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九爺夫人又驚艷全球了全文閱讀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秦安可滿目驚恐,拚命搖頭,眼淚掉得更猛,「我……我沒有……姐姐……我害怕……」

她聲音軟糯,哭起來得時候特別招人心疼,叫人看了恨不得將全世界最好的東西捧到她面前。

而秦暖暖不同,她渾身都是刺,會點功夫還力大無窮,嘴巴毒脾氣大,打群架揍老師,從小到大護崽子似的護着唯一的妹妹,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一直以來就是個叫人討厭的主。

托徐夢晴和秦安可的福,她在上流社會的名聲早就壞透了。

可偏偏稱霸一方,黑道白道見了都要繞道走的邵九爺就看上了她。

為了秦家,他們才勉強把她從鄉下接了回來。

如今看着秦暖暖竟然對着一向來疼愛的親妹妹出手,兩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最終還是徐夢晴快步上前,攔住了秦暖暖,「暖暖,你快把你妹妹放下來,你快要把她掐死了!」

秦暖暖挑眉,有些事情上輩子糊裡糊塗,這輩子卻是看得清楚明白了。

認賊作母。

秦安可早就和她不是同一條戰線了。

「阿姨怎麼就這麼疼安可呢?就跟她親媽似的!」

徐夢晴臉色大變,往後退了兩步,隨即又趕緊道,「阿姨難道不疼你嗎?」

秦暖暖冷笑,「阿姨說這句話,臉不疼嗎?」

被這樣懟回去,徐夢晴張了張嘴,竟不知道怎麼回話。

還是秦父及時開口,衝著秦暖暖吼道,「秦暖暖,你瘋夠了沒有!」

把嚇得不輕的秦安可隨手丟在地上,秦暖暖拍了拍雙手上根本不存在的污穢。

「夠了,我累了,上去休息。」

今天的試探夠多了,足夠這三個人好幾個晚上睡不着覺了。

她轉身想走,身後卻傳來秦父的怒吼。

「站住!」

秦暖暖站住腳,笑容一如既往得囂張跋扈,「爸還有事?」

秦父胸口一起一伏,喘着粗氣,粗糲的手指指向門外,「你現在去找九爺,我不管你是跪在他面前認錯也好,哭着喊着求他也好,你必須回到他身邊讓他原諒你!」

秦暖暖臉色冰冷下來,「呵,你這是打算賣女兒?」

「什麼賣女兒?九爺這麼好的男人打着燈籠都找不着,他能看上你那是你高攀了,更何況家裡養你那麼多年,你為了家裡產業付出,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聽着秦父這樣理直氣壯得教訓她,秦暖暖氣笑了。

公司和房子都是她爺爺的財產,當年這個男人入贅的時候一窮二白,好大的臉說秦家養的她。

這一點上秦暖暖也懶得爭辯,該她的她都會奪回來。

「爸真的想要九爺原諒我?我倒是有個主意,」她詭異一笑,目光落在躲在徐夢晴懷裡的秦安可。

秦安可被她看的縮得更小,微微顫抖着,又開始抽泣起來。

秦父惱怒,「你閉嘴!」

秦暖暖根本不理他,「現在就讓秦安可跟我去見邵九霄,承認私奔這件事是她主使的,邵九霄一定會原諒我,到時候我重回九爺懷抱,秦家就不用破產了。」

秦安可凄厲尖叫道,「我不!」

那樣的話,邵九霄會殺了她的。

她是要成為邵九霄的女人,怎麼能夠就這樣死了!

秦暖暖卻嚴肅地把秦父剛剛說過的話義正言辭重複了一遍。

「家裡養你那麼多年,你為了家裡產業付出,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跪倒在秦父面前,秦安可死死攥住秦父的衣擺,「爸爸,求求你不要,您說過的,我是你的小公主啊,在這個世界上你最疼愛的人就是我了,不用讓我去死啊。」

這些話深深刺痛了秦暖暖。

她看着秦父臉上划過的不忍,看着徐夢晴抱住秦安可安慰她,只覺得好笑。

這個家,似乎從來都沒有她的位置。

不過,她已經不在乎了,她還有邵九霄。

她也不說話,就站着等秦父決定。

果然,秦父沉痛望着秦暖暖,滿眼不可理喻,「暖暖,你怎麼會變得這麼惡毒,你這是要殺了你的親妹妹啊!」

「這還是我的錯了?誰挑的頭誰自己解決去,憑什麼讓我給她擦屁股?」

秦父被噎住。

他看着秦暖暖微紅的眼,心裏有那麼一瞬閃過內疚,很快又消散了。

他理所當然得說,「九爺不會殺了你,但是會真的殺了你妹妹啊!你捨得嗎?」

呵。

秦暖暖笑了一聲。

「邵九霄是不會殺了我,」她掀起自己袖子,露出斑斑駁駁得青紫印記,「可我也是個人,我也會痛啊!」

秦父別開眼,眉心突跳。

徐夢晴趕緊過來拉下秦暖暖的袖子,「暖暖,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給人看這種,太丟人了!」

甩開她的手,秦暖暖嘲諷,「賣女求榮的更丟人吧!」

「你!」

秦父氣得幾乎要爆血管,秦暖暖卻打斷她的話,目光慢悠悠掃過三個人。

「讓秦安可去認錯,我就回去,爸既然下定不了決心,那就算了。」

說完,她撂下這一家人就上樓了。

秦家老宅一共三層,她自從鄉下回來之後就被扔到了閣樓。

徐夢晴美其名曰,閣樓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還請了據說最好的室內設計師將閣樓布置的特別精緻。

可只有真正住過的人才知道,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但她性格要強,這種委屈也不好開口,甚至連邵九霄都不知道,畢竟在外人眼中,徐夢晴一直都擺出端莊賢惠的樣子,無可挑剔。

閣樓屋頂低,徐夢晴沒準備床和桌椅,她隨便往地上一坐。

剛打開放在膝蓋上的筆電,電話就響了。

接通,一個略陰柔的男人聲音啰啰嗦嗦響起。

「我的小祖宗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重新開工啊,想要你親自設計軟件的金主爸爸都從地球這頭排到那頭了,人民幣的香味不美好嗎?你為什麼老為了個男人這麼折騰啊!」

說的真有道理。

電話這頭秦暖暖說,「從今天開始我準備接單子了。」

電話那頭的姬如珩一愣,這話他念叨了沒有幾十遍也有上百遍了,唯獨這一次小祖宗竟然真的聽進去了。

轉性了?

「你沒事吧?」姬如珩擔心地問。

然後,他又聽見秦暖暖內疚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公司是我們倆的,但是辛苦的只有你一個人,姬姬,我以後一定會努力工作的。」

姬如珩並沒有感動,反而暴跳如雷。

「不要給我取這種污穢的昵稱……」

聽着姬如珩炸毛,秦暖暖滿腦子他扭着小腰罵街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

抬頭就看見秦安可站在門口,正一臉驚疑的望着她。

笑容戛然而止。

「掛了,」簡單兩個字,她掛了電話,問道,「什麼事?」

秦安可不答,只是緊張攥緊了拳頭,「姐姐剛才是在和九爺打電話嗎?」

以為她在告狀?

秦暖暖挑眉,「是又怎麼樣?」

秦安可的眼睛立刻紅了,她走進閣樓,跪在秦暖暖面前,「姐姐,你饒了我好不好?我知道之前是我做的不夠好,但是我真心是想要讓你幸福的。」

秦暖暖冷眼看着她。

這裡夏熱冬寒,空間閉塞,帶着一股永遠散不掉的霉味,秦安可從來不願意進來。

難得她來一趟,還是有目的的。

見秦暖暖不說話,秦安可眼珠子轉了轉。

她撲過去抓住了秦暖暖的雙手,眼淚撲簌簌往下掉,「姐姐,不能愛自己真心愛着的人,實在是太可憐了,要不,讓我代替你承受這些吧!」

眼淚落在秦暖暖的手背上,那種寒冷卻一直刺到她心底深處。

秦暖暖抬眸,黑漆漆的眼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