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九爺夫人又驚艷全球了全文閱讀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邵九霄的眼睛驀地睜大了,望着與自己緊貼着的臉。

感受到到她的舌頭輕輕舔過他的唇。

邵九霄喑啞嘶了一聲,再也控制不住加深了這個吻。

如果不是懷裡的小笨蛋根本不會喘氣,他可以吻到天荒地老。

意猶未盡得舔了舔秦暖暖唇角的水漬,就聽見秦暖暖低聲對他說,「老公放心,我一定努力學習,爭取下次讓你滿意。」

不論是她一臉「我一定勤加練習」表情,還是那句「老公」,都讓邵九霄深邃的黑眸愈發暗沉下來。

如果這是騙局,他也甘之如飴。

目光盯在秦暖暖微腫的唇瓣上,邵九霄強大的自制力在這個女人面前潰不成軍。

然而,一雙嬌嫩的小手捧住了他的臉,在他唇上吧唧了下,「等會兒我們回去慢慢親,先把正事做了。」

秦暖暖鬆開手,居高臨下對着被保鏢架着,站都站不穩的秦安可說,「聽見了沒有,邵九霄對你半點興趣都沒有,全世界他只喜歡我一個人,要點臉吧!你搶了也沒用,搶得到嗎?」

秦安可氣得不打一處來,蒼白的嘴唇不停顫抖着,「你……秦暖暖,你明明答應過我的,只要我跟你換了房間……」

「機會我給你了,可邵九霄他看你一眼了嗎?自己長什麼樣心裏沒數嗎?」

「秦暖暖,你這個醜八怪說我丑!」

一向來被人誇獎容貌的秦安可受不了這樣的委屈,她挺了挺自己的豐滿,眼睛赤紅。

「秦暖暖,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

相比於秦安可的**,秦暖暖的確瘦的跟竹竿一樣。

秦暖暖很瘦,瘦得幾乎有些脫了形,這是之前秦安可的主意,為了變醜擺脫邵九霄。

「可邵九霄覺得我好看啊!」她笑吟吟的眯着眼,摟緊了邵九霄的脖子,蹭了蹭,「你不甘心,去減肥啊,之前給我的葯你不還有嗎?吃去啊!」

「才不要!」那個減肥藥是禁藥,傷肝腎,吃多了是會腎衰竭的!

「也是,你就算是瘦了,邵九霄也看不上你。這個男人是我的,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

秦暖暖霸氣宣布邵九霄是自己的所有物,然後拉着邵九霄就往裡走。

「把秦安可丟到外面馬路上去,讓她自己走回家!」

「邵九霄,秦暖暖她根本不愛你,她看見你就想逃,看見你就覺得噁心,她減肥就是為了變醜讓你嫌棄她,為了這個她還吃禁藥,寧願死了也不要跟你在一起……」

秦暖暖正要炸毛。

「崔伯,」卻是邵九霄極為陰沉冷冽的聲音如風暴席捲過耳邊。

很快,耳邊的叫罵聲消失了。

她抬頭看他,那張原本還算和煦的臉上陰雲密布,嗜血的氣息滿溢,隨時都有無法控制的可能。

秦暖暖咽了咽口水,下意識捏緊了邵九霄的手。

只是,邵九霄被她牽着的手掙脫開了。

轉身,上樓。

不高興就跑,這是什麼毛病!

秦暖暖跺了跺腳,氣不打一處來。

辦完了事的崔伯進來,看見秦暖暖站在客廳里氣成河豚,想了想還是上去勸了一句,「秦小姐,九爺原本人已經在機場了,聽您說想見他,扔下幾百億的單子馬不停蹄得過來,他從兩天前到現在為了您的事幾乎沒怎麼合眼,飯都沒對付一口,就只喝了幾杯酒,怕是再這樣下去又要胃疼。」

崔伯嘆了口氣,看着秦暖暖的眼神里難免多了幾分怨念,「求求您不要再折磨九爺了,您逃跑的這麼些年,九爺他的……」

「他的什麼?」聽崔伯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秦暖暖總覺得有些怪異。

可是崔伯怎麼都不肯再說下去了,「您還是安分點吧,不要再給九爺找麻煩了。」

秦暖暖莫名其妙,抬頭望着不斷迴旋向上的樓梯,她還是很生氣。

為什麼寧可相信秦安可,也不相信她!

老公是拿來寵的,老公是拿來寵的……

「廚房在哪兒,我要燉雞湯!」

連續默念三遍,秦暖暖哼哼唧唧去了廚房,這筆賬一會兒再跟他算!

……

……

廚房裡,秦暖暖在燉雞湯,崔伯親自在一旁盯着,生怕她又給邵九霄下毒。

起初,秦暖暖還很正常,直到崔伯看見秦暖暖把茯神、百合、山藥、菟絲子、杜仲,玉竹、山楂等等的中藥一股腦都塞進了那隻紫砂鍋里和烏雞一起燉。

這還能吃嗎?

崔伯僵硬着臉,驚恐看着秦暖暖,「秦小姐……」

「叫我夫人……」

崔伯臉上的震驚無以復加,「夫……夫人?」

這位秦小姐又要出什麼幺蛾子?以前九爺讓他們叫她「夫人」,這位作天作地險些沒有把房子燒了。

崔伯更加擔心,秦小姐不會真的在雞湯了下毒吧。

他腦袋裡旋轉着毒殺的一千種方法,卻見秦暖暖已經是調節到了小火慢燉,回頭幽幽道,「茯神、百合、山藥、菟絲子益氣潤肺,養肝安神,山楂開胃,杜仲,玉竹養腎補元,放心我沒下毒。」

崔伯愣住。

一無是處、大字都不認識幾個的秦小姐,竟然懂中醫。

他還在出神,一鍋雞湯已經燉好了,秦暖暖撈出那些藥渣,放少許鹽調味,盛進一個青瓷大碗裏面,端着上樓了。

推開書房的門,裏面一片昏暗,濃黑沉閉的巨大空間里,邵九霄靠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桌子上放着一瓶伏特加,已經少了一半。

「滾!」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秦暖暖被他這麼一吼,嚇了一跳。

邵九霄從來不會對她這樣說話,她沉默了一下,一時間有些委屈。

聽不到回應,邵九霄沉鬱的眸緩緩抬起,寂靜的墨色里是讓人沉淪的夜色。

對上秦暖暖微紅的眼,邵九霄怔了怔,他以為她已經回去了。

攏了攏頹喪垂落下來的黑髮,邵九霄語氣和緩下來,「那是什麼?」

秦暖暖有了個台階下,心裏好受了一點,走到他身邊,把托盤放下,然後從邵九霄手裡拿過酒杯和那瓶伏特加一起鎖進酒櫃里。

「以後不許再喝酒了!」她叉着腰,凶着臉,「把雞湯喝了。」

「……」邵九霄看看她,又看看雞湯。

他不動,秦暖暖想到崔伯防她跟防賊似的,終於炸毛了。

「怎麼,你也怕我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