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九爺,夫人又驚艷全球了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與她對視的眼睛太亮太清澈,秦安可心虛卻又不敢躲開。

恰好,秦暖暖的手機又響了。

她低頭按掉了,秦安可終於鬆了口氣。

看她這幅樣子,秦暖暖勾唇一笑,「你真心這麼想?」

秦安可垂着頭,有些不敢看她,眼角的餘光瞥見手機亮着的屏幕。

秦暖暖竟然把關閉通話按成了接通,而那一串數字恰恰就是邵九霄的號碼。

對方並沒有掛,而是在電話那頭聽着他們說話。

眼珠子一轉,秦安可忽然放大了聲音,「我是真心希望姐姐能夠幸福啊。」

秦暖暖掏了掏自己被她吼得生疼的耳朵,皮笑肉不笑得歪着頭盯着她。

「可你是我妹妹,我怎麼忍心讓你為我付出那麼多?」

「沒關係的,還要能夠成全姐姐和林少,又能夠保住我們家的產業,畢竟公司一直經營不好,如果不是九爺和林少的投資,恐怕家裡早就垮了。」

閣樓里很安靜,只有窗外呼呼的風聲,掩蓋住了手機那頭粗重的呼吸聲。

秦暖暖恍若未覺。

紅唇輕啟,她笑容不減,「可是我現在已經愛上邵九霄了呢,要不你嫁給林羽博吧,這樣林家也能幫到上公司。」

秦暖暖在說什麼!!!

秦安可的笑容僵硬住了,「姐姐,你為什麼這麼說,你最愛的人難道不是林羽博嗎?」

她等了多少年,盼了多少年,還暗地裡引導秦暖暖認為邵九霄是在控制她,甚至撮合秦暖暖跟林羽博,攛掇他們私奔,就是為了讓邵九霄厭棄這個蠢貨。

只有這樣她才有機會!

可現在,秦暖暖忽然跟她說,她後悔了!

這怎麼可以!

秦安可幾乎就要瘋了,她急急忙忙揪住秦暖暖的袖子,「姐姐,你不要勉強自己……」

「你看我像是會勉強自己的人嗎?」秦暖暖打斷了她的話,挑挑眉,一字一句說,「我和邵九霄是真愛,他愛我,現在我也愛上他了。」

在秦安可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她拿起手機,湊近唇邊,「我愛邵九霄!世界上我最愛的男人就是邵九霄!」

然後,不等那頭的回應,掛機。

想坑她,門都沒有。

「秦暖暖,你……」秦安可眼睛通紅,緊握的手上暴起青筋。

把手機丟到一邊,秦暖暖笑容明艷不可方物,「秦安可,看在你我妹妹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

「你什麼意思?」

「把你的房間讓給我,我給你一次機會……接近邵九霄。」

……

……

不用一個小時,秦暖暖就搬進了二樓向陽的套間。

里外兩間,寬敞華麗,除了粉紅色的公主風裝飾,其他一切都符合她的需求。

秦父聽到動靜趕了過來,當看見這場面的時候,板起臉,「秦暖暖,你又欺負你妹妹!」

「這個房間本來就是我的,」秦暖暖提醒他。

她沒被送到鄉下之前就是住在這裡的,後來她回來了,徐夢晴以沒有別的房間為理由,把她弄到了閣樓。

也是因為這間房是被秦安可佔著,所以她才退讓的。

徐夢晴張了張嘴,心疼得說,「安可到底是你的妹妹,你就不能讓着她點嗎?」

秦暖暖皺眉。

秦安可立刻拉住了她,對着徐夢晴和秦父說,「阿姨,爸爸你們別管,我是心甘情願和姐姐換房間的,畢竟姐姐一會兒還要去見九爺,她也很辛苦的。」

她雖然這麼說,可眼睛通紅,一副委委屈屈的樣子,彷彿被秦暖暖威脅的。

秦暖暖懶得理她,轉身走進衣帽間,把秦安可所有的衣服都扔了出來。

秦安可被兜頭兜臉埋進了衣服堆里,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扭曲,也顧不上裝可憐了,「秦暖暖你瘋了嗎?」

「我不喜歡我的房間里有別人的東西,拿走!」

秦安可尖叫起來,「閣樓那麼小,衣櫃那麼小,你讓我放哪裡!」

「關我屁事!」

秦父終於忍無可忍,隨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晶模型朝着秦暖暖砸過去,「秦暖暖,你再這麼囂張,別怪我動家法了!」

這東西稜角分明,不管砸到哪裡估計都要重傷。

可秦暖暖順手接住,狠狠砸了回去,「你這麼橫回公司跟股東橫!別賣女兒求邵九霄啊!」

水晶模型落在地上,啪的碎成幾塊,秦安可的心也隨即碎成幾塊。

「啊啊啊——秦暖暖,我殺了你!」

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尖叫起來。

這個水晶模型是她幾個月之後準備討好邵九霄的禮物啊!

花了她三十多萬啊!

一腿乾淨利落踹開撲上來的秦安可,秦暖暖冷冷開口,「找你爸賠去。」

她屬於合法自衛!

尖叫聲伴隨着秦父的怒吼交織,秦暖暖砰的一聲砸上了房門。

世界清靜了。

很快,砰砰拍門的聲音伴隨着秦父的咒罵聲再次響起,秦暖暖充耳不聞,在衣櫃里翻找着邵九霄之前給自己買的那些衣服。

她之前聽了秦安可的挑唆從來不穿這些衣服,甚至每個月邵九霄剛剛送來的新品,她轉手就送給了秦安可。

一想到秦安可穿着屬於她的衣服包包和飾品招搖過市,到處炫耀,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雖然被穿過已經髒了,可她就是拿去賣了也絕對不會再給秦安可。

化了個淡妝,秦暖暖掃了眼衣櫃裏面的那些衣服包包和首飾,打了一個電話,「喂,姬姬啊……」

「秦暖暖,我殺了你……」

不等那頭髮飆,秦暖暖就飛快開口,「替我找個二手奢侈品回收公司,今晚六點半準時來我家收東西。」

然後,不等姬如珩再問什麼就掛了。

電話那頭,姬如珩氣得砸手機,這狗東西永遠不聽他把話說完,早晚打死她!

朝着手機踩了兩腳,他轉而又撿了起來,找出一個電話。

而秦暖暖已經打開了房間門,冷眼望着堵在門口的三個人,在秦父破口大罵的前一秒鐘開口,「讓開,我要和邵九霄約會。」

秦父讓開身子,臉上陰晴不定,由紅轉青最終轉白,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趕緊去,別遲到了。」

秦暖暖嗤笑一聲,走到樓梯口,回頭對着傻站在那裡直磨牙的秦安可勾勾手指,「來不來?」

秦安可一喜,立刻屁顛屁顛跟了上去,親親熱熱挽住秦暖暖的手臂,「姐姐果然對我最好了。」

秦暖暖看着她樂成這樣,唇角勾了勾。

希望你一會兒還能笑得出來。