔剎那退去,邵九霄冰冷的目光凝在秦暖暖身上。

唇角勾起,反手摟住她的纖腰,輕輕咬了咬她圓潤的耳垂,「你的情人來找你了。」

嘖。

這濃得幾乎快要炸了的醋味。

秦暖暖心裏翻了個白眼,冷冷望着被保鏢攔住的林羽博。

身形頎長削瘦,即便滿身血污,臉上蹭破了一些,仍舊無法掩蓋他的清雋俊逸,汗濕垂落額頭的發更顯出幾分頹廢的美感。

這個男人的確是有讓小女生神魂顛倒的魅力。

可在她眼中,她老公才是妖孽無雙的絕世美男,瞬間把這個垃圾秒成渣渣!

皺起眉,秦暖暖眼底生出幾分厭惡,「你來這裡幹什麼!」

林羽博打量着秦暖暖弔帶睡衣之外裸露的***痕迹,雙眸赤痛,「暖暖,為了我,你受苦了。」

此話一出,握着秦暖暖細腰的手猛地捏緊,疼得秦暖暖幾乎掉眼淚。

可她不忍心罵她的親親老公,只能惡狠狠瞪着林羽博,「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是自願的!」

說著,她抬頭深情款款望着邵九霄,試圖讓這個男人明白。

我是愛你的呀,和他半分錢關係都沒有。

低頭對上秦暖暖濕漉漉的黑眸,那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還有被他扣在懷裡微顫的嬌軟身軀,無一不再昭示着她的抗拒。

為了林羽博,她可以做到這個程度嗎?

陰霾的面容比夜色更暗,墨色的眼底席捲着風暴,森寒的氣息肆虐,彷彿下一秒他就要大開殺戒。

驟然,林羽博掙脫了保鏢的桎梏,衝上來拽住秦暖暖的胳膊,試圖將她拽出邵九霄的懷抱。

「暖暖,走,我現在就帶你回家!我要跟你結婚!」

被扯了一個趔趄,秦暖暖下意識扶住了林羽博的手才勉強站穩。

從邵九霄的角度來看,她像是主動想要撲進林羽博的懷裡。

肩膀被一隻大手按住,喑啞磁性的嗓音里壓抑着盛怒,在她背後響起,「秦暖暖,別忘了我警告過你什麼。」

秦暖暖趕緊放手。

可偏偏林羽博就是拽着她不放,目光里滿是深情和懊悔,「暖暖,你為了我付出了那麼多,我不會嫌棄你,我可以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

身後,陰寒得殺氣越來越濃,周圍籠罩而下的氣息凍得秦暖暖直打哆嗦。

她猛地甩開林羽博的手,「林羽博,你聽不懂人話嗎?」

上輩子,她就是被他打動,當著邵九霄的面答應了他,因而跟邵九霄的衝突更加激烈。

那也是她一切悲慘的開始……

直到後來她才知道,林羽博根本就沒想過放棄林家大少的身份跟她出國,這一切都是一齣戲。

只有她回到邵九霄身邊,他才能仗着秦暖暖真愛的身份跟邵九霄談判,換取好處。

而現在這些做派,不過是為了讓她對他更加死心塌地而已。

只是林羽博不知道,即便出了國,她也可以給他不輸於現在的優渥生活,甚至讓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幸好她緊守媽媽的遺囑,關於她的秘密只對自己的合法丈夫吐露。

幸好這輩子,她還沒有告訴林羽博一切。

重新走回邵九霄的身邊,秦暖暖堅定挽住他的手。

這輩子,她會好好抓住自己的幸福。

秦暖暖的動作刺痛了林羽博的眼睛,他不可置信得怒吼,「暖暖,你真的自甘***了?安可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沒想到你……」

啪。

響亮的耳光聲截斷了林羽博接下來的話。

他血紅着眼睛,捂着發燙的臉頰,冷戾怒視面前甩着手的秦暖暖,「秦暖暖,你瘋了!」

啪。

又是一個耳光。

發堵的心口通暢了,秦暖暖勾起唇,嘲諷開口,「嘴巴放乾淨點,我和邵九霄是自由戀愛,你現在算什麼東西……前未婚夫?」

最後四個字,她一字一字重重吐出。

不知道秦暖暖哪裡來那麼大的力氣,被連抽兩個耳光,林羽博的臉高高腫起,已經看不見以往的***倜儻。

他再也偽裝不出深情,暴跳如雷得吼道,「秦暖暖,你以為邵九霄真的喜歡你?他不過是看你年輕玩玩你,等他膩了,你遲早死在他手裡!」

「關你屁事!」秦暖暖飛揚的眉眼掃過邊上兩個保鏢,「這裡是閑雜人等能隨便來的嗎?你們怎麼做事的!」

兩個保鏢對於這位秦小姐的轉變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們下意識看向邵九霄。

見邵九霄唇角勾起幾不可查的弧度,目光落在秦暖暖身上一動不動,兩人趕緊上前一人架起一邊,拖着林羽博就走。

「秦暖暖,你一定會後悔的!」

林羽博的叫聲從遠處傳來,緊接着就是兩個保鏢揍人的聲音,拳拳到肉,煞是好聽。

身後忽然傳來邵九霄不冷不熱的一聲,「心疼了?」

狗屁。

秦暖暖回頭,邵九霄已經進了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